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重振本地教育質素,停止教育盲目產業化”修正案發言


    張超雄議員:主席,首先我要申報,我在香港理工大學(“理大”)任教,歷時已有十多年。這項議案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正因為我在大學任教,而且曾代表教職員加入校董會,所以我能看到大學產業化、高等
    教育產業化的禍害。我目睹當一切都以做生意為目的,都以效率、賺錢為目標時,大學如何埋沒良心,大學高層如何喪失了大學的教育理想,大學如何走上一條歧途。我想在這裏和大家分享一下我過去十多
    年在香港的大學教學的經驗。

    大學本來是要培養年青的一輩。除了葉劉淑儀議員原議案中所說的德、智、體、羣、美之外,大學作為知識增長與產生之地,具有培養年青人的人格,為社會的未來培育一羣人才的使命,這些都是對大學的最基本要求。但是,在產業化的背景下,在大學營運越來越像是一盤生意的背景之下,大學已經不再談論這些東西。以我過去所見,大學所想的是如何不斷擴展市場,如何爭取一己的利益和利潤。簡單來說,以我在理大所見,大學高層所想的只是如何做好這一盤生意。

    2003年,審計署曾就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及其轄下八大院校的帳目作出審計,查看8所大學的管治、大學財務透明度及其整體安排如何,發現它們原來連基本要求也尚未能達到。例如在財務透明度方面,關連人士交易的資料等完全有欠清楚,此情況被揭露後,大學須依循一些新的標準,以便較能符合國際的要求。可是,在隨後數年的財務報告中,我和數位同事包括林本利開始從理大的年報
    發現,大學在那數年間不斷開設公司。大學的說法是要藉此把發展出來的技術和知識加以應用,但實際情況又如何?

    這些公司由大學高層同時擔任董事或行政人員,他們可藉此多領一份薪酬,有些公司甚至設有董事袍金。在公司所投放的資源中,我們分不清有多少屬公帑、有多少是大學循其他途徑得來,這當中當然
    也包括學費和捐款等。當公司出現盈餘時,公司董事,包括那些持雙重身份,同時亦是大學管治高層的人員又可分攤利益。於是,在5年內,關連人士的交易高達1.8億元。大學董事中不乏自設公司的人員,他們同時跟大學訂立合約,而合約金額動輒以億元計。但是,他們卻可以在完全有利益衝突的情況下,跟自己人做生意。

    這些都是報章已有報道的事情,甚至廉署已作出調查,提出檢控並罪名成立。主席,情況簡直就是烏煙瘴氣,而且不獨見於一所大學,很多大學都有這個問題。大學現在最着緊的是甚麼?就是如何多賺一
    點。

    試看研究院的情況,有同事曾提到現時的資助研究學位,有六、七成供國內學生而非本地學生修讀,為何如此?我可以簡單解釋一下這個現象,闡釋為何要讓這麼多國內學生來港修讀,導致所謂的國際
    化變成國內化,而主要的動機就是要吸引國內一些有權勢的人士。舉例而言,以我作為一名社工學系的教職員,我所看到的發展是在開辦碩士研究課程時,即使不是研究院課程而只是普通研究課程,都會設
    法籌款招待一些國內大學的教授甚至院長前來修讀。在完成課程後,這些在國內佔據重要位置的人士便成為我們的學生,將來我們進軍內地與這些大學合作發展國內課程時,便會無往不利。大學就是以這些
    公帑建立與國內的關係,打好關係之後便可面向祖國,發展國內市場,這是很聰明的商業手段。於是,寶貴的研究院資源便被用作讓大學“打關係”。

    大學本科這麼基本的東西,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甚麼?有很多年青人不能進入大學,只因我們死守了接近20年,堅持不增加大學學額。今年有萬多名學生考獲大學入學資格,但卻沒有大學學位,這
    並不打緊,大學不能印銀紙,但可以印證書,而印證書便等於印銀紙,於是大學便不斷開辦課程。現在大家看到的超額收生情況,可說是必然結果,而且還要盡量超收,這又有甚麼所謂,只是一門生意而已。有多少人想讀,不妨大開中門,甚至還要“鬥搶”,因為如不盡量收錄,便會被人搶去,而這些全都是錢。副學士便因此被弄致一塌糊塗。其他機構開辦,反應當然沒有這麼理想,但正式大學除有印發證
    書的權力之外,還有大學的頭銜。所以,香港大學的SPACE當然收生最多,最能賺錢,但其他院校亦不甘後人。此外,今年是“雙軌年”,於是連嶺南大學也受惠而盡量開辦課程。該校的超收情況簡直是離
    譜,在不夠課室、不夠老師,甚麼也不足夠的情況下仍繼續收生。為何會弄致如斯田地?

    主席,香港是所謂的二十一世紀國際城市,這簡直就是笑柄。整個大學教育就是一盤生意,還談甚麼理想、科研?我們一方面走向一個“戇居”的極端,仿效別人數算國際期刊,卻不注重本地研究工作。另一方面又容許大學只管做生意,這只是沒有意義、浪費公帑的做法。

    主席,今天這項議案辯論很有意思,我希望當局能徹底反省現在的高等教育路線。我在高等教育界待了十多年,深感痛心,所以認為一定要設立一些獨立機制以作監察,而教資會並不能發揮這個作用。此外,大學亦缺乏對少數族裔和殘疾人士的基本支援,完全沒有在收生方面給予協助,所以他們即使能進入大學,也會面對很大困難。甚麼“優配學額”,只是教資會在耍把戲。過去整個趨勢,由教資會的統
    領以至大學高層,全部均已變成生意人,而且活脫脫就是生意人,大學再這樣發展下去,只會走向末路。

    謹此陳辭。

    張超雄議員:主席,我動議修正葉劉淑儀議員的議案。

    張超雄議員動議的修正案如下:
    “在“前任行政長官”之前刪除“鑒於”;在“發展教育產業,”之後加上“發展私立大學和自資大專課程,將教育責任推給家庭和個人,”;在“辦學宗旨”之後加上“,更加重基層學生的承擔”;在“的素養,並”之後加上“通過視野、知識和技能的增長,充分培育和發展個人的潛能;彰顯和承傳社會基礎價值;培養擁有自由和獨立人格、關懷社羣和胸懷世界的未來公民;以及”;在“需求;”之後加上“(三)成立獨立監察機制監管學位、副學位的自資課程;(四)增加資助學士學額及資助銜接學士學額;(五)立即停止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優配學額’機制,讓院校自行決定學額安排;(六)改革教資會的組成,引入本地教職員及學生的民選代表;(七)協助殘障及少數族裔學生入讀高等院校,鼓勵各院校成立專責機制為他們提供適切支援;”;刪除原有的“(三)”,並以“(八)”代替;刪除原有的“(四)”,並以“(九)”代替;刪除原有的“(五)”,並以“(十)”代替;及在“經驗,”之後加上“增加研究經費,”。”

    主席:我現在向各位提出的待議議題是:張超雄議員就葉劉淑儀議員議案動議的修正案,予以通過。

    主席:我現在向各位提出上述待決議題,付諸表決。贊成的請舉手。
    (議員舉手)

    主席:反對的請舉手。
    (議員舉手)

    張宇人議員起立要求記名表決。

    主席:張宇人議員要求記名表決。表決鐘會響5分鐘。
    主席:現在開始表決。
    主席:請各位議員核對所作的表決。如果沒有問題,現在停止表決,顯示結果。

    功能團體:
    何俊仁議員、梁家騮議員、張國柱議員、莫乃光議員、梁繼昌議員、郭榮鏗議員及葉建源議員贊成。

    張宇人議員、林健鋒議員、梁君彥議員、黃定光議員、李慧琼議員、陳健波議員、葉國謙議員、何俊賢議員、易志明議員、張華峰議員及盧偉國議員反對。

    馬逢國議員、郭偉強議員、廖長江議員、潘兆平議員及鄧家彪議員棄權。

    地方選區:
    李卓人議員、湯家驊議員、何秀蘭議員、陳偉業議員、毛孟靜議員、范國威議員、陳志全議員、郭家麒議員、張超雄議員及黃碧雲議員贊成。

    陳鑑林議員、陳克勤議員、梁美芬議員、葉劉淑儀議員及蔣麗芸議員反對。

    王國興議員及謝偉俊議員棄權。

    主席曾鈺成議員沒有表決。

    主席宣布經由功能團體選舉產生的議員,有23人出席,7人贊成,11人反對,5人棄權;而經由分區直接選舉產生的議員,有18人出席,10人贊成,5人反對,2人棄權。由於議題未獲得兩部分在席議員分別以過半數贊成,他於是宣布修正案被否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