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拾文化內涵


    《東方日報》26/4/2007

    西方遊客來到神秘的東方,到澳門可找到異地奇情與市井風味,在台北可感受城市悲情跟人文景致。可是踏足香港,除了電子產品和珠寶鐘錶,我們缺乏的就是讓人「閱讀城市」的文化氛圍。本來殖民地歷史是我們豐富的文化資產,但過去的「經濟行先」,已令殖民地建築差不多消滅殆盡,就連皇后碼頭今天起也正式停用,等待重置的命運。

    遊客在香港截然不同的體驗,或許可從政策分工說起。在澳門,旅遊局和文化局直屬社會文化司,旅遊和文化相互促進;在台北,文化局負責整體文化政策規劃,是有力與都市發展局等經濟部門協調的高層次機關。在香港,旅遊事務署直屬經濟發展及勞工局而非有關文化推廣的民政事務局,旅遊只是發展經濟手段。香港不但沒有文化局,文化政策甚至在民政局「人微言輕」,與「康樂」混為一談。

    香港沒有文化局,古迹保育責任自然落在民政局身上。但由隸屬民政局的古物諮詢委員會評級的古迹,規劃地政局和市區重建局根本可照樣「拆無赦」。只要古迹出現在勾地表地皮上,後者權力完全不受前者局限。

    過去民政局提出很多概念,甚麼集體回憶、點線面保留古物等,聽多了,不但沒有讓人感到其誠意,反而愈發不耐煩。因為沒有考慮整體城市規劃的中央機制,這些統統只會是空中樓閣而已。

    城市發展不可比古迹保育先行,惟有規劃與文化考慮同步,古迹才可有效保存,我們的旅遊推廣,也可重拾多點文化內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