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化無期 流產胎兒 醫院拒發文件 未足廿四周


    鍾先生的太太於去年11月底,懷孕23周3日時,突然穿羊水,當時被送到威爾斯親王醫院,醫生檢查後指出,胎兒發育未完成,即使出世後亦可能有很多問題,故夫婦二人與長輩商量後,忍痛決定接受人工流產。鍾先生指,「之前照超聲波,已經睇到BB有手有腳……知道係男仔,連名都改埋」。

    鍾先生與太太已承受了一次重大打擊,卻沒有想過,第二擊緊接而來。鍾先生稱,當時曾向醫院表示,打算領走胎兒作火化及安葬,醫護人員亦指「無問題」,之後鍾先生便開始籌備「兒子身後事」。無奈當他委託殯儀商到食環署安排火化事宜時,才發現需要院方簽發一張「嬰兒非活產證明書」(表格13),否則將不能火化;而殯儀商亦因「文件唔齊」,恐怕被控告「非法處理屍體」,而拒接這宗生意。鍾先生直指,「簡直係糖衣陷阱,你(醫院)話無問題,我先決定去做,到我真係做嘅時候,原來咁多阻滯。」因為一張「表格13」,鍾先生與院方多次交涉亦不得要領。鍾先生指,院方解釋胎兒未足24周,並不是「法定」的「嬰兒」,故不會簽發該文件,但他指太太在懷孕23周6日時,接受人工流產,只欠一日便達24周,但醫院卻拒絕簽發文件,做法不合理。鍾先生說,「因為太太要休養,所以唔敢講太多俾佢知,我要返工、要照顧太太,仲要同醫院拉鋸,覺得自己好似人球咁,真係好辛苦。」一個火化及安葬儀式,對鍾家極具意義。鍾先生透露,目前「兒子」遺體仍在實驗室浸在藥水中,曾想過尋求極端方法,如寵物火化或運到外地火化等,但最終打消念頭,「佢係我個仔,我個大仔,我唔想佢好似醫療廢物咁,唔想佢好似無主孤魂咁」。

    議員: 法律不外乎人情

    協助鍾先生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認為,法律不外乎人情,「都係爭一日啫,法定上可以話係未足24周,但對鍾先生一家嚟講,呢個係佢哋嘅 BB」,院方應該酌情處理,還鍾家一個心願。本報曾就事件分別向威院及食環署查詢。食環署回應指,根據《生死登記條例》規定,除獲書面批准外,任何人在未獲死亡登記證明書發出前,不得搬移或埋葬任何屍體。如需埋葬非活產嬰兒,則須取得「嬰兒非活產證明書」(表格13),或因裁判官發出的命令,方能申領火葬許可證及預訂火化時段。

    酌情發放流產胎須簽承認書

    威院解釋,鍾太在終止懷孕程序時,懷孕周數為23周6日。其後鍾氏夫婦表示希望領回「流產胎」(abortus)。醫院行政總監經考慮後,應要求批准酌情發放,職員亦囑咐兩人將「流產胎」交給殯儀機構妥善處理,兩人亦已簽署承諾書。之後鍾氏要求填寫《生死登記條例》所指明的「表格13」,該表格只適用於懷孕24周後的非活產個案 (still birth)。

    由於鍾太接受終止懷孕程序時,周數未達24周,故醫生不能簽發有關表格。該院近年曾3次酌情向產婦發放「流產胎」,但承認產婦領取「流產胎」後,院方便無法跟進當事人如何處理「流產胎」。威院稱,明白鍾氏夫婦心情,再致深切慰問,及已安排哀傷輔導服務),醫護人員會繼續跟進他們需要。

    香港病人組織聯盟外務副主席林志釉認為,似乎沒有條例限制處理胎兒屍體的周數;「確實係有一條《侵害人身罪條例》規定,超過24周就唔可以終止妊娠手術,所以醫生只會喺24周前進行手術;至於處理胎兒遺體,就無周數限制,所以即使醫院向當事人發出有關文件,相信唔會違反任何條例。」他更認為,既然醫院已准許領取胎兒遺體及簽署承諾書,醫院便應尊重生命,酌情發出該文件。

    當事人鍾先生指,曾尋求兩間殯儀商協助處理火化事宜,但都被拒。

    香港殯儀業商會永遠會長吳耀棠指出,沒有死因證明書,即使領取亦無法在任何合法地方火化,「(業界)唔係唔肯接,係無嗰張嘢,根本無得做。」

    撮要來源:
    am730 2014-01-09 A02 | 要聞 | 頭條 火化無期 流產胎兒 醫院拒發文件 未足廿四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