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街市變成地產項目時


    星島日報 | 2016-02-12 報章 | A18 | 每日雜誌 | 十字出頭 | By 張超雄

    每逢過年過節,街市都總是熱鬧得水泄不通。不少市民為了準備一頓團年飯,都會親自到街市選購最新鮮的材料,烹調一桌豐富菜餚。可惜歲晚之時,有部分的領展(前稱領匯)街市傳出關閉或裝修的消息,商販面臨大幅加租和逼遷,市民亦被逼跨區買餸或「買貴餸」,難有一頓安樂茶飯。

    以馬鞍山頌安街市為例,商販突然在去年十二月底接獲外判管理公司通知,街市將會進行裝修工程,商販不但需要繳付數萬元的裝修費用,裝修後租金亦會上調兩成多至三成多,而大部分商販的租約都在一月三十一日到期,換言之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決定是否續租。不少商販由屋邨落成時經營至今,一直經營小本生意,面對管理公司突然大幅加租,有小食店商販表示,即使希望繼續經營,但街市裝修後,熟食店需要重新設置喉管以及申請牌照,動輒需要再投資幾十萬,根本無法負擔,只能忍痛結業。小食店服務街坊九年,至今仍然提供二十多元的套餐,深受街坊歡迎,不少街坊對小食店結業都大歎可惜。據了解,頌安街市內最少有十一戶商販難抵租金加幅,已於一月底結業。

    拆售套現逾46億元

    放眼整個香港,馬鞍山頌安街市並非單一例子,屯門良景街市、東涌逸東街市、天水圍天耀街市、青衣長發街市、大圍隆亨街市都是未諮詢居民意見便決定裝修。領展藉着裝修大幅加租,將公屋設施商業化,資料顯示,領展在○四年上市時,街市的收益為一點五億元,然而時至一四年,其收益已大幅攀升至七億元。除了街市以外,領展過去兩年先後拆售十四個商場,套現超過四十六億元,而部分商場售出後,即有投資在短期內轉售獲利,可見商場已淪為炒家的賺錢工具。領展旗下的街市、商場位處公共屋邨,使用者主要為基層市民,但領展視這類公共設施為地產項目,現時商場所售賣的商品已脫離基層市民需要,物價亦被不斷推高,最終受害的就是區內的基層市民。

    「監察公營街市發展聯盟」剛於一月底進行街市價格調查,比較領展街市與鄰近食環署公共街市的物價差異,結果顯示食環署街市物價較低,而且有較多選擇。以沙田區為例,一三年完成裝修的領展馬鞍山耀安街市,與食環署大圍街市的食材價格相差最大,差幅高達百分五十五點六!其中耀安街市所售賣的菜心每斤索價三十元,比大圍街市貴百分之一百一十四點二!差幅之大的原因包括:一,領展街市以裝修為由不斷推高租金;二,領展街市內可購買同樣食材的商戶數目較少,導致競爭不足,間接推高物價。

    推高物價 趕走人情味

    由政府食環署管理的公共街市,能讓商販以較廉價租金穩定經營,市民亦因此能以較為優惠的價格進行消費,但資料顯示政府自○九年起便未有興建新公共街市。現時全港共有二百一十一個街市設施,當中一百零一個公共街市屬食環署管理,領展及房委會分別管理九十及二十個街市設施,屬政府管理的比例只有不足五成。政府理應展開興建公共街市研究,在各區增加公共街市比例,讓市民大眾都能受惠,同時亦應該積極考慮善用各區閒置公共空間,發展小販墟市,促進地區經濟。

    街市對於一個社區的意義,絕非只是一個販售食材、日用品的場所而已,它還是一個讓人與人互相交流,充滿人情味的公共空間,讓社區產生凝聚力。但是當街市變成地產項目,一切只以利潤最大化為先,我們所失去的,將會是一些超越金錢價值的生活質素,再也難以復回。

    張超雄

    工黨副主席

    立法會議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