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欺「老」太甚的長者綜援


    政府收緊長者綜援申請年齡到六十五歲的措施繼續於社會鬧得熱烘烘,當中引發不少討論有關新措施背後的考量,以及對六十至六十四歲綜援申領人基本生活的實質影響。林鄭否認新措施與節省社會福利開支有關,並解釋措施只反映人口壽命延長、退休年齡上升等的社會現實。她更以自己年過六十歲,仍每天工作十多小時作例,認為與她年齡相近的人都同樣有能力繼續於就業市場打拼,硬將自己的情況和感受推展到基層「打工仔」身上。最終,林鄭不敵跨黨派議員和民間力量於議會內外的窮追猛打,才改口宣布為受影響年齡層的綜援受助人發放每月一千零六十元的「就業支援津貼」,試圖「補鑊」蒙混過關。

    標籤長者為「懶人」

    過去,我一直批評政府從沒有進行客觀及科學化的檢討,探討新措施的需要性和對該年齡層人士的影響。於近乎全民就業的環境下,失業綜援個案的比例維持低位,一七至一八年度,失業綜援個案只佔整體綜援個案百分之五點五,但於五十至五十九歲的綜援受助人年齡層中,雖然失業綜援個案未有下降趨勢,但於過去數年仍維持百分之十五至二十,比例明顯較其他年齡層高,可見即使在低失業率的情況下,接近六十歲年齡層的綜援受助人明顯競爭力較低,他們不少因為年長、身體勞損或健康狀況較差等問題,難以繼續從事基層體力勞動工作,未能被就業市場重新吸納,而當中他們大部分會於年滿六十歲後轉為領取長者綜援,將形成對長者綜援的剛性需求。然而,這群未能流動到就業市場的基層長者卻被政府貼上「懶人」的標籤,認為只要配合就業支援就定能「自力更生」。無奈的是,林鄭和官員卻從來沒有考慮民間疾苦,未有考慮這群年長基層人士的健康情況,未有就市場能夠為他們提供的就業機會作深入研究,便假設他們有能力於就業市場覓得工作。措施同時硬要長者作出「尋找工作申報」及「無能力工作申報」,直接對未能找到工作的長者形成負面標籤,更是對體弱長者的一種羞辱。

    就業支援津貼不能「補鑊」

    即使林鄭於備受社會壓力下,急忙推出一千零六十元「就業支援津貼」,強調新津貼補足的差額令六十至六十四歲人士的綜援標準金額提升至與長者綜援金額看齊,經已回應民間訴求,長者綜援內一系列特別津貼卻仍然失去蹤影,當中較為重要的包括長期個案補助金、社區生活津貼、租金按金津貼、牙科津貼等,相比長者綜援金額,新措施仍然令受影響的綜援受助人每年少收數千元津貼,直接剝削他們的基本生活需要。新津貼方案的提出明顯用以轉移視綫,亦為近日窮追猛打的建制派搭建了一個漂亮的下台階。

    當然,我們不能否定整體人均壽命及退休年齡上升的事實,然而我們亦無法將年紀愈大,就業機會愈少的趨勢逆轉,而現有的就業支援服務亦未能發揮大幅度改善中高年人士及長者就業情況的功效。就此,我絕不能接受林鄭單以「就業支援津貼」回應社會的訴求。

    我們的訴求非常簡單,政府必須即時撤回收緊長者綜援年齡限制的措施,亦需要同時推出針對提升中高年人士和銀髮就業市場的措施,鼓勵市場為長者提供更多就業機會,讓有能力亦有意公開就業的長者能夠找到工作。

    政府一日不撤回新措施,我們誓不罷休。我們將會於一月二十七日(星期日),下午兩時三十分發起遊行,由政府總部公民廣場步行到行政長官辦公室,繼續向特首施壓,到時見!

    張超雄

    工黨立法會議員

    資料來源:星島日報 2019-01-25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