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心社會──同心、同憂、同行


    發展高爾夫球場

    「我一直重視如何把社會各界的聲音跟議會連結起來,凡遇上不公義的事情,我會主動與市民及關注團體連成一線,一起同心、同憂和同行。」

    新界東北 為誰發展?

    政府提出新界東北土地發展計劃,把古洞北、粉嶺北和打鼓嶺坪輋三區的農地等劃為新界東北新發展區,作為興建住宅和商業發展。計劃牽涉新界東北居民的世代相傳家園,他們在此落地生根,但計劃卻將他們的家園連根拔起。我曾探訪當地的村民,部分仍然是活躍農戶,透過務農養活一家幾口,且為香港市民提供本地的新鮮疏菜……然而,發展計劃尚在諮詢階段,他們已被發展商逼走。

    位於古洞北石仔嶺花園的「安老院村」,住上逾千名長者,但他們的院舍要配合新界東北發展,即將被夷為平地,那裏的老人家也勢將被迫「搬遷」。我曾探訪那裏的老人,並與石仔嶺安老服務聯會舉行會議,作為立法會「長期護理政策聯合小組委員會」的主席,我將在小組內討論,也會在發展事務委員會跟進事件。

    我在2013年8月份的發展事務委員會提出將粉嶺高爾夫球會及特首別墅的土地,一併納入新界東北發展規劃的議案,要求政府重新規劃發展區,將對居民的影響減至最低。

    議會外,透過接觸受影響的村民、參與村民發起的「護村」行動;舉辦社區論壇及派發單張等,讓公眾明白土地規劃及房屋不配不公義的問題。

    滯港難民 被忽略的一群

    滯港難民 被忽略的一群香港目前有近4,700名南亞和非洲裔滯港難民,他們一直在等待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署就申請難民身份進行確認,或向特區政府申請酷刑難民身份評估。但由於審核過程緩慢至極,他們普遍都會在港滯留三年或以上。難民為了免受迫害,幾經難辛逃離家鄉來到香港,希望能得到庇護和人道安排,無奈事與願違,他們來到香港後不僅僅面對生活條件惡劣如第三世界的問題,更面對生而為人最基本的人權問題。

    我曾到訪打鼓嶺坪輋、元朗洪水橋的難民,眼見面前由豬欄雞寮改建成的劏房,設施非常簡陋、沒有清潔食水、偶爾傳來惡臭,我難以相信,眼前就是難民的居所,更難以接受,富裕的香港政府,竟容讓難民過著沒有尊嚴的生活。

    2013年6月起,我先後在立法會的保安事務委員會及福利事務委員會中要求就難民政策以及關注難民在港生活條件進行討論,而福利事務委員會亦在6月24日就難民議題召開公聽會,聆聽難民以及關注難民議題團體的意見。

    議會外,我一直與關注難民議題團體緊密聯繫,共同支援難民,堅持以人道對待難民,以及就現時未盡完善的難民政策提出倡議,要求縮短難民身份的審核時間,讓他們能夠盡快到達收容國或者遣返原居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