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稅制扶貧無心無力


    《明報》09/08/2007

    政府月前公布最新堅尼系數為0.533。與過去做法不同,統計處同時公布經除稅及福利轉移後的堅尼系數為0.475,說明香港的貧富懸殊狀况,並非如堅尼系數「表面」反映般這麼嚴重。

    要評估政府透過稅收和社會服務減輕貧富懸殊的效用,則我們必須考量香港稅制的形態。若把薪俸稅、物業稅、差餉和地租的支出加起來,便可得出稅款的總支出。雖然薪俸稅採用累進稅率,但累進成分不足,加上其餘稅項均屬間接稅,含強烈累退性質而與企業營利無關,况且利得稅以劃一稅率計算,造成貧者稅務負擔反而愈高。

    在這方面,我們或許可從以下三點觀察:

    1. 若將住戶收入中位數劃分為十個組別(第一組收入最低,第十組最高),第一組別的稅務負擔(06 年),竟然跟第十組別不遑多讓——前者佔住戶收入10.1%,後者則佔11.1%;

    2. 第二至第四組別的稅務負擔,則跟第六至第八組別看齊,介乎2.1%至3.4%之間;

    3. 第一至第五組別的稅務負擔是累退的,收入最少的第一組別,稅務負擔佔住戶收入10.1%,第五組別則累退至1.9%;第六至第十組別的稅務負擔則是累進,由第六組別的2.1%稅務負擔,增加至第十組別的11.1%。就是說,香港的稅制對愈是低收入的家庭,竟然愈是苛刻(見表)。

    由此可以引伸,為何我們經除稅和福利轉移後計算的堅尼系數依然高企,而且在10 年間不斷惡化,由1996 年的0.466,增加至2001 年的0.470,再至2006 年的0.475。過去政府一直宣傳香港奉行能者多付的稅務原則,收入愈多者,稅務負擔愈重,亦贊同累進稅制是維持社會公義的基本原素。可惜,上述數字證明事情一直循相反路徑發展,中低收的人稅務負擔不斷增加,更可與最高收入組別者同日而語。稅制作為政府主要調節社會資源分配的工具,已不能發揮原有效用。只顧經濟增長不理公平分配的發展模式,已令香港走上歪路。

    過去香港社會避談財富分配,如今我們必須將禁忌打破,思考稅制的大幅改革。在外國,稅制不單不是累退,政府同時向大財團和跨國公司提供稅務優惠,這些公司亦會成立基金,將利潤投資社會,在各式社會事業上大灑金錢,扶助弱勢社群。他們的扶貧不是派錢,而是有策略的社會投資,令社會整體持續發展。香港的財富肯定不比他人遜色,為什麼別人能夠做到的,香港卻要將可能當成不可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