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性務實推行全民退休保障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

    星島日報 2014-07-11 A18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扶貧委員會委託學者周永新教授研究的退休保障已經完成報告,並且已遞交予政府,估計一至兩星期內公布。周永新教授表示,香港現時的退休保障制度存在很大漏洞,如果單靠強積金,市民退休後不足夠維持生活,建議政府考慮設立「全民老年金」。

    周永新倡議設立「全民老年金」後,立刻引起不少商界人士及經濟學者反對。雖然反對的聲音都是陳腔濫調,但是經過梁振英放棄「取消強積金對沖」的選舉承諾後,很少人仍相信梁振英會敢於違背商界的意願。

    事實勝於雄辯,在全民退休保障一拖再拖下,二○一二年有近三十萬的長者,即三位長者中有一位長者是處於貧窮綫下。此外,現時的長者生活津貼及長者綜援制度均設有入息及資產審查,具有標籤性及行政費用高昂的害處。要就長者貧窮對症下藥,全民老年金實在至為重要。

    提供基本入息保障

    世界銀行早於○五年提出的五根支柱模式,全民老年金屬「第一支柱」,即全民養老金,即所有長者均可享有,跟其收入無關。其餘支柱包括給予貧困長者最低入息的社會保障制度、強制性職業或個人的退休保障計畫、自願性的儲蓄制度及非正式的支援 (如家人支援)及其他非財務的支援。

    以金融的語言來說,五根支柱的作用就像投資組合一樣,各有不同的作用及風險。第一支柱全民養老金即負起為長者提供基本的入息保障。

    明白以上道理,政府就退休保障的報告的諮詢方向應為「全民老年金」的制度設計,而非應否推行「全民老年金」。
    以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的建議為例,供款可分為三方面,分別為僱員供款、僱主供款以及政府供款。有關僱員及僱主供款,除了把原有的強積金供款的一半或額外增加供款外,我們亦可研究供款的入息上限及下限。如果我們提高供款的入息上限,將可以增加養老金的收入,讓制度更具持續性。以強積金的安排為例,如非僱主反對增加供款,根據《強積金條例》,入息水平的上限早在二○一二年第三季升至三萬五千元,而非現時的三萬元。

    集體分享與承擔

    假設老年金為每月三千元,以僱員及僱主均作出佔入息百分之二點五的供款率簡單計算,以工作四十年及退休後生活二十年計算,不計及通脹及投資回報下,月入三萬元以下的人士並沒有補貼較貧窮的人口。當然,每個人在其一生都會經歷高低起伏,如失業、工資下降等,全民退休保障作為「社會保險」制度,有一個集體分享和承擔的理念。

    對於僱主供款,我們亦可研究僱主是否應該較僱員有更高的供款率,以及對於應評稅利潤高於一千萬的企業徵收額外利得稅。對於政府供款,除了替代了原有的生果金及長者生活津貼外,在財政儲備撥出五百億,甚至以整個土地基金作為啟動基金,或以每年的財政盈餘注資,均為可行的考慮方案。

    梁振英及保皇黨近日不斷呼籲議員不要以拉布阻民生,其實拉布阻民生的是政府。如果政府早在○九年推行方案,以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的方案計算,不包括五百億的啟動基金下,到二○一二年亦已有五百九十三億的累積儲備。如果政府一再拖延,將會錯失時機,減少全民老年金累積的儲備,既無助解決長者貧窮,亦增加未來政府應付人口老化的財政壓力。

    張超雄
    工黨副主席
    立法會議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