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殘疾運動員不可追求卓越?


    《星島日報》24/05/2007

    北京成功申辦二○○八年奧運,香港經歷幾番波折,最後落實馬術項目協辦權。有人萬分期待這個歷史時刻,當然也有人對此不以為然。縱然如此,奧運難得在北京舉行,能夠爭取參賽資格,對大部分香港運動員而言,怎說也是別具意義。香港運動員參與在港舉辦的奧運馬術項目,不但關乎香港的面子,對香港的馬術運動發展,也有象徵性意義。

    體院訓練設施嚴重不足

    不過,能夠奪得馬術項目入場券的,全港、全國,甚至全亞洲暫時只有一人。他是殘疾的葉少康,而他參與的,是殘疾奧運會。

    能夠成為亞洲第一人,相信無人會質疑他是體壇精英中的精英。但事實卻是,殘疾馬術項目既非政府界定的精英項目,葉少康也非精英運動員,因而過去的生活、訓練,甚至參加國際賽的開銷,沒有得到政府半點資助。

    在香港,葉少康的遭遇並不罕見,因為殘疾運動員的地位無足輕重,殘疾奧運會從來不及健全人士奧運會矚目,即使載譽歸來,也只有少數大型祝捷活動。殘疾運動員代表香港參與大型國際賽事,制服規格「矮人一截」。在體育學院眾多的訓練設施中,只有劍擊和田徑兩項精英項目可供殘疾運動員使用,其餘項目的殘疾運動員則被逼分散接受訓練。而且,體院設施很多未能讓殘疾運動員暢達使用,殘疾人士泊車位缺乏,存放器材空間不足。

    健全運動員資助高四倍

    同樣是甲級精英運動員,殘疾跟健全運動員的待遇是天壤之別。現時健全的甲級精英運動員每月最高可獲一萬七千五百元資助,但殘疾的甲級精英運動員,每月平均資助額只有四千一百元,兩者相差逾四倍。政府最近建議增加資助額,但這個調整反而令兩者差距進一步平均擴大至五倍。而且,政府並無向殘疾精英運動員發放生活津貼,他們的生活津貼只是間接由展能精英運動員基金支付。

    微薄的資助金,令很多殘疾精英運動員不得不在訓練以外兼顧工作,賺取生活費。二十五歲的痙攣短跑能手蘇樺偉,人稱「神奇小子」,在奧運會獲獎無數,驕人成績甚至令他摘下傑青的榮譽。但光輝背後,他以僅萬餘元的資助金連工作收入,獨力支撐家庭開支。還有前奧運輪椅劍擊金牌得主馮英騏,因資助太少被逼提早退役。另一位奧運輪椅劍擊亞軍鍾定程,多年來為港隊鞠躬盡瘁,但近年身體漸差影響比賽成績,結果被無情削去所有資助,只能依靠綜援為生。他們為港爭光了付出血汗,換來的卻是人情冷暖。

    政府涉冒犯歧視殘疾

    政府認為健全運動員是追求卓越,但殘疾運動員只有復康需要,運動只是改善他們身體機能的途徑。資助額的差別,乃反映兩者為專心接受訓練所作犧牲的不同,例如健全運動員可能須放棄事業發展機會。這樣的辯解對殘疾運動員而言,是有明顯的冒犯和歧視。以葉少康為例,擁有兩個碩士學位的他,從前負責發展香港大學的民意調查電話中心,如今是在內地設置大型廠房的環保公司老闆。像葉少康一樣的殘疾精英運動員,工作能力與健全精英運動員無異,他們因運動訓練所作的犧牲,怎可斷定必然少於健全運動員?

    平等機會委員會的意見亦認為,殘疾與健全精英運動員無論在體育精神、個人投入程度、訓練需要,以至為香港帶來的榮譽等,並不存在必然差異。若給予兩者的資助金的目標均是讓他們專心投入訓練,則兩者的待遇不應有所區別。兩者參與的比賽形式不同,只是因應兩者體質差異作出的相應安排,情況猶如輪椅人士不能使用梯級,而須為他們另建斜道一樣。兩者資助金的巨大差距,足以令殘疾精英運動員難以獲得與健全精英運動員相同的競賽體驗,因此可能違反《殘疾歧視條例》

    猶記得殘疾運動員在去年多哈亞運取得佳績,劍擊項目更是港隊強中之強。隨着殘疾運動員的水平提高,政府有必要改變過往思維。畢竟追求卓越不再是殘疾運動員的奢想,而是切實可達的目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