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超雄就《紓解貧窮》議案修正案發言


    張超雄就《紓解貧窮》議案修正案發言

    日 期: 2012年11月14日(三)
    時 間: 上午11時正
    地 點: 立法會綜合大樓會議廳

    議程:
    http://www.legco.gov.hk/yr12-13/chinese/counmtg/agenda/cm20121114.htm

    就修正案發言

    主席,首先多謝陳婉嫻議員提出這項議案,我亦當然支持馮檢基議員提出的修正案。不過,就馮檢基議員剛才的發言,我要在此作出一些澄清,因為馮議員剛才提到我們制訂貧窮線的定位,是個人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這是所謂50th percentile,我必須用英文,因為我不清楚percentile中文應怎樣翻譯。

    馮議員提到個人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即有四分之一人是貧窮的,其實這是一個很常見的謬誤,我們分不清甚麼是percent及percentile。在學理上,就這個定義,個人入息中位數的一半 (50th percentile)數值並非純粹是相對的,其實有一個絕對的意義。如果我們用這個定義來設立一條貧窮線,正如許多國家的做法一樣,是不等於永遠有四分之一人是貧窮的。其實,我們是可以滅貧的。這條線是一條絕對的線,我們可以有一些社會保障制度,將入息在這條線之下的所有人,提升到這條線以上。即使這條線不變,我們仍然可以滅貧,即是一個人也不跌落這條貧窮線以下,但這條線仍然符合我們現在所說的國際貧窮線的定義,就是個人入息中位數的一半。

    因此,我在這裏要解釋清楚,但事實上政府亦不太明白,他們也經常弄錯。政府星期一在福利事務委員會會議上提到綜援住戶的水平,說他們的入息等於25%收入以下的平均數。他們又是分不清甚麼是percentile,甚麼是percent。如果有機會,我要在這裏開一堂課講解一下,大家才會明白。其實,這條國際貧窮線是很有道理,並非純粹是相對性,而是有其絕對性,是可以作為一個指標,令我們的政策有成效,把所有人扶在貧窮線之上。

    不待多言,香港貧窮問題已極度嚴重。作為亞洲國際金融中心,多年來我們又說甚麼“紐倫港”,但過去10年,我們的貧窮率是環繞在16%至18%之間,涉及人口超過100萬人,這是很過分的。

    樂施會剛剛完成一項研究,以瞭解在職貧窮的情況,結果顯示十分之一的在職住戶是屬於貧窮,該研究正是採用了我剛才提到的國際貧窮線。社聯最近進行了一項“香港匱乏及社會排斥研究”,隨機抽樣訪問了千多名市民,發現18.3%的市民是處於匱乏狀態。甚麼是匱乏呢?你看看18.3%的住戶是怎樣的?其中有兩成的居所活動空間是要整天屈在床上;有超過三分之一在他們親友結婚時,是沒有能力負擔賀 禮的; 有六成家庭無法負擔他們小朋友的課外活動或課外補充練習;還有三分之二的匱乏家庭,在急病時要輪候街症,無法向私家醫生求診。我們想像不到當患上急病時因負擔不起百多、二百元的診金,不能到樓下的私家醫生診所求診而要輪候急症,境況會是如何。主席,我不知道你有否試過輪候急症,是動輒要輪候五、六小時,或七、八小時的,如果你有甚麼頭暈發熱,很不舒服而去輪候急症,我保證你會等待至病情更嚴重。還有八成多家庭,他們無法負擔定期檢查牙齒及接受牙科服務。

    所謂“紐倫港”,我們有接近兩成家庭是生活在這些情況之下,我們會否感到羞耻呢?我們辦了這麼多年,又說扶貧,又辦了一個扶貧委員會,曾蔭權上場後便急急解散了,現在梁振英上場又再召開,我們對扶貧委員會當然有所盼望。當我們討論長者生活津貼的時候,我們提出退休保障其實不是一項福利,退休保障應該是一項權利。當我們提出這些制度應該走向不設資產審查,走向社會保險的形式來提供這些保障的時候,我們發現政府一是顧左右而言他,一是左閃右避。

    社會保險制度有甚麼特別呢?各位,在3星期前,我在自己提出的議案中曾解釋過,我因為在美國工作超過10年,我是享有當地的退休保障。他們的制度英文簡稱是“OASDI”,“OA”是“Old Age”,即老人退休;S”是 “Survivors”, 即是遺屬,如果當事人過身,他的遺屬得到障;”D”是“Disability”,“I”是“Insurance”。這制度涵蓋一些基本人生經過的變化,這些變化足以令我們及我們親人跌入貧窮之中,就這些情況,用一個社會保險形式,即是說全民供款,然後全民受惠,只要你符合那個狀態。例如你是過了身,你的遺屬會得到保障;或是你傷殘,你與你的家人會得到保障;你退休也會得到保障。而這些變化,是任何人也有可能經歷的。

    正如我們今天的社會,在教育方面,我們認為任何人都應該有基本的教育;在醫療方面,沒有人應因為經濟的問題而得不到適切的醫療照顧;在房屋方面,所有人應該有一個合理的居住環境,這些是基本的人權。在一個先進社會,我們之所以說我們先進,之所以說我們文明,之所以說我們經濟發達,是因為我們能夠提供一個保障予所有人,並非哪一類人,而是所有人。

    這一種保障,今天有超過100個國家可以提供。但是,香港偏偏到今天,還在辯論應該如何資產審查,應該用甚麼形式保障這些基本的人權。我們為何會落後到這個地步?其實,社會保險形式最好的地方便是,所有人都可以參與。我們加入這個社會,我們作為香港人,這個身份便應得到這種保障。這是公民身份可享有的一項基本權利,這是現代政府與人民的關係,而不是單用原始森林式的資本主義、市場定律,你在這個市場中能生存,你便生存,生存不到便要靠憐憫、靠慈善,這是極之落後的概念。今天香港何解還要弄到這樣?

    扶貧委員會成立之後,我希望政府要訂立一些具體的指標。好幾年前,在再上一屆立法會的時候,我們有一個研究有關滅貧事宜小組委員會,小組委員會亦曾經到訪愛爾蘭、英國,考察當地的反貧窮策略及措施。在1997年,愛爾蘭政府已經訂立國家反貧窮的策略,他們很清楚要將貧窮人數由9%至15%這個比例,下降至5%至10%。到了2004年,他們已經達標。因此,在2004年,他們要求把指標降至5%以下。

    各位,我們不要再空口說白話,我們希望政府正視這個問題,由扶貧委員會制訂出具體的扶貧指標。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

    動議經修改後的修正案

    主席,我動議按照我經修改的修正案,進一步修正經馮檢基議員修正的陳婉嫻議員議案。

    主席,我的修正案會保留以社會保險形式,為市民提供退休、殘疾、死亡及失業保障的建議。各位同事,不用對我的建議感到擔心。社會保險形式的意思,較現時推行的一些綜援制度為佳,這並非純粹倚賴稅收,而是以供款形式,讓所有人都參與及受惠。如果以一種社會保險形式的方法來推行的話,現時很多綜援正在推行的工作,例如綜援有超過…..簡單一句,支持我這項進一步修正的修正案,並不會影響工商一些所謂很大的資源分配。所以,請大家放心,繼續支持下去便行了。(眾笑)多謝主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