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林邨命案翻版 旺角騷亂 警拒智障被告見家屬


    去年五月,警方錯誤拘捕三十歲中度智障男子,指控他在美林邨誤殺七旬放狗翁,其實他案發時身在屯門院舍。事件揭發警方無視智障人士的對答障礙,不安排家人陪同落口供,引導他認罪,又拒絕讓他服藥,惹來各方譴責。警方忽略智障人士權益,事後只表示抱歉並承諾檢討。事隔九個月,警方並未吸取教訓。年初二凌晨旺角騷亂,警方大規模拘捕並起訴示威者,包括已成年的輕度智障人士Ricky(化名),他涉嫌搬水馬出馬路,阻塞交通,被控暴動罪。Ricky父母透露,兒子從未參與社運,當晚致電母親稱身處旺角,發現「有人佔中」,其後便告失蹤。至年初三黃昏,父親憂心忡忡到旺角警署查問,當值警員證實Ricky被捕。父親出示兒子的傷殘證,警員拒絕讓父子見面,打發他離去。案件翌日提堂,家人亦沒接獲通知。最終所有被告獲保釋後,Ricky才獲好心人幫他保釋。Ricky母親既擔心兒子要坐監,又感到憤怒:「雖然佢成年,但都係小朋友,冇出示傷殘證都話,明知佢咩環境都唔俾見,唔通我哋一啲權都冇?」立法會議員及律師均批評,前線警務人員處理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被捕個案時,警覺不足、表現草率。

    「我依家最擔心,係驚差人捉佢坐監。」多年來照顧輕度智障兒子,Ricky母親面對突如其來的檢控,顯得不知所措。Ricky是旺角騷亂首批被檢控的三十七名被告之一,最初被警方以涉嫌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拘捕,指他年初二凌晨二時許,即交通警開槍後,在旺角搬水馬出馬路阻礙交通,最終被控暴動罪。一旦罪成,最高可判監十年。

    事主「湊熱鬧」被捕

    母親透露,兒子七歲時接受智力測試,診斷出只有三至四歲智商,屬於輕度智障,中、小學均就讀特殊學校。Ricky獲釋後兩日,面對陌生記者上門訪問,神情緊張。他不善於表達自己,說話時經常出現斷句,或講到一半便不能接續說下去。母親形容他:「同人都溝通到,但就比較靜。」Ricky向記者憶述當晚在旺角情況:「睇到一班人喺度佔中……跟住就企喺度睇一陣……啲差佬喺度……喺度同啲示威者一齊……跟住……啲差佬三分鐘開戰(即警告會驅散示威者)……等一陣先開……跟住就開戰。」對於旺角騷亂,他感到:「有啲憤怒……因為啲差佬打示威者……打到傷晒……我覺得好無奈。」綜合他及父母所講,Ricky不曾參加社運,當晚與朋友在尖沙咀觀賞花車巡遊後,到旺角「湊熱鬧」,其間致電母親指旺角發生佔中。母親着他回家,擔心他因場面混亂會出事,豈料一語成讖。Ricky事後未有歸家,電話亦未能接通。事隔多日,母親仍激動稱:「唔知佢去咗邊,發生啲咩事,我冇覺好瞓。」

    警明知事主智障

    至年初三,母親仍未見兒子蹤影,以為他發生意外,着丈夫到旺角警署查問,他下午五時許抵達旺角警署,「我同警察講,我個仔幾日冇返屋企,俾張卡(傷殘證)個差人,佢㩒電腦,話阿仔被人拉咗。」他詢問警員為何沒通知他兒子被捕,對方態度懶懶閒說:「尋日凌晨拉返嚟啫,唔係好耐。」他追問:「可唔可以見個仔?」警員只叫他回家等消息,因無計可施,他只好離去。父母均向記者表達不滿,「佢揸住張卡嚟睇,一定知我個仔有(輕度智障)問題,應該要俾我見吓佢!俾我哋大人去幫佢。」得知兒子身在警署,卻不知他何時上庭。Ricky年初四早上由警車押送到九龍城裁判法院應訊,家人未獲通知。母親語帶憤怒道:「乜都無人同我哋講過,係阿仔返咗屋企,我哋問佢先知乜事,連保釋金都係有好心人幫佢交。」她事後詢問Ricky,「佢話有要求警察打返屋企,警察話打唔通,我覺得佢冇打囉,點會打唔通?」為Ricky繳付保釋金的熱血公民成員李先生稱,當日協助數名被捕者保釋,見Ricky表現慌張,「好似有啲自閉,同埋唔知發生緊咩事。」

    父:呢度唔係大陸

    對於警方處理手法,父親無奈道:「呢度係香港,唔係大陸。」強調兒子乖巧善良,「上次佔中都冇出過去。」在他眼中,兒子勤奮及樂於助人,曾在街上拾到五百元,一名婆婆折返尋錢,兒子馬上歸還。對於兒子被檢控,他感到難以置信。Ricky憶述,被捕時並沒反抗,卻遭粗暴對待。一名外籍警察掐着他後頸,拉他到燈柱位置推倒在地,再扣上手銬。母親斥警察:「唔需要咁樣,驚佢殺你咩,雖然佢成年,但都係小朋友,冇理由用咁嘅手法對一個人。」被捕後,Ricky沒向警方表示自己有輕度智障,對於警方的警誡提問均表示「無回應」或「我唔答」。母親透露他獲釋後,對案發詳情只一直稱「要諗一諗」。面臨隨時被判監,Ricky仍表示不擔心或害怕。但其實他只是將不愉快藏在心裡。

    獲釋後表現異常

    母親發現Ricky獲釋後,每晚黃昏都外出至凌晨三時許才回家。她相信兒子因事件感到不開心,慰問他時,他只稱:「去咗周圍行吓。」她堅信兒子根本不了解當晚發生何事,認為他是無辜被控。去年四月十三日晚上,七十三歲老翁在美林邨球場遇襲後送院死亡。警方五月二日拘捕三十歲事主,高調通知傳媒拍攝。其後翻查閉路電視,才證明事主案發時不在場。事主兄長事後召開記者會,指胞弟有中度智障及自閉症,理解及表達能力弱,事主獲釋後亦不敢回家。家屬其後公開落口供片段,揭發負責調查的警務人員疑引導事主認罪,錄影口供亦跟筆錄口供內容大相逕庭。警方之後發聲明表示抱歉,新界南總區指揮官呂漢國在電台節目稱警方會作內部檢討,日後為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落口供時,除安排家人或監護人在場,會考慮是否再安排專家協助。

    律師:警唔識處理

    美林邨誤殺事件後,警方表明會加強培訓及檢討指引。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出,今次事件顯示相關培訓仍未夠徹底。事件中前線警員取得事主殘疾人士登記證時沒足夠警惕,未有向負責調查警員轉述情況,以考慮是否容許家人跟事主見面,證明警方敏感度仍不足,處理草率,需要檢討。 律師文浩正指根據法例,若被捕人士是成年人,警方未必一定要讓他跟家人見面。惟本案事主屬輕度智障人士,未必清楚其基本權利,亦可能需要藥物支援。他認為警方須有適切指引,指導前線警員遇到類似情況時,如何將個案轉交負責調查的警員,保障被捕殘疾人士的權益,事件反映前線警員警覺性仍然不足,「似乎唔識得處理呢啲個案」,促警方訂立完善制度處理類似個案。大律師陸偉雄強調,任何疑犯都有權要求跟家人見面,前提是會面不影響警方調查。他認為本案家人或事主若都想見對方,警方應安排會面,亦看不出會影響調查。若有智障被告辯稱當時曾搬動水馬,但不知悉其行為嚴重性等同參與暴動,相信須先由專家判斷其智障程度,是否嚴重到不能分辨現場情況。本週一中午,記者向警察公共關係科查詢回應,包括警方會否調查事件中是否有警務人員犯錯、警方是否曾通知Ricky家屬案件即將提堂,以及前線警務人員處理類似個案的培訓是否足夠等等。警方至週二黃昏截稿前未有回覆。

    美林命案事主兄:胞弟生活回復正常

    對於今次事件,美林邨誤殺案中,被警方亂告的中度智障事主兄長歐先生認為:「(警方)如果察覺到(今次)事主對答有問題,應該搵專家協助。」更何況家屬已出示傷殘證,警方應提供協助。他指經過上次教訓,警方處理類似個案的手法,仍未能跟國際接軌,對此表示失望。歐又指,胞弟生活回復正常,投訴警察課已將其投訴轉介監警會,惟對上一次回覆進度,已是去年十月。平機會亦正跟進其投訴,他亦會繼續考慮向警方提出民事訴訟。Ricky母親則批評警方:「冇吸取教訓,隨時再有第三個、第四個……咁啲小朋友攞傷殘證嚟做乜?」

    報導來源:
    壹週刊 2016-02-25 A016-019 | 時事 | 新聞耳目 美林邨命案翻版 旺角騷亂 警拒智障被告見家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