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濫用私刑非良方 關注少年犯被虐


      電影《同囚》上映,少年犯人權與待遇問題令人關注。及後,立法會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就「感化院舍及懲教所內的兒童權利」召開會議,有「過來人」現身說法,講述少年犯在獄中的待遇,情況令人側目。事件經過發酵後,有傳媒訪問五十名少年犯及已退休或已離職的懲教人員,均證實獄中有虐待事件發生,其中更有涉及疑似使用酷刑對待少年犯,可惜,懲教署至今仍未就事件有具建設性的回應。

      根據退休或已離職的懲教人員所描述,獄中虐待並非單一事件。一些前懲教職員指,虐待犯人為署方根深柢固的文化,若只按法例、正常途徑及不行私刑來管理犯人,他們只會被高層視為懦弱的「怕事者」,不會獲器重。有懲教職員更去信傳媒,直指署內「鷹派」當道,僅「鷹派」可升職。

      其中,署方更有流傳「打人方程式」,每當對犯人執行私刑時,便把犯人帶到無閉路電視的地方,然後懲教員便拳打腳踢,甚至出動胡椒噴霧等,再按內部警鐘通報增援,把過程解釋為犯人情緒失控,叫囂、擲物、「撼頭埋牆」等,「職員用最低武力制服」,以此標準答案開脫「打犯」責任。

    虐待方法五花八門

      在「少年監獄」中,當中的虐待方法更為猖狂。除了被虐打、被禁止如廁、少年犯人更要扮狗食飯、有少年犯人更被強逼飲尿食屎。當中,更有指定虐待方法:「刨冰」即是以中指關節「錐」側胸肋骨;「快車」即是腳板被木棍或鐵棍連續狂打後立即起身步操;「芥蘭」即是用膝頭撞及用腳踢大腿外側位置,令少年犯感到極麻痹;「找手板」即是用木棍或鐵棍打手板,若手伸得不夠直會再罰。虐待方法五花八門,不但令少年犯身體受傷,更令少年犯蒙上極大的陰影,有「過來人」更指縱使已經完成服刑多年,但見到路上有穿上制服的人,仍會全身發震。

      面對懲教人員,少年犯更是有冤無路訴。因少年犯離開懲教所後,都有一段被監管的看守期,福利官有權毋須諮詢法庭的情況下,可以隨時安排少年犯再次回去服刑。少年犯均擔心若然再次行差踏錯,再加上「告密者」這個污名,再進「少年監獄」時會加倍難受。

      而最重要的是,「過來人」大多已對制度失去信心。即使少數勇敢的少年犯不擔心被冠上「告密者」這個污名,向巡查懲教所的太平紳士投訴,然而,太平紳士亦都只是把投訴轉交懲教署內的「投訴調查組」跟進,即「自己人查自己人」。在二○○五至二○一五年十年間,太平紳士從在囚人士接獲逾一千四百宗針對懲教署的投訴內,百分之二十二為「受職員武力對待」,但全部均是不成立。相信大家就可以知道,所謂的投訴制度已經名存實亡。

    要求高層次及全面調查

      面對一系列懲教人員施虐醜聞,行政長官理應根據法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馬上展開全面的調查。長遠而言,政府理應改善太平紳士巡查懲教所制度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處理有關懲教署虐待犯人的投訴。

      犯錯,的確要受懲罰。然而,失去自由已經是少年犯人最大的懲罰。但若因此遭「濫用私刑」,絕非文明社會能夠接受。

    張超雄工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 2017-09-08 報章 |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