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視貧富懸殊=共產主義?—答許家驊先生


    《明報》12/09/2007

    張超雄許家驊先生早前於本報發表「堅尼系數的迷思和刻意曲解」一文(8 月31 日),反駁筆者關於香港貧富懸殊差距劇化的系列文章。許先生的觀點,筆者不能苟同。

    筆者觀察到最低收入組別住戶的收入中位數在10 年間不增反減,而月入低於4000元的住戶更愈來愈多,許先生認為彼此「大小有別、地理局限有異、福利制度全然不同」,不能將香港和其他地方比較。

    首先,筆者認為以香港之富裕程度,低收入住戶愈來愈多,收入卻同時愈來愈少,這現象決不能接受。第二,香港有什麼特別差異,以致完全不能與其他社會作出比較,還待許先生說明。第三,許先生提到香港的福利制度跟其他地方不同,筆者正是促請社會重新審視這個制度。制度者,人為的設計。隨着社會發展,制度修正改善,配合社會各方面變化,是正常不過的事。我們對現存的制度,為什麼不能質疑、批判和修訂?

    許先生又認為,堅尼系數上升,是因為長者家庭和獨居老人數目增加, 「直接導致統計中月入4000 元以下家庭組別的數目增加」。統計處報告亦特別指出, 「每月住戶收入低於4000 元的長者戶顯著增加59.4%」。但實情是:家庭收入低於4000元的住戶總數由96 年的123,869 戶增加至06 年的205,515 戶,其中長者戶由61,900戶增至98,656 戶。換言之,這組別中的非長者住戶數目,在96 年是61,969 戶,在06 年則是106,859 戶。統計處所言不虛,這組別中的長者戶確實增長了59.4%,但奇怪的是,處方絕口不提組別中的非長者戶,同時增加了72%!

    低收入非長者戶大增

    事實上,這組別的長者戶比率有所減少,由96 年佔幾近50%,下降至06 年的48%。從另一角度看,這組別中的長者戶佔全香港總住戶數目的比率,確由96 年的3.3% 增加至06 年的4.4%,上升了1.1 個長者戶同期增幅更大,由佔全港總住戶數目的3.3%增至06 年的4.8%,上升了1.5個百分點。從這些數字看,任何人都不應將堅尼系數上升的主要原因,諉過於人口老化,而迴避其他導致貧富懸殊的因素。

    說到工作人口的收入差距,許先生同意筆者所舉數字表明「富者的確愈富」,但認為「貧者卻沒有變得愈貧」,因為香港在96 至06 年間,經歷18%的通縮,即使最低收入一群,實質收入和購買力也上升了。首先,筆者原文所舉的數字,是以固定市價計算,已照顧不同經濟周期實質購買力的變化。其次,筆者要強調,統計數據顯示高收入組別的收入大幅增長,但低收入組別的收入則只是微增甚至倒退;一成的在職人士, 分享整體職業收入的40%,另外六成在職人士則只佔整體職業收入的25.4%。收入差距如此巨大的現象,是不公義和需要糾正的。

    許先生問筆者是否要擁抱共產、社會主義。我的答覆是:但凡理性、促進社會公義的討論,筆者都擁抱。請不要把我標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