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人的通脹


    《明報》 05/07/2008

    暑假快到,我的4 年立法會議員任期也將步進尾聲。這4 年間,我一直擔任立法會轄下的福利事務委員會主席和副主席,可說是緊貼政府政策如何牽動對基層市民的生活,以及在不同經濟周期下基層市民的處境。

    社會福利承載弱勢社群的需要,確保社會上的每一個人,均有基本的生活保障,不會因一時的不幸無可依靠。然而,隨着經濟持續向好,我們卻見基層市民的生活反而越見困苦。

    首先,早於2003 年財赤仍然嚴重時,政府一刀切削減綜援達11.1%,長者和殘疾人士等無一幸免,直至近年財政盈餘幾近滿瀉,但政府始終不願將綜援金額回復至2003 年水平。換句話說,即使目前綜援仍會按社援物價指數調升,但兩、三個百分點的升幅,怎也補償不了當年的削幅。

    有說貧窮是會殺人的,而近月物價飆升,則肯定是加速貧窮化的幫兇。在這方面,我們的社會保障制度,發揮了些什麼作用?很可惜,我們只見綜援的調升幅度永遠落後於通脹,因為根據現行的調整機制,綜援金額只會按社援物價指數變動,在下一年度才獲調整。這就是說,綜援的受助人在高通脹時,手上的綜援金根本不足以應付日常開支。特別是近期食物價品急升,他們很多被迫節衣縮食,或只能以劣質食品果腹。

    在食物以外,私人房屋租金升幅驚人,但租金津貼的金額亦遠遠落後通脹,目前已有超過二萬二千個在私人房屋居住的綜援家庭,因租金超過津貼上限而需以標準金額補貼,連基本的生活水平也難維持,但政府仍無意檢討津貼金額。

    以上所說的,就是很多綜援家庭的生活寫照。目前領取綜援的,其實超過五成是長者,其餘的則為殘疾和單親人士等。但我們的綜援制度,明顯保障不了社會最弱勢的一群。

    當我們每天在街中的暗角,與正在拾荒的老人擦身而過,這正好是我們反思社會公義的時候。畢竟,社會對公義的覺醒,不能只靠議員對政府的日夜嘮叨,最需要的反而是每個你和我。

    張超雄立法會議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