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其實很「怕醜」


    信報財經新聞
    P07 | 政情•房產 | 張超雄論張超雄 | By 張超雄 2006-10-04

      公民黨六名立法會議員中,身兼副主席的張超雄【圖】最為沉默內斂。作為議員、社工以及大學講師,面對群眾和傳媒理應揮灑自如,但連當事人自己也不得不笑着承認:「張超雄其實很『怕醜』!」

      二〇〇四年循社會福利界進身立法會,從大學教室走到議事廳,由面對學生和有需要人士,擴闊至面對市民和傳媒,急劇的轉變令張超雄喘不過氣來。雖然立法會的任期已經安然踏入第三個年頭,他坦言還未適應這種生活,「張超雄是一個『怕醜』和很靜的人,面對議會的工作,還需要一段時間去摸索。」

      他承認,內斂沉靜的性格與其身份格格不入,但人生並非所有事都盡如人意。以社工為終身職業的他,認為議員的工作與社工沒有兩樣,都是為這個社會解決問題,只是途徑不同而已,「社工是解決眼前的問題;而議員是解決社會根本制度的問題,更宏觀處理社會上的種種不公平。」

      張超雄坦言,公眾和傳媒固然需要摸索,但更難摸索的是與政府相處之道,「政府好像一道牆,總讓我碰得頭破血流,即使跟她講道理也沒有什麼用處。」最初獨立議員勢孤力弱,遂以為加入公民黨,冀通過壯大力量來爭取社會公義,但情況卻沒什麼好轉,相反,政府對他們的言論更不理會,「的確,我需要更多時間摸索與政府的相處模式。」

      自評議會工作只有七十分的張超雄,對久久未能完全掌握議會工作,未有充分利用議員的身份發揮應有的力量,感慨說「真的太多工作了,家庭、議會、學校、公民黨,還有其他NGO的工作,真的分身乏術,無法認認真真把工作一一做得妥當。」

      訪問當天,張超雄一口氣安排了九項工作,排得密密麻麻,連休息的時間和空間都欠奉。

      議員,其實沒有外界看得那麼「尊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