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忽然謙卑


    《星島日報》05/04/2007

    甚麼是政治精英?嚴分身分、重視權威,相信自己有過人能力,自覺高人一等,脫離群眾,卻總認為自己是最大公眾利益的捍衞者;不但對支持者笑意盈盈,還很會將異見者邊緣化,卻能同時維持開明政府的形象。不過,香港的所謂政治精英絕大部分可能是由政務主任系統出身的傳統官僚,他們強調執行能力,由殖民地時代由上而下封閉式的決策過程,過渡至一個要求問責和高透明度的新時代,只能表現一種低層次的政治技巧,時而表現開放親民,但當被抑壓的社會矛盾突然浮現,又會顯露權威的一面;他們只會從事低度政治風險的工作,目光只局限於眼前問題,沒有政治理念,避談發展遠景。

    我們的特首正是這種港式精英的表表者。在剛發表的《香港家信》中,他對自己多年以來的精英心態有一番體會。自喻為精英的他反省過去,認為精英的自信造成自滿,令他多年來與民眾脫節;面對市民質疑,也會憤憤不平,心裏掙扎為何市民不明他的一片苦心。直至經過兩年前的行政長官補選,才學會放下身段,但對於在競逐連任期間落區探訪吃閉門羹,以及發言超時被「叮」等,仍是會心裏難過。他承諾會修正這種精英思維,學會被人拒絕和接受批評。

    特首繼續親民還「 人情債」

    我確信特首筆下的「選舉後感」,真實反映了他一貫的管治心態。但這遲來的反省,到底流露多少真情,多少假意,恐怕只能特首自己心裏盤算。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未來經濟前景樂觀,在財政充裕的前提下,政府將不可能再問「錢從何來」,而是着眼於如何令政治分餅工程,能夠達至最大的政治利益。日後政府對親政府政黨的訴求,將會有更多回應,一方面這是為了清還競選時欠下的大筆「人情債」,另方面既可回應市民部分訴求,亦可塑造開明形象,為自己放下身段的承諾找到憑證。

    市民當然樂見政府主動回應社會需要,而維持這種親疏有別的策略,也的確可以紓緩部分社會壓力,達到短期的政治效果。不過,在特首政治計算下犧牲的,卻將會是社會的長遠利益。可以預期,為了避免觸碰既得利益,社會發展的結構性問題,只會繼續拖延下去。對於政策傾斜帶來的嚴重貧富懸殊,人口老化帶來嚴峻的社會挑戰,特首在未來五年將不會為我們帶來可見的遠景。

    縱然特首仍會維持競選前後的親民形象,但這畢竟仍只會是表面的公關技巧。就在特首宣讀其《香港家信》前一天,他才拒絕二十一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約見要求。政改方案這個根本影響本港有效管治的重要課題,即使憲制也賦予了立法會通過方案的明確角色,但特首對於這個本港最高民意機關四分之一議員要求會面,竟然可以不屑表現基本的尊重,實在難以令人信任特首日後可以放下身段。

    官員經常請食閉門羹

    還有他領導下的特區管治班子。即使過去筆者以社會福利界議員身分,聯同受政策影響人士就不同的民生議題,要求與直接對口的衞福局局長和社署署長只進行不公開的閉門會議,也是多番被拒;兩者就連民間團體舉辦的有關論壇,也斷然拒絕出席。特首又如何通過各級政策官員,了解民間疾苦?

    香港或許不需要政治精英,卻需要能夠代表全民利益的政治領導;不需要只會走精面的官僚,卻需要敢於為未來作出籌劃的特首。當自恃的政治精英突然變得謙卑,我相信大部分市民也不會過分期望打工心態的特首,能夠代入政治領導的角色,看待這個崇高使命。知而不足,還要知行合一。希望突然懊悔的特首,在親民騷背後可真正放下身段,聆聽不同階層訴求之餘,政策亦會以社會長遠利益為依歸。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