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解決財赤找窮人開刀與社會福利署長商榷


    《明報》31/10/2002

    社會福利署長林鄭月娥在社署網頁發表隨筆,內容指在龐大的財政赤字下,按通縮削減綜援金、紓緩社會保障開支,乃非常合理之事。署長之見,恕我不能苟同解決財赤應否削綜援?

    綜援之目的,是為香港市民提供一個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它是一個根據社會需要而增減的公共開支。經濟不景,失業率高企,貧窮人口增加,對綜援的需求亦自然上升。今年度的綜援金支出估計約 165億,佔政府經常開支約8 % 。就算按署長的建議,把綜援金削減一成,所省下來的錢,少於政府經常開支1 % 。可以說是九牛一毛,但削減綜援所做成的損害,和引致的社會成本,卻巨大得難以估計。現時約 26 萬的綜援個案中,老人佔 55 % ,傷殘及健康欠佳佔 14 % ,單親家庭佔 12 % ,而失業只佔約 15 % 。削減綜援金,最受影響的是社會上最貧窮、最弱勢的老弱傷殘人士及失業及單親家庭。政府為解決財赤問題,是否有必要向弱勢社群下手?

    綜援應否按通縮削減?

    署長隨筆振振有詞地認為,按通縮削綜援合理,並列舉數據,說明政府在 96 年重新釐定綜援標準金額後,社援指數與綜援金額已因為高估通脹和近年的通縮而出現了 11 . 1 % 購買力的差距。可是署長不知是有意或無意地遺漏了一個重要事實:政府在 99 年進行了綜援檢討綜援,並沒有依據社援指數,卻以當時基層工資下跌為理由,已經削減三人及四人家庭綜援金 10 % 及 20 % ,並取消健全人士的多項特別津貼。政府那次削減綜援金,已經破壞了按最基本生活水平釐定綜援金的機制。過去3 年經濟繼續衰退,工資持續下跌,並出現了通縮。現時政府又認為要按社援指數削減綜援金,政府這種做法可說是「彈弓手、輸打贏要」。

    若依據政府在 94/95年制定的基本生活預算,單身成年人是1 , 654元。按當年至 2002 年的「社會保障援助物價指數」調整,今天單身成年人的綜援金應是1 , 811元。而現時實際綜援金是1 , 805元。所以根據政府自訂的基本生活水平,再按社援通縮和通脹調整,綜援金其實沒有下調空間。

    領綜援是否好過打工?

    署長最喜歡引用的例子,就是一個四人家庭可領逾萬元的綜援金。驟眼看來,領綜援真是比做一份五、六千元報酬的工作更好。若果真的這麼吸引,為什麼我們不索性辭工去領綜援好了?首先要說明,在綜援個案中,只有一成多是四人或以上的家庭。其實在四人家庭的一萬元綜援金裏,有三、四千元是設有上限和實報實銷的租金津貼與及一些兒童的教育開支,平均每人每月的綜援標準金額只有約1 , 400元。試問每天 40 多元的衣、食、行開支,是否你和我嚮往的生活水平?有人會問,領綜援至少可以不憂住,亦有免費醫療,不是好過很多打工仔女嗎?對的,一份五、六千元的工作的確不能養家,但這是基層工資太低,而不是綜援金太高。綜援金額,是應該根據基本生活需要來釐定,不應與市場工資掛鈎。財赤是誰的錯?

    97 年金融風暴以來,貧富懸殊加劇,基層工資急劇下滑,貧窮及失業人口增加。據社會服務聯會資料顯示,低入息家庭已由 96 年的 11 . 7 % 劇增加至 2000 年的 18 . 3 % 。老人的貧窮人口亦由 96 年的 26 . 9 % 急升至 2000 年的 34 . 3 % 。香港社會階層分化的現象愈來愈嚴重,綜援作為社會唯一也是最後的安全網,顯得更為重要。今天香港公共預算出現赤字,背後有很多複雜的人為、環境及歷史因素。但這並非窮人的錯,為什麼財赤問題,要找他們來承擔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