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立法會議員,就好似係親人一樣


    殘疾人士羅偉祥:「咦,好有誠意喎呢個立法局議員」。

    羅偉祥形容,自己早年較「幸運」,雖然身為全癱人士,年輕時仍找到保險經紀工作。他說,因為早年就業順利,所以對於自身權益和政治漠不關心。他以為,政治就充斥著「政客」。他沒想過,自己也會走上倡議政策之路。

    他回憶,十多年前某天心血來潮,參與一場討論「殘疾人士就業」講座,當時講者之一是張超雄。那一次,他才知道,殘疾人士整體就業很困難。他笑說:「我以為你認真搵工,實搵到啦,點知睇番啲數據,聽到家長的經歷,才知道我是幸運少數。」那次他和張超雄交換了聯絡電話,自此成為莫逆之交。

    「我認識很多立法會議員,始終沒有他那麼親切和真誠。其他議員不會自己聽我的電話,或找助手跟我談。但他好奇怪,我每次打電話給他,他都親自接聽。我問他,你這麼忙,還要聽我電話。他說,任何人打給我,我也會聽的。我覺得咦,好有誠意喎呢個立法局議員,不是為了拉票才做事,開始更加尊敬佢。」

    羅偉祥後來成為了路向四肢協會主席,積極關注殘疾人士權益,亦和張超雄並肩作戰,爭取政策改變,例如爭取全癱人士照顧津貼。「如何告訴政府知道我們的需要,那時覺得很困難。是張超雄教導我如何推動政策,如何透過傳媒,清晰地和政府及市民溝通。」政府近年推出關愛基金,羅偉祥和張超雄一起設立一個「關愛小組」,監察基金運作。

    羅偉祥記得,自己一位殘疾朋友,從內地移民來港,人生路不熟,只能在唐樓找到居所。他和張超雄一起去探望這位只有18歲的青年人:「我地一齊出街食嘢,張超雄主動揹我這位朋友落樓,行五層樓下來,去完街之後,又揹番佢行番五層樓上去。當時我諗,點解他要這樣做?對他沒有利益的。」記者覺得訝異,然而羅偉祥不忘補充:「這些其實很平常,張超雄平日和我出街,一定先餵我吃飯他才吃飯,他對我,已經好像親人一樣。」

    記者問,立法會議員是甚麼?羅偉祥說:「立法會議員,就好似係親人一樣。」原來羅偉祥覺得,市民有甚麼事,都想找議員幫手,而立法會議員應該真心幫助市民。十年人事幾番新,曾經以為政治裏只有「政客」的羅偉祥,今日反而相信,議員可以親切得像家人:「張超雄份人好真。我和他一起推動政策這麼久,只要我開口,他就落心落力去做,十年啦,這份真誠肯定不是裝出來的。

    我眼中的張超雄-羅偉祥(祥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