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融海嘯下的「小諗頭」


    《星島日報》一家之言  2008年11月12日

    張超雄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美國次按風暴引發信貸緊縮危機,環球股市連月暴跌不止。各國政府紛紛出手救市,除了購買金融機構不良資產,又向銀行直接注資,歐美央行更入市穩定匯價。世界金融體制在危機面前不堪一擊,讓人認識到市場原教旨主義已成明日黃花,將步進歷史。

    在全球化的今天,金融海嘯帶來的震盪,遠比上世紀三十年代來得猛烈。作為全球化典範的香港首當其衝,在還未真的成為世界金融中心前,先要上一堂代價高昂的課,而且代價將會是曠日持久。

    在香港,雷曼迷債引發的一連串風波,恐怕只是更大危機的序幕。隨著本地銀行因應市況收緊信貸,市場資金變得緊絀,中小企融資困難,將會出現倒閉潮。而在大陸設廠的港商,相信部份亦會因為歐美訂單減少而關閉。上游的生產環節經營困難,對處於下游消費環節的影響將逐漸浮現,預料飲食和零售業等嚴冬將至,大批中低技術工人將投身失業大軍。

    危機可能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面對當前危機,人們不懂正視危機背後反映的問題,思考制度的缺失和理論的不足,反而抱殘守缺,落後於形勢。

    面對金融海嘯,特首拋下一句「成也金融,敗也金融」,強調要在全球金融秩序重整的過程中尋找機遇,進一步鞏固本港金融中心的地位。然而,當歐美正試圖修正過去自由放任的經濟手段,特區政府又可有像別人一樣記取教訓?倫敦過於倚重金融業,令英國在今次金融動盪中元氣大傷。假若一天本港真的與紐約和倫敦並駕齊驅,當再遇上全球金融危機,我們又可有別的產業支撐大局?

    當然,對於金融海嘯所引發的失業問題,特首還指望乘建造成本驟減之便,以基建帶動就業,揚言十大基建可創造25萬個就業機會。不用說基建刺激經濟和就業的效果成疑,金融海嘯的滔天巨浪迅速掩至,特別是最近澳門部分大型建築項目急停,本港的十大基建卻只聞樓梯響,一些更可能等到特首卸任仍未上馬。

    其實在新形勢下,由於投資市場可能已變得無利可圖,單靠市場力量和大企業支撐,根本難以創造市面繁榮。特首滿腹宏旨,要在大時代殺出新血路,但有時「大計劃」不及「小項目」靈活,反而無助解決當前危機。

    在這個嚴峻時期,我認為政府應該調整思維,將眼光重投社區為本的小項目,以解決基層失業問題和生活需要為首要考慮。例如區議會的社區改善工程,很多延宕良久,現在必須加快進行。在新發展的偏遠地區,文娛康樂設施有迫切需要,青年人缺乏嬉戲玩樂之地,容易造成社區問題。而在老化區域,增加長者的休憩設施亦屬必要。其他小型工程如綠化街道、重修破落路標等,只要政府願意下放資源,區議會其實可在促進地區就業擔當要角。

    一些民間團體因應地區需要舉辦的小項目,效果也是不容忽視。特首常常以為社會企業要在自由市場裡自給自足,所以必須由大企業支持,這是沒有正確認識社會企業創造的社會資本。例如社會企業發展以照顧長者或殘疾人士為對象的社區服務,便不必與市場重疊,其所產生的社會效益非純粹金錢可以衡量。又例如有團體發展出「時分券」的概念,參加者以服務時間換取相應價值的「時分券」,再以此換取他人的服務或生活物品。從家居清潔、維修、托兒、理髮到陪診,基層市民不單可以一己之長解決生活所需,更重要的是這種「另類市場」可讓他們重新肯定自我。這些小項目未必需要政府大力資助,只要政府願意因應它們的特性提供行政上的方便,例如在發牌條件上作出相應配合,即可令社會得到莫大好處。

    金融海嘯變幻莫測,身處這樣的大時代,好大喜功未必管用。重回社區的「小諗頭」和民間的「小智慧」,或許能讓我們穩住陣腳,給我們更多啟發,整裝思緒重新上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