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超雄議員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


    2012年12月12日

    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

    張超雄議員:主席,我參選加入這個議會是希望能改善香港的民生。我希望擔當橋梁代表香港市民,尤其是一些弱勢社羣,在這個議會內替他們發聲,並在政策上協助政府糾正很多不公義、不民主,甚至是欺壓市民,幫助大財團的錯誤做法。

    可是,我們被這位特首的僭建風波纏繞着,阻擋着所有事情,我沒有辦法向前行,我們整個香港社會就在這裏卡着。兩天前,梁振英來到這裏,向我們說了這句金句:“記憶中,我沒有說過我沒有僭建”。這句說話已經說清楚他的問題所在–他沒有說過,是因為他刻意隱瞞。

    他說他自己在去年10月發現家中有個僭建的地下室,但他卻不讓別人知道,沒有根據一個產業測量師應有的知識、應有的程序通知政府。曾蔭權當時曾經表示,無論是他的問責官員、行政會議,以及所有的議員,都要立刻檢視自己的產業有沒有僭建。他在這個情況下發現家中有僭建物卻不說出來,而是立刻找人建了一道牆將之掩蔽。其後他參選特首,並公開指責唐英年,指他的僭建問題不單是僭建,更是公開向市民說謊,是誠信問題。換言之,他是指責唐英年故意隱瞞。

    誠然,唐英年是故意隱瞞,在傳媒不斷逐步“爆料”下,像“擠牙膏”般被迫逐步承認自己的錯失,還要示範何謂一個沒有承擔、沒有“腰骨”的男人。他把責任推卸給妻子的做法,被市民唾棄,梁振英接着便“上位”。他指控唐英年的事正正就是他自己做的事,所以他記得很清楚他沒有說過他沒有僭建。

    他當然沒有說過,他是刻意不說他沒有僭建。這句說話正是他對自己所犯錯誤最徹底的承認,我想他自己也估計不到。他沒有說過他沒有僭建,是因為他有心隱瞞。他就是這樣,即使自己也有做同樣的事還指控對方,他的誠信比唐英年更差。唐英年是差,死不認錯,以一個謊言掩飾另一個謊言。但是,他又如何呢?他自己在做同樣的事還指控別人,然後靠這樣“上位”,這個人的誠信到那裏去了?他的誠信比唐英年更差,他能成功當選是因為他比唐英年更奸。

    有一個這樣的特首,我們以後的路怎樣走下去呢?在過去差不多半年的時間,他都以有官司在身作推搪的理由。待官司完結了,他又說要請專業人士處理,專業來,專業去……其後,立法會邀請他出席答問大會,他擾攘了個多星期才應邀出席,卻表示問甚麼都行,其實是在左閃右避,攪小動作。

    他出席答問大會只是承認疏忽,就疏忽道歉。我們議員問他有沒有悔意、有沒有感到慚愧,他卻不回答,當作沒有這回事。沒有可能這樣的。在這件事上,我們全香港市民已經清楚看見這個特首在不斷說謊,靠說謊當選特首,當了特首後還繼續說謊。

    一個這樣的特首真的是“連累街坊”,他的管治團隊要不斷替他辯護,“林鄭”辯護了一會後也不知道走到那裏去了。現在我們請了曾局長出席,他的其他行政會議成員也要出來替他辯護。他已經親手埋葬了這個管治團隊剩餘的、僅有的管治威信,我們根本沒有可能再信任這個政府。

    有很多人說,始終都應該給予梁振英一個機會。我真的很想給他一個機會,我真的很想把整件事情當作沒有發生過,今天便着着實實地處理很多民生問題。我根本不喜歡在這裏糾纏下去,但我作為一位父親,我鄙視這個人,他教壞我們的孩子,公開靠說謊“上位”,然後繼續說謊。這樣的一個人,我怎樣對我的下一代說這就是我們的特首。

    身為香港市民,我以他為耻。這樣的特首,他怎樣能帶領香港走下去呢?身為議員,我有責任在今天投下不信任的一票,因為他沒有資格代表香港。如果我們不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我不知往後的路可以怎樣走下去。我很想把這件事放下,我很想我們不再討論這個議題,而是討論很多關於房屋、醫療、教育、社會福利等方面的問題。但是,梁振英沒有給予我們這個機會。他連承認他自己有過失、承認是故意隱瞞這件事情也不敢。承認了再向公眾道歉吧。我看過一本名為All I really need to know I learned in kindergarten 的書,是 Robert FULGHUM寫的。做錯事要認錯,並要從此改過,便可以重新出發。多謝代理主席。

    會議過程正式紀錄(中文版)
    http://www.legco.gov.hk/yr12-13/chinese/counmtg/hansard/cm1212-translate-c.pdf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