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間融合教育系列(一):特教學生不需要IEP?

    特教學生不需要IEP?

    星島日報 2014-05-01 F02 | 教育評論 | 來論 | By 張超雄   民間融合教育系列(一):特教學生不需要IEP?

    教育局於去年十二月開始,定期於報章撰文,討論融合教育課題,從官方角度探討融合教育。融合教育政策理念絕對是好的,讓特殊需要學生融合社會,讓社會認識和接納差異。可是,美麗的口號背後,卻欠缺實質的資源和政策,令不少家長、學生、教師也在承受。立法會融合教育小組委員會已召開十多次會議,民間團體、家長、業界的聲音已通過委員會有了初步的凝聚,指出現時政策的種種不足。我們不會說推行了十多年的融合教育是徹底失敗,但至少尚有極大的改善空間。

    平等權利的尊重

    人人生而平等,這是一個普世的價值,人的地位和人的價值,不應因其出身、背景、身體狀況而不同,這是基於對人權和平等的尊重。同樣,人人也是獨特的,每人也有不同的差異,有人多才多藝,有人能力不足。有些身體上的差異和特殊需要是先天而且無法逆轉的,如這些先天的差異造成弱勢,就必須依靠後天的教育制度和社會政策以盡量令這些弱勢人士回歸平等。特殊教育和融合教育政策正正是基於人人生而平等和人人也是獨特的精神,對應每一個人的需要,提供個別化的教育,使其能夠有適當的成長和發展。
    環看國際經驗,個別化學習計畫(Individual Education Plan,簡稱IEP)是推行融合教育的核心部分,先進國家和地區如英國、美國、中國、台灣等,早已立法規定所有有特殊需要學生均享有IEP,因為這是最尊重學習個別差異模式,IEP的精神主要基於學生的強項、弱項、個別需要和目標、學生和家長的意願,作出教學上的調節、跨專業團隊的協作、讓學生真正發展潛質。由問題為本(Problem-based)改變為以能力為本(Strength perspective)的視角,是國際間的趨勢。

    融合教育與社會公義和資源分配

    可是,在最近的融合教育小組委員會會議(四月二十三日會議)中,政府表明不會就特殊教育立法,也不會為所有特殊教育需要提供IEP,更無法提供現時享有IEP的特殊需要學生的數字,實是令人費解。我們的理解,現時香港享有IEP的特殊教育需要學生只有約5%,與其他地區實是相差甚遠。政府文件拋出一份二○○○年的文獻,指強行推動IEP,會造成虛耗教師時間處理文件、虛耗社會資源。其實,引用一份十四年前的文獻,學術上參考作用實是不大;除去學術層面,我們當然也同意,如IEP流於形式化、文件化,並不會讓學生得益,在現有資源的不足、教師工作量大的情況下,我們也同意現時未有足夠條件讓所有學生享有IEP。但是,如果國際間對IEP的成效和好處是有目共睹,我們便應該以此為願景,就推動資源提供、教師培訓等政策下工夫,逐步落實相關政策,而不是如此否決政策願景。

    融合教育不但是安置學生、課程調適,融合教育的理念是以學生為本,尊重差異,推動平等教育機會的社會公義理想。如從人權和公義角度去看,我們必須捍衞弱勢學生在教育制度下的權利,消除歧視,並在整體教育政策中作出改變。平等不是相同,平等應是按學生的個別需要提供最適切的支援,讓學生享受教育、享受成長。

    立法會議員、工黨副主席 張超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