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惠生果金能否解決養老問題?


    明報
    A35 | 觀點 | By 張超雄 | 2012-10-25

    上屆特首曾蔭權曾經為香港被《時代雜誌》選為三大國際城市「紐倫港」而顯得洋洋得意。香港的繁華夜景的確舉世知名,但在華麗背後,有多少老人被困在劏房及板間房中?有多少老人要靠拾荒維持生活?

    究竟香港人的退休保障應該是一種權利或是福利?政府每年放在老人綜援及生果金逾150 億,加上新增的特惠生果金60 多億,未來每年靠稅收支付的扶助長者現金開支會逾200 億。再加上市民每年強制供款的強積金,每年香港經公共政策放在退休保障的資金將逾500 億。這並不是一個小規模的資金,但能否有效地發揮退休保障的功能?

    雖然香港有多項的保障計劃,但老人貧窮問題揮之不去。強積金實行了12 年,普遍評價是行政費高、回報低、透明度不足,對這一代的老人毫無幫助,對最有需要的弱勢社群更起不了任何保障功能。最大得益者只是作為中介的金融機構,以及省回遣散費的僱主。民間過去近20 年來一直爭取推行全民退休保障,提出具體及經精算的方案。可惜回歸後政府一直拖、避、逃!現在梁振英政府提出的特惠生果金,能否解決上述問題?我們認為要扶貧,最立竿見影的措施就是讓貧窮老人以個人申領綜援,即時讓10 多萬最貧窮的長者得到平均每月4700 多元的援助。可是政府捨本逐末,要硬推特惠生果金,並要擴大資產審查,我們當然反對走回頭路。但政府寸步不讓,有部分學者甚至指摘要求撤銷資產審查的政黨民粹和不道德,我們在此一一回應:

    (1)難道政府不是民粹和不道德?

    羅致光認為: 「從來沒有人要求把生果金倍增,忽然間,當政府提出新項目,(政黨)就把它變相成為生果金,因為生果金毋須申報,實質上把生果金變成2200元……當政府行前一步,你就把門口推前一步,變了比政府更高。」其實工黨主席李卓人在今年初曾經向財政司長提出把生果金增加至2000 元。但更加重要是民間一直以來的訴求,是全民退休保障,並非優化生果金。

    梁振英3 月時的特首政綱,提議增設「特惠生果金」,其原意就是希望沿用生果金的概念,增加一倍以緩和全民退休保障的壓力。過往10 年,香港的長者貧窮率高踞不下,一直在三成以上,長者貧窮明顯是結構性問題。在此情况下,梁振英卻拒絕作出結構性改革,承諾推行全民退休保障。相反,特首為求挽回民望,便在7 月剛上任便宣布雙倍生果金政策,並易名為「長者生活津貼」,及定性為扶貧措施,而不是如生果金作為敬老,來合理化政府引入入息及資產審查。

    特首單以稅收來推行其「雙倍生果金」,拒絕公共財政上能夠持續的全民退休保障,並以立法會拒絕如期於10 月26日撥款, 10 月份的金額便不能計算在內,以長者的利益來脅逼立法會通過。以上種種,難道不是只為特首民望計算的「民粹」做法?

    勞工及褔利局長張建宗近日在城市論壇否認長者綜援存在着「衰仔紙」(不供養父母證明書),把眾所周知問題視而不見;又在電台節目指稱長者為求符合資產限額,把資產轉移「問題不大」。為了但求政策馬上推行而忽視細節漏洞,令長者無所適從,多年來忽視長者福祉,多年來拒絕公開中央政策組做的退休保障研究,難道又合乎「政治道德」?

    (2)為何反對入息及資產審查制度?

    根據樂施會2010 年公布的調查,全港有16 萬多的長者有資格領取綜援,由於不願接受經濟審查而放棄申領綜援,顯示出審查制度造成強烈的標籤效應,令有需要但不願接受審查的長者得不到援助。另一方面,審查制度亦衍生了龐大的行政費用,2011/12 年度社會福利署就審批長者綜援及生果金審查制度所需資源達4.27億。

    事實上,坊間亦有文章引用外國研究,說明金額大幅增加下,帶有審查的褔利制度會減低長者晚年的儲蓄的意欲(1)。香港的嶺南大學經濟學者何濼生亦指出特惠生果金「必然會引發道德危機——不但不鼓勵儲蓄,反而會鼓勵盡情消費」及「很有可能會有老人家因不欲被標籤或因不懂得申請,而長期生活在貧困中」。事實上,我們可以預見,即使數年後,退休人士縱然有十多二十萬的強積金,亦會為了符合政府的資產限額而進行資產轉移。政府所打的如意算盤,自以為數年後便可因強積金而減少申請人數未必實現。

    (3)為何把長者生活津貼

    與全民退保相提並論?如上文所述,特惠生果金的設立旨在緩和政府面對全民退保及長者貧窮的壓力,故此把兩者獨立來看,無疑是自欺欺人。政府在計算長者生活津貼的開支時,更計算至2023 年,支持政府的學者亦以2039年額外開支高達262 億來為政府護航,這樣令人不得不懷疑梁振英根本不會在其5年或10 年的任期內設立全民退休保障,任由強積金制度肆虐。

    我們並非要求明天便落實全民退保,但我們要避免遇到更多障礙。長者生活津貼的審查制度將會使我們離全民退保的目標愈來愈遠。現時70 歲以上長者的生果金並不用審查,現在政府引入審查,對於爭取全民性的退休保障制度簡直是開了倒車!

    除了引入審查制度有違全民的理念外,我們恐防政府會進一步把生果金、新設的長者生活津貼,以及現時的綜援制度包裝為「三級退休保障養老金」,以不同的入息及資產限額水平來作出援助。如果我們容讓今次的長者生活津貼設有審查,將會為「三級退休保障養老金」大開方便之門,全民退休保障將會遙遙無期。

    (4)增加社會保障開支

    必然減少其他社會服務的支出?港大社工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表示,未來10 年本港人口老化速度急速,政府用在援助長者的開支,10 年後會倍增至佔整體社會福利開支超過三成,倘長者生活津貼不設資產審查,更會上升到佔整體社會福利開支的六成至七成,即由2013年的143 億元,增至2033 年的325 億元(2),料影響其他社福範疇開支(3)。但我們只要與其他國家或地區比較,香港在2010/11 年度在教育、社會福利、衛生及房屋的開支共1606 億,佔2010 年的本地生產總值約9.2 ﹪,遠低於同期經合組織(OECD)公共社會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的22.1%。

    可是, 我們的財政儲備由2003 年的2753 億增加至2010 年的5954 億(4),增幅達116%,但同期的社會褔利開支卻只是由338 億增加至409 億,增幅只有21%(圖一)。同期的財政儲備佔公共開支由101.6%增加至183.9%,但社會褔利佔公共開支卻只是從12.5%增至12.64%(圖二)。從以上數字可見,香港社會褔利開支有需要、亦有空間增加。政府只要把財政儲備的幾個百分點撥往社會褔利開支,便可改善現時的社會保障問題。以某一項社會褔利的開支的上升影響其他社福範疇開支,無疑只是政府多年來拒絕承擔責任的遁詞。

    整體而言,特區政府的公共儲備豐厚,老人貧窮問題不但嚴重而且是結購性,人口高齡化的影響已逐漸浮現,訂定長遠的全民養老制度實在刻不容緩。退休保障其實是先進社會裏市民的權利,期望政府當機立斷,不要再走回頭路了!

     

    公共社會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百分比 (Public social spending as a % GDP) 2011
    澳州 16.6
    加拿大 19.3
    法國 31.0
    德國 27.3
    紐西蘭 21.8
    英國 24.4
    美國 20.4
    經合組織(OECD-34) 22.1
    香港 9.2

    來源:OECD,2012 及 香港統計處

     

     


    1. “More generous SSI benefits mayinduce less saving or more dissaving atages near retirement”, Neumark,Powers, 1997
    2. http://paper.wenweipo.com/2012/10/14/HK1210140021.htm
    3. 〈憂影響政府財政學者贊成資產審查〉,《星島日報》,2012 年10 月14 日
    4. 還未計算遠高於財政儲備的外匯儲備,例如今天特區政府的外匯儲備已超逾2.3 萬億港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