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區照顧

    社區照顧

    社區照顧

    社區照顧

    1. 設立社區護理津貼支援非綜援家庭及照顧者

    2. 著手制訂社會保險形式的全民退休和傷殘保障計劃

    3. 放寬醫療費減免機制及撒瑪利亞或關愛基金資產審查

    4. 增加日間中心和家居照顧服務,增加有質素的殘疾及老人院舍


    支援照顧者

    「居於上水的單親媽媽,06年為患自閉症和輕度弱智的15歲兒子申請庇護工場,希望他18歲讀完書後可入工場訓練,學習如何包裝、入信,但到20歲仍未等到位︰『在家愈久,能力衰退愈快,我作為單親媽媽也很辛苦,希望政府可以加強服務。』」
    「社署撥款資助院舍購買清潔和消毒用品應付豬流感,但實際上無論資助院舍的規模有多大,都只獲一次過發放三千元,撥款嚴重不足。大部分職員不論是否照顧有病院友都無戴口罩。」

    1. 現況分析
    • 據推算,到2039年,65歲或以上長者數目將由目前94萬上升至250萬,當中80歲或以上高齡長者數目更會達到87萬;但直到今天,政府仍未有制訂長期護理政策。
    • 社區照顧服務名額完全未能追上長者數目的增長,例如北區有新屋邨落成,人口增加約二萬人,但長者社區照顧名額並沒有因此相應調整;每年新增資助院舍宿位的數目只有數百,在2010年,有近4800名長者在輪候資助院舍期間死亡。
    • 私營院舍質素參差,政府監管不足,長者健康仍受威脅,亦會間接增加對新界東聯網內醫療服務的需求。
    • 據統計,全港有殘疾人士約有36萬人,佔整體人口的百分比為5.2%,另外估計智障人士的人口大約有7-8萬人。較年老的殘疾人士有大約29萬5千人,當中約42.5%的人士因其殘疾需要由別人照顧其日常生活,而照顧者主要是配偶及子女;估計有3至4萬智障人士需要他人照顧其日常生活,而照顧者同樣應是父母或其家人。
    • 從以上資料反映,有八成的殘疾人士居於社區和家人同住,家人不離不棄肩負照顧者責任,需要院舍服務的只有少數,但支援殘疾人士在社區居住的政策零碎及不全,院舍服務名額又極度不足,輪候人數已逾7千多人,差不多相等現時全港的整套服務名額,其中嚴重殘疾院舍輪候期竟達12年。

    在未來四年,我們會推動:

    1. 設立社區護理津貼 支援非綜援家庭及照顧者。按受助者護理需要程度,資助經濟困難的非綜援家庭,讓他們得以與家人同住,減輕家庭經濟負担。受助者先接受評估,判定所需個人照顧及護理之時數,然後按最低工資計算津貼金額。例如平均每天需要2小時護理,每月60小時,津貼金頟為$1680。若大部份輪候院舍人士平均獲此津貼,每年新增開支約6億。

    2. 訂立長期護理政策 為人口高齡化和護理需要作規劃。現時無論社區照顧或院舍服務均嚴重不足,依賴市場及私人院舍去填補已明顯失敗。政府不能再停留在口號式的政策水平,必須通過嚴謹的研究,充份讓持份者參與,訂立具體目標、時間表、各類服務的發展模式及數量,並配合融資安排、人手、土地等規劃,以面對不斷增加的長期護理需要。

    3. 著手研究及諮詢公眾,制訂社會保險形式的退休和傷殘保障計劃。在上述保障計劃未落實前,取消殘疾人士及老人申領綜援以全家計算的資產審查,改為以申請人獨立計算,即取消「衰仔紙」制度。

    4. 全面檢討地區支援中心運作模式及改善服務內容。因應不同殘疾類別,設計相應服務,符合不同殘疾類別需要。為嚴重殘疾人士加強專職治療訓練、護理服務及「肢體傷殘人士洗澡服務」。洗澡服務計劃可參考「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內的個人照顧服務,在地區的長者宿舍內,為該區有需要的長者提供按次收費的洗澡服務。

    5. 放寬醫療費減免機制及撒瑪利亞或關愛基金產審查資格,讓更多家庭得到援助。立即增加日間中心和家居照顧服務,而不是鼓勵長者和殘疾人士入住院舍領取綜援,繼而忍受質素參差的私院服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