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間融合教育系列 (七) 師生雙贏的可能性

    融合教育

    今日《星島日報》教育評論2014/07/14

    政策的失誤本來是市民和政府的矛盾,有時候,卻變成服務使用者和服務提供者的矛盾。例如醫療資源嚴重不足,變成醫護人員和病人的矛盾;社會福利和社會保障制度的缺失,變成社工和服務使用者的矛盾;融合教育政策現時的失效,教師工作量大致無法妥善照顧學生的差異,就變成了學生和教師之間的矛盾。

    我認為,政府政策失誤,是不應由市民和前綫職員受罪,在融合教育的學校場景上,如何能使師生雙贏?

    必須體諒教師的壓力

    近年的教育政策和制度不斷改變,行政工作劇增、新高中學制的引入、學生人口下降、合約員工增加致工作穩定性降低。當種種壓力不斷增加,還有教育局推出只有口號沒有政策配合的融合教育,在整體而言,我們必須體諒教師的處境。

    論整體的教育發展,融合教育變相成為教師「心中的一條刺」,可能會又愛又恨,因為面對的困難遠比成功為多:特教學生和家長投訴不絕,影響課堂安排;培訓及支援服務不足,有心無力;特殊需要種類繁多,根本沒有可能一一應對。這個本質理念是好的融合教育,令教師變得抗拒。

    二○一二年底,平等機會委員會發表一個有關融合教育的研究報告,報告發現相當驚人,在融合教育推行已十多年後,在一百九十二所學校中,只有百分之二十六的校長曾接受特殊教育的專業進修課程,百分之四十九的教師從未接受任何融合教育的訓練,只有百分之十六的教師有參加過特殊教育的專業進修課程。

    在工作量和工作壓力極大的處境下,要求教師出外接受培訓是相當困難,在未有足夠培訓及支援下,又要教師每天面對多種特教學生的不同需要,只會變成一個惡性循環。而現時教育局的政策要求,是每學校百分之十的教師接受三十小時的培訓。只有百分之十的教師接受培訓,既說全校參與,為何只規定十分之一人受訓?三十小時的培訓又如何應對八類特殊教育需要?

    再者,除了前綫處理學生的學習差異,還要面對社會主流價值和辦學團體的壓力。當主流社會價值仍以學業成就主導,辦學團體較難只談理念不談實質「教學成果」,君不見排名高、名氣好的學校全以學業成績為主導?哪有以融合精神、接收特教學生作為成名的道理?在多方面壓力下,教師經常成為了「打手」,為學校高層「對付」學生,例如只讓學生「隨班就座」而不予以支援,使其自行轉校。我的理解在這個轉校的過程中,特教學生會慢慢集中於成績較差的學校,而成績好的學校則會有較少特教需要的學生。其實變相兩方面的教師也在受害:一部分教師未能累積教導特教學生的經驗,一部分教師則要處理大量特教需要學生,壓力極大,這處境是不理想的。

    改變制度安排與培訓策略

    現時,不少學校以副校長或輔導主任兼任校內支援特教學生的統籌,其實此安排是不理想的。支援特教學生與整體學生的訓輔原則上是兩種工作,學界其實一直倡議設立特殊教育統籌主任職位,讓此專責職位不需兼顧其他行政及訓輔工作,同時亦讓有心於特教範疇發展的教師有晉升機會,鼓勵經驗累積和接收培訓的動機。此訴求基本上是學界、家長有共識的要求,可是政府最新的文件卻表明不會考慮。

    除了特教主任的設立,改善教師工作情況及行政工作要求、減低師生比例、提供到校培訓、提升接受特教培訓教師的比例、特教學生收生加權,也是可以改善教師工作壓力的策略。其實這些政策建議,已多次向政府建議,可惜不獲認真看待和接納。何時我們才可以看到師生雙贏的畫面,有一個真正共融精神的融合教育制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