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振英可以說甚麼?


    星島日報A18 | 每日雜誌 | 一家之言 | By 張超雄

    候任特首梁振英,被傳媒問及對李旺陽離奇死亡事件時,不斷重複他不會也不適宜對此事公開評論。至於為何不會及不適宜,梁振英沒有解釋。他只是說自己也有看法,不評論亦非避忌,反正他就是不評論了。

    李旺陽在「六四」事件後,被判入獄十三年,至○一年再被判顛覆國家政權罪囚禁十年,累計共被囚禁達二十二年,是因「六. 四」事件囚禁時間最長的政治犯,長期被虐待至失明及失聰。今年「六. 四」二十三周年前幾天,接受香港有線新聞台記者林建誠訪問,表示不後悔:「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為了國家早日進入民主社會,為了中國早日實現多黨制,我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
    訪問在一二年六月二日播出。根據維基百科:「六月四日李旺陽獲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頒發自由精神獎。六月六日,(妹妹)李旺玲收到大祥區人民醫院通知李旺陽自殺,當她趕到時,發現他伏屍窗邊,頸項綁着白繩,白繩則綁着窗口,但他的雙腳着地、手搭在窗上,而房間遺物仍維持原狀,他也沒有留下遺書。」
    一位「六四鐵漢」,因為對國家發展有堅持,卻飽受折磨。被剝奪自由二十二年,最後,竟然在「六. 四」事件二十三周年兩天後「被自殺」,連最寶貴的性命也被奪去。家人則被軟禁,與外界失去聯絡。李旺陽的屍體,被當局單方面解剖後迅速火化,毀屍滅迹之意圖也實在太明顯。

    如此無法無天的政治逼害,發生在香港破紀錄人數十八萬出席「六. 四」晚會,以及李旺陽接受香港電視台訪問後的數天,作為候任特首竟然不敢回應!

    其實梁振英大可如此說:「對於李旺陽死亡事件,我與很多香港人一樣深表關注。李旺陽先生看來是一位意志很堅強的人,但有報道指他自殺身亡,並發生在接受香港媒體訪問後數天,我們都希望當局能跟進事件,徹底查辦,交代真相。作為候任特首,在一國兩制下,我不能亦不會干預內地事務,但我會反映港人意願。亦希望大家對祖國有信心。」

    或者,梁振英可以這樣說:「李旺陽先生的死亡事件,引起不少香港人關注,我作為候任特首,是非常理解的,作為中國人,我們在香港對很多內地的事情都很關心,但在一國兩制下,我們不能干預內地事務,作為候任特首,我卻有責任表達及反映港人意願。因此,我會爭取機會,去反映大家對此事的關注。」

    又或者,梁振英也可以這樣說:「生命誠可貴,任何人失去了生命,我們都應清楚知道因由。李旺陽先生的死亡事件,受到不少香港人關注。這些關注,往往是出自愛祖國、希望祖國好的心。我作為候任特首,十分認同中國人關心中國事。在一國兩制的框架容許下,我會盡力向領導人反映香港人對此事的關注,亦希望香港人能夠尊重內地行政機關處理此事的空間。」

    中肯回應可展示承擔

    以上幾種的說法,相對中肯,大部分只是覆述事實,卻可顯示候任特首願意與港人同步,並展現其對港人訴求的承擔。作為香港的領導人,能夠代表港人發聲,亦是最基本的條件吧。

    梁振英是一個能言善辯的政治人物,他的政治技巧很高。當曾蔭權落區要動用大量警力時,梁振英可以拿着一本記事簿、一張摺凳走入群眾。在論壇上大談其個人承擔,對手唐英年的辯才,未能望其項背。可是我們這位候任特首,面對國家大是大非的問題時卻突然窩囊起來,十一次不回應。我們當然不會期望他會為李旺陽之死表示憤慨,更沒有期望他建議「平反六四」。但希望他說句像人話的要求,在二十一世紀的香港,總不算太過分吧!

    為甚麼梁振英連上述的其中一段說話也說不出來。我相信,以梁振英的辯才,他可以變出一百種說法,不會開罪任何人,亦令港人聽得舒服。但他就是說不出。梁振英究竟是香港人的特首,還是早已變成中聯辦的下屬?

    張超雄,「正言匯社」社長、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