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SEN康復訓練服務着急


      「特殊學習需要」(SEN)的議題一向特別「難搞」,原因在於針對SEN幼童的服務向來供求失衡,加上相關政策分別涉及勞工及福利局和教育局的管轄範圍,雙方於政策執行上缺乏協調,令SEN幼童及學童的服務缺乏銜接。我最近與十多個關注SEN的團體會面,眼見一代又一代的SEN學童錯過康復的黃金時期,升上小學後又缺乏支援,被老師放棄,被同學欺凌,每次想起都令我氣憤難當,驅使我繼續堅持為他們爭一口氣。

    到校計畫非靈丹妙藥

      社署現時為零至六歲處於康復訓練黃金期的幼童,提供約七千個資助學前康復訓練服務名額,惟過去名額增長停滯不前,根本無法滿足現時接近一萬零八百名輪候幼童的需要,令輪候時間愈來愈長,使幼童錯過康復黃金期。特首林鄭月娥於上任後第一份《施政報告》提出,通過將「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畫」(到校計畫)常規化,以及將服務名額逐步由三千提升到七千個,希望達至服務「零輪候」。

      我相信「零輪候」的目標人人樂見,但我們質疑單靠《施政報告》所提出的方法能否完全解決現時問題。首先,數字上,到校計畫根本未足夠吸納現時超過一萬名輪候的學童,加上到校計畫所提供的服務內容,難以取代特殊幼兒中心級別的服務,故此到校服務基本只能滿足輪候「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的幼童康復訓練需要,當中輪候人數約為五千多名。換句話說,假如政府仍然不大幅增加特殊幼兒中心及幼稚園暨幼兒中心,兼收弱能兒童計畫的名額,這群有需要的幼童難以受惠於政策。

      另外,政策針對康復訓練服務之餘,我們亦不能忽視及早診斷和評估的重要。社署較並未採納「先支援,後評估」的原則,所有資助服務及絕大部分到校服務名額只預留予「已經接受評估」的SEN幼童,所以評估所需要的時間直接影響幼童得到康復訓練的時間。現時SEN幼童主要依賴衞生署轄下的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進行評估,但隨着輪候評估的人數增加,加上中心數目不足及醫生流失率高等問題,於六個月內完成新症評估的比率已經由當初承諾的九成大跌至今年的五成五。

    服務斷層亟待解決

      評估時間增加不但令「評估未及,到校服務先至」的情況出現,令幼童有服務但未能使用,更直接蠶食幼童康復的黃金時間。故此,我們着眼於大幅增加康復訓練服務名額的同時,亦要大幅擴充及早處理診斷及評估服務,甚至考慮另設評估機制。

      正如前段所述,SEN支援其中一個重大問題在於由決策和執行部門割裂。教育局主責教育範疇,當SEN幼童升讀小學一年級後,他們就會喪失由社署提供的康復服務,取而代之,教育局會以校本學習支援服務為學童安排學習調適,康復支援則轉交由醫管局跟進。可是,現實上,校本學習支援服務並不涉及任何康復訓練元素,假若學童於較遲階段(例如四至五歲)才獲確診或曾花很長時間輪候學前服務,他們很大機會未有於入讀小一前得到合適的康復訓練服務,更甚者,醫管局亦有權拒絕接受他們有關康復服務的轉介。

      康復訓練於小學階段出現斷層,令學前的訓練成果未能延續,亦使較遲確診的SEN學童失去康復訓練機會。時移世易,我相信大家都認同學校的角色應該為學生提供於「全人發展」的機會,多於單純着眼於知識轉移的過程,對SEN學生而言,這個發展需要學校提供康復為本的支援,包括考慮增設校本職業治療服務、為SEN學生提供康復支援津貼等,最終只有康復和學習支援互相配合,才能為SEN學生帶來愉快的學習經驗。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2018-07-27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為SEN康復訓練服務着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