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間融合教育系列(六) 將精神健康納入特教需要 

    融合教育系列6

    《星島日報》教育版來論: 民間融合教育系列

    現在的教育制度、社會狀況,使得學生的壓力比以前大得多;加上有部分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往往在學校場景遇到一定程度的欺凌情況,致使整體而言,學生面對精神健康困擾的情況變得普遍。可是,由於欠缺精神健康政策和現時精神健康需要並不屬融合教育範疇,現時對學生的支援嚴重不足。

    納入融合教育系統

    二○一○年五月在東涌一所學校,患有思覺失調的中四學生黃凌鋒,在全校師生面前跳樓身亡。我十分不情願再提起凌鋒的個案,但這件慘劇是對現時融合教育政策有很大的警醒。凌鋒在校面對教師和同學的不理解、欠缺足夠支援服務、受負面情緒和壓力嚴重影響,最後造成不可挽救的悲劇。事實上,有精神困擾的學生試行自殺的個案在近年時有發生,學生的壓力情況也在很多調查中有所發現。我深信,這並不是個別教師的責任,而是整個系統出現問題。

    現時融合教育政策下,有八大類的特殊教育需要,而精神健康問題並不包括在內,政府指在現行優質的教育配套和相關支援服務下,已能夠處理。可是,從制度上,教師就精神健康問題獲得的專業培訓不足,欠缺支援,難及早識別和支援有精神健康問題的學生。精神健康問題其實有多重成因,如家族成員的遺傳因素、貧窮、家庭突變、教育制度及考試制度的壓力、校園欺凌、延誤發現初期問題致使惡化至疾病等。其複雜性和對跨專業服務的需求,明顯是現行制度下未能做到的。

    有精神健康問題的學生,與其他各類現行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其需要頗為接近,包括需要課業調適、休息及覆診安排、教師及同學的關顧、需要專門知識處理等。惟有將其真正納入融合教育系統,才能夠從政策制訂上對此等有需要的學生作出全面考慮,如教師培訓、人手安排、資源提供等,在學生壓力和精神健康不斷受挑戰下,實是刻不容緩。

    精神健康政策

    坊間不時會進行有關學生或青少年精神健康的調查,最近一個調查是由香港心理衞生會和城市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共同進行,調查訪問了一千五百位中學生,發現一成六受訪者的主觀壓力感處於極高水平,另有近一半受訪者的精神健康不理想。類似的調查不時發布,每次看到這些數字都心驚膽戰,很害怕會有下一件慘劇的發生。可是,對於整體的學生的需要,政府卻從來沒有進行精神健康普查,亦無整合的精神健康政策,我們無法了解全局的畫面。

    此外,教育和醫療系統的不協調情況非常嚴重,按常理,大部分接受醫管局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該是處於就學年齡,在二○一三年共有二萬三千一百九十宗精神科個案,惟教育局所得知的有精神健康問題的個案數字只有不足三十多宗。教育局指由於私隱問題未能作出資訊通報,我認為在提供支援適切服務的前提下,私隱問題及通報,是可以通過簡單的授權便能處理,關鍵是政府是否願意落實推行。教育局連精神病學童的存在也不清楚,談何向他們提供支援?

    醫療、社會服務、教育的不協調,背後的問題是欠缺高層次的精神健康政策。為了避免下一宗慘劇發生,我們的社會該如何走下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