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首眼中的「不可能」


    《東方日報》18/03/2007

    兩場特首候選人辯論已告謝幕,誰勝誰負並不重要,最重要是梁家傑參選已是市民小勝一仗,不然篤定當選的曾特首,也不會從競爭中學會生硬地走進群眾,嘗試解釋那份願景欠奉的政綱,再竭力擺脫根深柢固的官僚冷漠——縱然他依然只把與民眾溝通視為公關口技;選舉過後,他還是會收起謙恭,回復從前。

    儘管曾氏在辯論中刻意擺出積極姿態進攻對手,但公僕因循守舊的味道始終如故。曾氏在總結時提出的三個當特首條件,便演繹了一種懦弱管治心態。

    曾氏認為特首不應去做不可能達到的事、要有勇氣去做有可能達到的事,以及應當具備分辨兩者的充分智慧。

    雖然曾氏「不排除」二○一二年雙普選,但根據以上邏輯,普選在他眼中是「可能不可能」問題,而非「爭取不爭取」問題;既然祖國沒有民主,香港也「不可能」實現普選,於是不論民主派提出政改方案討論,還是曾特首本身就此表態,也變成「多講無謂」,造成分化;政府唯一可做的,就是整合意見製作綠皮書,最後由中央告訴我們甚麼是「不可能」。同理,曾氏指推行小班教學需耗九十一億元;既然是天文數字,小班教學根本不存在「爭取」全面落實問題,作為負責任的特首,過去沒有花費工夫落實「不可能」實現的事,也是合情合理。

    我們不屬認命一類,但曾氏偏要我們迴避「爭取」,不去觸碰表面「不可能」的事。「打工」特首的所謂務實,不過如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