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間融合教育系列(五):緊守成長黃金期

    融合教育系列

    (來源:《星島日報》教育評論)  立法會議員、工黨副主席 張超雄

    三歲定八十,小孩子最初成長的每一年也十分重要,對於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來說,初生至六歲更是他們成長的黃金期,若能提供充足而到位的治療或訓練,將影響其一生的發展。政府也深知黃金期的重要性,多份政策文件也有提及,但政策口號背後的真像究竟是如何?

     

    服務不足欠協調

     

    現在懷疑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不同的殘障可能需要到不同的部門求助,例如衞生署兒童評估中心、醫管局專科服務、教育局教育心理學家、視光學或聽力學家等。這些評估服務輪候情況嚴峻,往往需時超過九個月,最長的是兒童精神科,輪候期需要超過一百周。問題重點是,專職人員人手極為不足,而且在轉介制度上往往出現漏洞。為滿足政府的服務承諾,要在若干時間內完成評估,有個別機構甚至會把「轉介日期」延後,以達致轉介後獲取評估服務是在服務承諾範圍中,故家長不斷投訴等候漫長,政府數字卻非常漂亮。

     

    輪候評估已經太長,輪候服務更是災難。現時輪候各項學前康復服務的人數達七千八百人,最長輪候進行服務的個案已超過二十個月。根據政府回應議員提問,輪候此等服務的人數和所需時間更是按年上升。以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為例,輪候時間由○八/○九年度的平均八點六個月,上升至一二/一三年度的十五點二個月。如家長於三歲發現孩子有特別需要,由輪候評估到真正接受服務,可能需要兩年多的時間,孩子已達五歲。曾有極端個案,孩子於五歲最後一天輪候到服務,卻因服務規定只能讓六歲以下兒童使用,此個案只用了一天服務便被逼離開,荒謬至此。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二十三條指出:「簽約國承認殘障兒童有受特別照顧之權利」、「應以保障殘障者能夠全面參加社會活動,並有效利用教育、訓練、保健服務、復健服務、職業訓練以及休閒機會,以達成個人在文化與精神上之發展為原則。」若香港政府為特殊教育需要兒童所提供的特別照顧,是讓孩子花極大部分時間在等候,白白錯失成長黃金期,那孩子在成長階段將有更大的康復需要,其實是讓社會成本增加,是極不值得和不能接受的。

     

    法律與口號

     

    另一個重要的問題是:為何前述的學前康復服務以六歲為分界?健康的孩子也不可以於幼稚園重讀或延長就讀時間嗎?原來現時香港的學前服務,由社會福利署負責提供,其資助制度和服務安排,主要以康復和福利角度處理,較不重視教育、成長和發展的角度。

     

    國際經驗和教育理念,應以孩子的成長作為最主要關注,以教育和兒童權利去分析,應超越於康復和醫療。有為特殊教育立法的國家,例如英國以教育部門處理學前的教育服務;香港則走在社會發展的尾部,從福利和照顧角度處理。

     

    通過理性政策分析,發現政策問題叢多,政府的口號實是不能令人信服。有進行特殊教育立法的國家,均有規定在一定時間內,必須為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作及早識別和介入。只有把緊守成長黃金期,以及真正的融合教育精神寫進法律,才能真正保障孩子的成長。本文只集中分析了數字,還未有空間討論教育服務的質素。孩子的成長和發展是不能等候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