• 關注SEN學童在平等及快樂環境成長


      本月,一名婆婆疑不堪照顧壓力,涉嫌勒死疑患過度活躍症的六歲男孫,引起全城嘩然。政府對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童和照顧者支援的問題又引起關注。如按教育局定義,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其實是SEN的其中一類,還有自閉症譜系障礙(自閉症)、言語障礙、聽覺障礙、智力障礙、肢體殘疾、特殊學習困難(讀寫障礙)、視覺障礙、情緒或行為問題學童亦屬SEN學童。截至一六╱一七學年九月,全港就有四萬二千八百九十個SEN學童於公營主流中小學就讀,佔總學生人數百分之六點二。

    輪候時間過長 錯失治療黃金期

      三歲或以前是識別學童關鍵期,而治療黃金期則為六歲或以前。SEN學童需要先經過評估,再接受服務。然而,現時由政府提供的評估,很多需要輪候約九個月。到經過評估為有需要後,又要等待極長時間接受政府資助的康復服務。現時,就有超過一萬名有特殊教育需要學前兒童正在輪候服務。此外,患自閉症及專注力不足的學童會被轉介去醫管局的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輪候時間更長,一般要兩至三年;極長的輪候時間,往往令SEN學童錯過治療黃金期,在未來的發展上,就需要更多額外支援。

    「融合教育」失敗 SEN童困難處處

      學童到了六歲後,SEN學童的服務就主要由教育局提供支援。因應教育局自一九九七年開始全面推行融合教育,讓SEN學生入讀主流學校。在「全校參與」模式下,教育局會以「學習支援津貼」為學校提供額外津貼以支援校內SEN學生。不過,由於支援模式缺乏監管,不少學校未有妥善運用津貼、加上對不同 SEN 類別認識不足,未能對症下藥,以致個別學生未能在校內得到適切支援。此外,學校對SEN學生的支援偏重學習、成績相關的調適和訓練,學業以外的個人發展、成長需要往往會被忽視,如社交問題、情緒管理等均難得到處理。學校大多又未能SEN學童家長或照顧者的需要,以至SEN學童在成長上困難處處,包括在校內慘被欺凌、照顧者在管教承擔沉重的壓力和情緒困擾等等更是時常發生。

    支援服務極昂貴 家庭百上加斤

      特殊學習需要權益聯會就在日前發表「提供予六歲或以上有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童的社區支援服務研究」,指現時校本支援模式並未能全面支援SEN學童和其家庭的需要,若SEN學生在社交問題、情緒管理等需要功課輔導班、小組訓練、各項專業評估、訓練治療服務、社工個案跟進等服務,因政府現時未有常規資助提供予六歲或以上SEN學童的社區支援服務或學童發展情況急切,SEN學生則大多需要依賴社福機構或私營市場。

      研究更指雖然有私營機構、社福機構和部分社會福利署綜合青少年服務中心提供相關服務,但一般而言收費較高昂,而有經費減免計畫的服務名額有限,輪候時間長,出現服務供不應求的情況,SEN學童基層家庭更為受害。以非政府資助服務單位提供的言語治療收費為例,收費最低由實習言語治療師提供的言語治療,收費為平均每小時三百五十元。而最昂貴的則達每小時一千零五十,一般基層家庭根本無從負擔。

      確保兒童在平等及快樂的環境成長和學習,可謂先進和文明社會應有之義,對政府而言,支援SEN學童及其家庭更是責無旁貸。然而,現時政府對SEN學童的支援漏洞處處,我認為在短期內,政府應該把學前的康復服務延伸至小學甚至中學;關愛基金亦應為基層學齡有特殊學習需要兒童提供津貼,以購買社區支援服務及加強家長及照顧者支援。而最根本的,就是應該為SEN學童立法,保障SEN學童的權益。兩年前我和郭榮鏗就已經寫好了「特殊教育需要條例草案」的法例,可惜政府卻以引起公帑而反對。相信現在是重新檢視支援SEN學童和照顧者服務及應否立法的時候了!

    張超雄

    工黨立法會議員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2018-03-23 關注SEN學童在平等及快樂環境成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