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我一直主張推出沒有資產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以社會保險方式,讓大家共同承擔養老責任。退休保障從來都是我們的權利,而不是福利。
— 張超雄

加入的立法會委員會

  1. 福利事務委員會
  2. 退休保障事宜小組委員會

Blog

[recent posts = 682]

評論文章

[recent posts = 681]

媒體報導

[recent posts = 680]

動議議案

福利事務委員會退休保障事宜小組委員會

在2014年8月29日會議上就"香港退休保障顧問研究"通過的議案

香港老年人口貧窮比例達三分之一,而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的討論已超逾二十年,周永新教授研究團隊的研究結論指出:「若然政府不設立老年金,有關退休保障的爭議將持續下去。」本小組委員會促請政府尊重研究結果,清楚表示有決心及承擔去推行全面的退休保障制度,並立即就研究報告的各方案展開諮詢,並於下年度施政報告提出具體方案及推行時間表,不要將退休保障的問題一拖再拖。

動議人:張超雄議員


2012年10月25日

香港現時長者貧窮問題嚴重,根據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的研究,2011年上半年有33.4%的長者屬於貧窮住戶,老年貧窮人口達29萬人;可是,今天政府的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制度及高齡津貼並未能解決長者貧窮問題;現時綜援入息審查是以家庭為單位,並要求長者的家人簽署俗稱‘衰仔紙’以示不供養父母,破壞長者與家人的關係,剝奪長者尊嚴;根據樂施會2010年公布的調查,全港有16萬多的長者有資格領取綜援但未有領取;另一方面,高齡津貼的金額亦不足以維持基本生活;現時,世界各個先進國家或地區,包括加拿大、新西蘭、南韓、台灣,均設有全民退休保障,以社會保險及專款專項形式推行,被證明為有效的退休保障制度;就此,本會促請當局:

(一) 交待中央政策組過去就退休保障事宜的研究,提供研究框架、具體數據及結論;

(二) 盡快成立全民退休保障專責委員會,職責包括擬訂方案內容、向市民作出諮詢,以及訂立推行時間表;

(三) 在落實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前,不應在新建議的‘長者生活津貼計劃’引入資產及入息審查,以作為過渡至全民退休保障制度的方案;及

(四) 立即容許長者以個人單位申請綜援,免除家人須作出不供養他們的聲明安排。

註:議案在分組點票下因功能組別反對而遭到否決。

政策倡議

  1. 以民間團體提出的「全民養老金」方案為藍本,並預留500 – 1,000億元作為啟動基金,在5年內落實由僱員、僱主和政府三方供款、具有預先儲蓄元素的全民退休保障制度
  2. 未正式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前,透過特惠生果金向長者每月發放2,200元作為過渡方案,並取消經濟審查
  3. 採取措施降低強積金行政和管理費用,包括研究設立收費上限
  4. 取消強積金僱主供款部分與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對沖的安排
  5. 為低收入人士及強積金成員的非在職配偶提供補助供款
  6. 規定強積金受託人須提供年金計劃,讓僱員可在退休後按月提取固定款項,以確保退休後有穩定收入
  7. 容許僱員選擇將部分供款存放在外匯基金,每年回報率按外匯基金投資組合過往6年的平均投資回報率計算,並加入最低回報保證,確保每年投資回報不低於外匯基金3年期票據在過往一年的平均孳息率

相關影片

相關圖表


工黨綱領

  1. 以社會保險的形式,落實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以回應人口老化及長者貧窮;
  2. 容許個人作申請單位,提升水平達至滿足基本生活;

工黨理念

會福利包括社會保障和社會服務,其目的在於為確保市民不論因為健康狀況、家庭轉變或不同生命階段的特殊需要,或因經濟和社會因素而面對困境,均可得基本生活保障。

工黨認為貧窮、社會不平等、排斥和歧視是由社會中的資源及權力分配不均而起。政府應透過社會福利制度,重新分配資源及權力,並讓社會共同分擔風險,以消除貧富懸殊和社會不平等。我們應確保家庭和社區的社會資源再生產的功能,發揮社會保障穩定經濟的角色,促使個人及社會的解放,促進社會公義及平等,維護人類的尊嚴。

不論是社會保障或社會服務,社會福利的資源分配均應以社會公民身分為原則。在共同土地上生活的人民,均應享有基本生活保障的權利,即《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訂明的各項權利。領取福利服務的人民,亦可享有參與不同經濟活動的自主權利,並因應特殊社群的需要而分配福利服務,以確保不同社群的差異獲得公平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