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榮經濟下的下流老人


    長者勞碌大半生,退休後本應是開展安享晚年的生活。然而,他們卻是面對不盡的挑戰(住房、醫療及社會福利方面尤為顯著)。本港的安老政策千瘡百孔,令長者的生活往往舉步維艱。今年二月,政府堅決把新申領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由六十歲調高至六十五歲,令六十歲至六十四歲的長者未能獲得足夠的支援。近日透過傳媒報道,得悉社署將於年底完成更新安老服務統一評估機制(下稱機制)。據知,新機制將取消雙重選項,不允許新申請的體弱長者同時輪候院舍及社區照顧服務。

    安老服務統一評估機制是用來評估長者的缺損程度,從而為他們配對合適的資助長期護理服務,包括“只適合住宿照顧服務”、“只適合社區照顧服務”或“雙重選擇”。機制由零零年十一月起一直使用至今逾十八年。更新評估機制的消息一出,已引來不少社會的回響。政府至今並沒有就更新機制提供任何的政策文件,公眾無法預料機制改動所帶來的影響(包括個案分類的評分、輪候時間及服務提供的情況等)。邵家臻議員和我已經要求在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召開特別會議,要政府作詳細交代。

    機制由零三年十二月至去年十月,為近二十六萬個個案提供評估。其中約八成四的長者被評為適合同時輪候院舍及社區照顧服務。據了解,新機制下不會再有雙重選項。若他們在社區照顧服務期間健康轉差而需住院舍,將要重新接受評估及輪候。新機制預計合資格輪候院舍服務的人將由八成四大減至三成半,六成人只會輪候社區照顧服務。很明顯,新機制旨在「做靚盤數」。

    在現時資助安老服務供不應求的情況下,雙重選項乃為輪候院舍服務的長者提供安全網,確保他們有適切的持續照顧,如陪診及基本護理等,以承托生活需要。現行機制下,使用社區照顧服務的長者在輪候院舍上會視為「非活躍」個案,使用服務上是不存在重疊。

    這樣的政策改動惹人質疑只為減少輪候資助院舍的服務數字,甚或滿足特首誇下海口「服務零輪候」的假象。在新增社區照顧服務及院舍服務的名額嚴重落後,同時安老服務申請者有增無減,輪候社區照顧服務的時間肯定更長,亦進一步把需要院舍服務的體弱長者推進私營安老院。截至一九年四月底,輪候資助長者社區照顧服務人數共一萬二千五百四十七人,當中逾六成四正輪候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體弱個案)或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平均輪候時間為十九個月。另有約三成六的長者輪候長者日間護理中心亦需要輪候平均十二個月。再者,輪候資助長者住宿照顧服務的人數高達四萬一千零七十三人,平均輪候時間為三十九個月。逾六千名長者在輪候資助院舍期間離世。更莫講超過四十五萬的獨老及雙老家庭的高危個案,社區照顧服務對他們而言更為殷切。

    可是,特首和局長多次以人手及土地不足,再三推搪照顧長者的責任。我們眼睜睜目視這些對社會有貢獻的一代被忽略。香港社會不缺乏金錢,但長者各方面的權益均被削弱,他們無疑正飽受「苦耆心志,勞耆筋骨,餓耆體膚」的生活。上周三(十五日),我去探訪社區組織協會的過渡性房屋時,看見有年逾七旬的老人住在廁所和廚房上方加建的閣仔,居住環境比板間房更不堪。本港的長期護理服務嚴重短缺,私營院舍質素惡劣,政府是有責任大幅改革,而非掩耳盜鈴。

    張超雄

    工黨立法會議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