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首,告訴我你的願景


    《星島日報》15/02/2007

    回歸十年,香港經歷三次特首選舉,也是三次鬧劇———前任特首董建華在國家領導人「眾裏尋他」下篤定當選,再次在沒有政綱、沒有對手下順利連任;接着的補選,現任曾特首只交出零星政綱,無聲無息便結束一台公關戲。不過,隨着梁家傑取得入場券,今屆選舉將改變以往面貌。曾特首尋求連任面對挑戰,終於交出洋洋四十頁具體政綱,也願意進行有限度辯論。不過,當這位似乎是港人唯一選擇的特首候選人被逼交代政策藍圖和施政願景,結果竟然是原形畢露。

    梁家傑的扶貧政綱被批評多談願景,沒有措施。與此相比,曾特首政綱似乎有意羅列多項工作承諾。評論政綱好壞,準則當然不好拿捏,但梁家傑政綱最少可以點出紛紜社會爭論的核心,就是社會發展偏離公平公義。弱勢的人備受歧視,尊嚴喪失,政府卻只願讓政策繼續以自由經濟之名,看不到規劃,觸不到前路。這是過去多年社會問題的癥結,也是政府以投機心態解決眼前需要的惡果。

    可惜曾特首預備在未來五年帶來的,就只是陳腔濫調的「國家好,經濟好,香港好」。原來粵港合作減低空氣污染和與中央維繫良好關係,也可當成施政理念;居安思危制定社會政策,原來不是不說自明的大道理;民主發展以積極務實態度推進,也不過重複《基本法》基調,只是政府拖延普選的遮醜布。這些勉強堆砌出來的理念,對「政治家」而言是露出馬腳,但曾特首畢竟已自我降格為「打工仔」,如今他是交出了恰如其分的功課。

    曾特首政綱包攬的工作,很多過去已有觸及;一些如夥伴倡自強基金、臨時工、社會企業和交通津貼等,也是董建華政府的新瓶舊酒。貫穿這些政策措施的理念,說來說去,其實只有「大市場,小政府」一項,而這又正好與梁家傑政綱的核心理念相映成趣。梁家傑不相信經濟成長可自然惠及各階層,相反,政府應做好分配角色,消除社會不公義;而曾特首則相信市場可解決一切,就業仍舊是扶貧主要手段。在職貧窮或許是曾特首不願承認的現實,但要解決貧窮問題,我們必須確保工人在市場取得合理報酬。政府早於董建華時代已規定服務承辦商給予工人市場工資,如今曾特首依然迴避立法,梁家傑對全民性最低工資的立場則是清晰無誤。

    社企扶弱杯水車薪

    由就業引申的扶貧措施是社會企業,這也是曾特首扶貧工作的唯一着墨。推動社企並無不好,但社企在香港仍在起步階段,政府要鼓勵對社會責任概念陌生的工商界成立社企,相信必須提供巨大經濟誘因。況且殺牛須用牛刀,社企主要扶助只是單親婦女、殘疾人士和精神病康復者等較邊緣者,對超逾一百二十萬的貧窮人口,社企是杯水車薪。

    曾特首將社會福利視為負擔,只以剩餘性概念視之;相反,梁家傑傾向把福利作為社會投資,因而提倡制定福利發展藍圖。工作環境不友善導致家庭關係緊張,新移民適應困難,青年濫藥情況惡化,這些均是可以預視的,但社會服務資源緊絀,加上撥款模式改變,令社工疲於奔命,四分一人甚至抑鬱和焦慮。

    從前政府制定五年和十年計畫,闡述社會福利策略目標,通過業界參與評估需要,最後定出分配優次。現時社福界怨聲載道,眾口一詞針對的不是資源多寡,而是政府拒絕與業界籌劃社會福利發展。以老人服務為例,根據外國研究,達致護理或護養程度的體弱長者,一般只有三四年壽命,但本港輪候護養宿位平均卻需三十八個月。政府近年鼓勵社區安老,但支援服務大排長龍,可見政府根本沒有通盤計畫應付人口老化的挑戰,而曾政綱似乎也無意對此作出改變。

    這是最好時候,也是最壞時候。當曾特首仍然陶醉於二十年來最好的經濟數據,梁家傑無疑看到了陰暗面,亦造就了他對社會公義的執着。當一個缺乏承擔的特首候選人已篤定當選,港人除卻自歎奈何,還可看見封閉選舉的醜陋。還望普選有真正實現的一天。 張超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