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力更生或自生自滅


    《信報財經新聞》23/06/2001

    社會福利署最近向立法會提交的綜援「自力更生」計劃評估報告,指出該計劃對本港財政的影響,可謂語出驚人。該報告指出,推行自力更生計劃十八個月,為政府節省了約八億八千二百萬元。我們粗略估計,如果計劃的成本是四千四百萬元的話,計劃的成本效益可能是有史以來政府最具成本效益的服務。因為政府每投資一元,便會有二千元的回報,像這樣一個高效益、高回報的社會福利服務,實在絕對值得大力推廣,讓其他政府部門,甚至是外國政府,也應該向社會福利署學習。

    究竟社署的「自力更生」計劃,有什麽內容,可以達致如此神效?自力更生計劃原來為三部分︰一、積極就業援助計劃;二、社區工作計劃;三、豁免入息計算。其實第三項豁免入息並非新事物,主要是讓領取綜援者,找到工作後的部分入息可以豁免扣除綜援金額,以鼓勵他們就業。這項措施已經推行多年,但由於計算方法繁複,往往連社署職員也計算錯誤,而且條件苛刻,社署亦沒有積極宣傳,所以此措施並未能夠發揮很大作用。

    至於積極就業援助計劃,說穿了就是簡單地要求綜援人士每兩星期到社署報到一次,證明在該段時間內曾經見過兩份工作。每次面談時間只有幾分鐘,社署職員會照例從勞工署網頁下載一些工作資料,要求綜援人士按資料找工作。可惜這些資料往往已經過時,工作性質又不一定配合求職綜援人士之需要,反而令很多認真找工作的綜援人士帶來不必要的壓力。

    計劃阻嚇了綜援人士

    第二項的社區工作內容更加無聊。它要求綜援人士每星期抽一整天或兩個半天,參與所謂「義務工作」例如清潔郊野公園,到沙灘撿拉圾等。碰上下雨天,參加社區工作的綜援人士竟然要在旅遊巴士上呆坐一整天。社署認為這些活動會使綜援人士培養到較佳的工作習慣和態度。

    社署的報告指出,透過這些活動,綜援人士就可以自力更生,他們認為計劃已經成功。報告指出,「自力更生」計劃推行十八個月以來,有二萬九千七百一十四人登記參加,其中有三千一百五十九人(百分之十點六)成功就業;但能夠因成功就業而脫離綜援的,只有一千二百一十六人(百分之四)。社署認為這個成績,已經比以前進步了五倍,可是相比於一些由非政府機構舉辦的同類型服務,「自力更生」的成功率大概差了五至七倍。

    不過,幫助綜援人士找工作,脫離綜援、脫離貧窮,似乎不是社署「自力更生」的主要目的。報告書所最引以為榮的,是這項計劃阻嚇了大量申請綜援的人士,令他們卻步,放棄申請,亦使大量現有的失業綜援人士退出。結果便為政府節省了巨額金錢。報告書還自豪地指出︰「隨著時間過去,受訪者(綜援人士)漸漸不再認為領取綜援是基本權利。」好一個社會福利署,竟然可以把綜援作為一個安全網的作用,以及自力更生的精神,完全顛倒過來。綜援之目的,應該是去幫助社會上有需要之人士。讓他們在生活出現困難時,有一個基本的保障。現在二十二萬八千多綜援個案中,約六成(百分之五十九點三)是老人、一成多(百分之十四)是傷殘及長期病患者,單親有百分之十一點四,而失業和低收入者只有(百分之十點二)和(百分之三點六)。從個案分布可見,所謂可以找工作的健全綜援人士,只有約一成。而根據社署九八年資料,失業及單親領取綜援年期的中位數,分別只有一點三年和一點九年。所以根本不存在什麽依賴綜援的問題。社署不好好去幫助失業綜援人士找工作,卻以「自力更生」為阻嚇,使有需要之市民望之卻步,甚至不敢認為這是香港市民的基本權利。社署反而以此為榮。如此脫離群眾、落後於時代的福利概念,實在令人嘆為觀止。

    政府不應推卸責任

    最近社聯社會保障委員會,就「自力更生」計劃之成效進行了質性研究,用聚焦小組形式訪問了三十二位綜援人士,探討他們參加該計劃後之經驗和感受。研究發覺計劃根本不是從他們的需要出發,社署職員的交差式態度,以及政策的混亂,顯示政府志在令他們感覺到,領取綜援非常麻煩,但完全沒有考慮如何幫助他們克服就業障礙。研究發表後,社署竟然表示因為該項研究對象只有三十二位,比起社署調查了六千多人,社聯之研究不夠科學化。要知道質性研究根不在於大量訪問,而在於深入了解事情真相,並且通過探討被訪者的個別經驗和感受,整理出一些反映真相的現象。質性與量性研究,往往能互為補充。這是非常顯淺的社會科學常識,只可惜社署官員未能坦然接受批評,只顧吹噓領功。

    香港不是一個福利國家。傳統以來,政府一直奉行市場主導、經濟掛帥的管治思維。市民自食其力,政府只提供最低程度之援助。金融風暴後,失業率高企不下,貧富懸殊愈來愈嚴重,社會上的確有不少人需要援助,政府不應再用阻嚇來推卸責任,否則只會加重怨氣,最終造成社會不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