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種族條例豁免太多


    《星島日報》12/04/2007

    提起立法禁止種族歧視,市民總會想起不可再「阿差」前、「黑鬼」後稱呼少數族裔人士。本港的種族歧視問題,當然不純粹是言語衝突,市民普遍對此可能感受不深,但少數族裔人士每日面對的卻是升學、就業和獲得公共服務的困難。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一直促請本港立法禁止一切形式歧視。雖然《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是類似一些國家禁止歧視的整體立法,但條例既沒有仔細條文,甚至連平等機會委員會一類的執行機構也沒有。若市民以條例提出民事訴訟,則必須自行聘任律師並負擔費用,故條例極少被人引用。現時法例只涵蓋三方面歧視,至於禁止性傾向、年齡和種族歧視條例立法,一直只聞樓梯響,其中種族歧視條例拖拉近十年後,政府月前終於把草案提上立法會。不過,條例漏洞百出,必須大幅修訂。

    應對「 種族」 採寬鬆定義

    首先是條例的涵蓋範圍。內地新移民港遭受港人歧視,兩者雖屬同一種族,但由於本港與內地過去長期分離,兩地發展差異極大,由此造成的歧視情況特殊和嚴重。政府雖亦承認問題存在,但推搪條例只涵蓋種族而不包括由文化和宗教背景不同造成的歧視。其實政府只須在條例中對「種族」採取較寬鬆定義,例如訂明其涵義包括由種族引伸的文化和宗教差異,甚至將條例重新以《種族及文化歧視條例》等方式演釋,保障範圍便可擴大。偏偏政府要跟議員「捉字蝨」,迴避處理內地新移民的困境。

    此外,條例亦將語言要求整體豁免,日後任何人士或機構在服務提供、處理僱傭關係或進行交易時,即使未有向另一方提供適當語言,也不會觸犯條例。現時很多在港的少數族裔人士不諳華語,在獲取基本服務時經常遭遇困難。有人便曾因溝通問題,急症室醫生誤將止痛變成抗抑鬱。一些如緊急醫療照顧的基本公共服務,條例竟然豁免有關方面全部責任。

    豁免安排還影響少數族裔學童升學。少數族裔學童雖部分能操流利廣東話,但中文讀寫能力始終有限,而他們父母一代亦大多無法讀寫中文。政府既鼓勵少數族裔學童入讀主流學校,但一方面學校只用中文與少數族裔家長溝通,甚至通告也沒有英文翻譯;另一方面,少數族裔學童需學習與本地學童無異的中文課程,取得合格成績方可升讀大學,造成制度性歧視。不幸這樣的做法日後在條例的豁免安排下,反而將被賦予法理基礎。

    海外傭工無資格做永久居民

    政府亦以國家安全為由,將《入境條例》全面豁免於條例外,但《入境條例》中很多方面根本與國家安全無關,卻有歧視之嫌。例如《入境條例》訂明海外僱員居港七年後可申請永久居民身分;相反,海外傭工不但沒有資格領取永久居民資格,《入境條例》更訂明傭工在合約終止兩星期內必須離港。這些帶有歧視成分的條文,日後在《種族歧視條例》的豁免安排下將被正式合法化。此外,《種族歧視條例》還將僱用條件豁免,訂明海外僱員可享較本地僱員優厚的待遇。

    令人最感錯愕的還是條例賦予政府超然地位,因為條例訂明政府只有以私人行為出現時才受限制,但在甚麼情況下政府的涉嫌歧視行為,才可算是「私人行為」,根本無從界定。例如懲教人員給予少數族裔囚犯飯菜分量較本地囚犯為少,「送飯」既是「私人行為」,但另一方面這卻是政府人員在政府處所作出的「私人行為」,條例根本沒能劃定清晰界綫。這樣猶如「只許州官放火」的條文在條例草案中出現,多國學者在一個研討會上紛表質疑,但官員始終無法自圓其說。

    政府曾經表示,若條例保障太多,容易招致挑戰政府的法律訴訟。在這種思維下,條例可能只是政府敷衍國際社會的政治花瓶。若政府最終只願以原草案立法,條例將會淪為「無牙老虎」,作用有限。條例現時仍在審議期間,還望政府秉持更開放態度。畢竟,其可修訂的空間實在太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