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甚麼政綱甚麼人


    《東方日報》16/02/2007

    看罷曾特首的競選政綱,再與梁家傑稍作比量,我心裏難過。曾特首的洋洋政綱只見打工仔的戰戰兢兢,沒有氣魄,也沒有憧憬。

    若言梁家傑政綱願景太多,那麼曾特首的則是一籃子工作承諾,卻不見貫穿其中的管治藍圖。有人稱此為務實政治,其實不然。套用公共政策規劃慣用術語「緩步主義」,其實際支配着曾特首視野,於是政綱沒有社會宏圖,反而淪為現行政策的實務性調校,社會改革和政治想像無從談起。這是從董建華時代的大有為主義,鐘擺回公務員心態短視怕犯錯的另一極端。

    在「緩步主義」下,曾特首強調制式的規範,政策制訂假定眼前狀態不會出現重大轉變,再在這個基礎上進行小修小補。政府不敢踰越現有界限,政策也不代表任何理念和夢想。結果政府變成永遠落後形勢的政治機器,沒有承擔,不談遠景。

    香港正處在發展的十字關口——全球化和內地及東南亞國家的崛起,正加速削弱我們的競爭力;人口結構急劇變化,我們的高齡化速度在未來三十年將冠絕所有發達國家;經濟轉型也為勞動市場帶來衝擊,邊緣勞工正在以倍數增長,貧富懸殊嚴重;而政不通人不和也將繼續困擾我們,民主政制仍然遙不可及。

    其實,曾特首在去年施政報告提及的三大挑戰,也是三大矛盾所在,可惜尋求連任的他,在未來五年仍然沒有觸動這些根本矛盾的勇氣。

    須知,香港要的是政治領袖,不是只求僥倖過關的打工特首。曾特首,請自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