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彈劾特首梁振英」議案的發言


    2013年01月09日

    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三(九)條動議的議案

    張超雄議員:
    主席,今天是2013年首次立法會會議。我們要討論的,是彈劾特首梁振英。這件事並不光彩,既不是一件喜事,亦不是一件樂事。我在此感到不開心,我毫不享受作為聯合動議彈劾特首梁振英的其中一員。我認為我們白白浪費了寶貴的時間,因為本會需要處理一眾迫切的議題及重要的事項, 包括法律議題及政策措施。

    議會外,貧富懸殊;富安花園剛剛發生意外;天氣寒冷,眾多露宿者及長者瑟縮街頭;院舍內有很多殘疾人士及長者處身在惡劣的環境中;以及“劏房”內的新移民、單身婦女、少數族裔及基層市民在掙扎求存。然而, 本會卻在浪費時間, 討論特首應否下台。

    我絲毫不享受也不想繼續進行此事。儘管如此,我一定要盡我的責任, 因為我身為立法會議員及民意代表, 今天正面對特首嚴重瀆職,向議會說謊及誤導議會,並在公眾面前說謊,失去誠信。如果身為整個政府之首的特首亦毫無誠信可言的話,那麼社會應如何走下去呢? 所以, 我不得不成為今天聯合動議的議員之一。

    正如剛才多位同事(包括建制派的同事)所說, 這項議案的核心問題,是究竟特首有否說謊。我相信,如果向香港市民提出此問題,逾半數市民皆會認為他說謊, 而他說謊的證據亦確實相當確鑿。

    特首就其山頂物業所發出的聲明第46段指出, 他在2011年11月—對不起,應該是10月—已經發現,其4號物業地下低層所謂的“地下密室”是僭建物。在2011年10月時,他尚未正式宣布參選行政長官。那麼,他當時採取甚麼做法呢? 其聲明指出,他當時發現有關位置與圖則有偏差及不妥當之處, 以及擴建部分佔地約200平方呎,其後以磚牆來密封。

    梁振英是專業而資深的測量師, 他無理由不知道何謂僭建。此外,他亦無理由不知道他不可以自行築起磚牆,將他當時認為只有約200平方呎—後來發現原來是三百多平方呎—的僭建地下密室密封起來,便可當作沒有僭建。我相信,連小學生也理解他犯了錯,亦明白這項僭建物是結構性存在的,當然不可以予以封閉,便當作已解決問題,問題從此不存在。然而,特首卻竟然告訴大家,他便正是如此。

    其聲明正正顯示出, 他在宣布參選前早已知道自己有僭建的問題,只是他沒有使用“僭建”而是使用“擴建”一詞。有關的擴建部分確實與圖則有所偏差。這是甚麼意思呢? 主席,難道一位測量師不知道有關部分是僭建物嗎? 如果他知道的話,他其後在參選時—剛才有多位同事已提及,我不在此多言—卻正正以“僭建”甚至“誠信”作為議題,指責他的競爭對手唐英年,指他確實有僭建問題但卻加以隱瞞, 更指他被步步進迫後才被迫承認。

    梁振英當時是競爭者之一,試問他有甚麼誠信可言呢? 他明知道自己有僭建的地下密室,與唐英年的情況相同,分別可能只在於面積較小。他以磚牆來封閉該地下密室,便當作無事發生。然後,他指責唐英年有僭建地下室卻不肯予以承認, 沒有誠信可言。

    大家試想想,此人的品性和品格如何呢? 雖然梁振英自己有相同的問題,但他卻以此在全香港人面前指責競爭對手。縱使其對手將整件事情處理得非常拙劣, 以“真人Show”表演何謂“無承擔”、“無‘腰骨’”,當然被香港市民唾棄,但教大家意想不到的,是原來提出指責而成功當選的梁振英,較其對手更陰毒,技巧更拙劣。這種品格的特首,莫說誠信,連基本人格也沒有。縱然自己有相同的問題,但他竟然可以睜着眼睛而面不改容地指責對方,導致對方因誠信破產而一敗塗地, 自己則上台, 一副堂而皇之的模樣。這樣也行嗎?

    後來, 我們得悉原來屋宇署自去年6月起四度向梁振英發信, 要求他解釋其僭建物,但他卻不予理睬,其後更向我們表示,他已經開誠布公;他從不拒絕屋宇署多番要求巡查他的住宅;他對所有問題作出即時回應,沒有拖延;以及他將有關地點全部開放芸芸。不過,他卻絕口不提不曾回覆屋宇署的信件。雖然他後來被發現沒有回覆屋宇署的信件, 但他卻推說是因為官司正在進行中。

    不過, 我們在發展事務委員會(“事務委員會”)會議上質詢屋宇署署長在四度致函梁振英時,梁振英曾否作出回覆,指由於官司正在進行中,因此不方便回覆,屋宇署署長卻不敢說。這是甚麼意思呢? 我不清楚。不過, 梁振英很有可能沒有。

    梁振英謊話連篇,但他每次皆表示沒有說謊,又築起一幅磚牆來處理其僭建物,便當作無事發生。我在事務委員會會議上質詢屋宇署署長, 如果一個人……不是如果, 因為此人就在眼前, 他便是特首。特首曾公開向傳媒表示,他在該僭建地下室 — 他沒有用“僭建”一詞 — 在地下室加建了一幅磚牆作出處理,如此便沒有僭建。我當時質詢屋宇署署長:此舉是否符合法例呢? 梁振英自行加建磚牆來遮蓋僭建物,便當作沒有僭建,而且是已經作出處理,此舉是否符合法例呢?

    屋宇署署長的答覆為何呢? 他覺得可以有更妥善的解決方法,但他們一般不會接受這種方法。對於此舉是否合法,他也不敢下定論。屋宇署這個執法部門是如何執法的呢? 特首對全港市民清楚表示,他採取這種做法。不過,連作為執法部門的屋宇署也不敢向我們確認他的做法是否合法。如果梁振英繼續擔任特首, 便會拖累整個管治班子。特首有否犯法, 竟然沒有人有膽量下定論。

    主席,香港淪落至甚麼地步呢? 大家有需要容忍如此卑劣的人繼續當特首嗎? 沒錯, 特首的能力卓越, 我肯定在過去3屆的特首中,他的表達能力最高,而其語言“偽術”的造詣亦非常高。他是最懂得表達、最能夠走進羣眾,也是最得市民歡心的一位特首。我們是否需要一位政治技巧高超,但毫無誠信可言而品格低劣的特首呢? 我們是否希望香港如此短時間便與內地看齊,將品格束之高閣,甚至視貪污和腐敗皆無問題,最重要的是經濟發展,以及有“飯票”而非選票。我們是否要這樣呢?

    說謊有甚麼問題呢? 很多成年人均曾談戀愛,大家可能有伴侶或配偶。不過,如果你的伴侶或配偶不忠,你會有何感覺呢? 如果你的親友對你說, “不要緊, 他讓你溫飽, 給你居住地方。雖然他對你不忠, 但他可能只是逢場作戲, 不要緊的”, 你會怎樣看待你的伴侶或配偶呢? 對這名不忠的伴侶或配偶, 你會否只說一句︰ “不要緊, 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溫飽,加上我們現在已經結婚,還談甚麼理想呢?不用再追求了, 為下一代着想, 我便忍受一下吧! ”? 是否這樣呢?

    最糟糕的是,他至今甚至還不承認他“不忠”, 而大家亦不知道他何時會再次“不忠”,連他的話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也不知道。親友對你說道︰ “忍受一下吧! 沒有所謂的, 因為這個世界最重要的是實際。有調查發現,市民最關心的是房屋、醫療、教育。特首是否說謊、對你是否忠誠又有何相干呢? ‘不忠’也沒有問題。”大家可否這樣呢?如果你的伴侶不忠,你以後怎樣看待他呢? 你們怎樣相處下去呢? 你怎樣對他存有基本的尊重呢?

    我們是否繼續容許特區政府之首隨意在立法會說謊, 誤導議會呢? 大家是否認為,特首推出更多長者生活津貼、多興建公屋、多“派錢”便行呢? 我們是否希望社會變成這樣呢? 我們是否希望小朋友一如像國內的小朋友般,“我的志願”是長大後當官,因為當官原來可以貪污和斂財呢? 我們是否希望小朋友的志願是當特首,因為特首可以隨意說謊,人人皆奈他不何呢? 我們是否認為,因為他手握大權,又有“保皇黨”保駕護航, 所以凡事也可以苟且呢?

    有人認為, 他有否僭建, 是私德問題, 也是他個人物業的問題。不過,這是重點嗎? 主席,他連基本的品格和誠信也沒有,你叫我如何是好呢?

    “民無信不立”, 是孔子在《論語》中所說的。子貢當時問孔子如何才能把社會管治好。孔子回答說: “糧食充足, 軍備充足, 老百姓便信任統治者。”子貢問道:“在這3項中,可以放棄哪一項呢? ”孔子回答道:“可以放棄‘軍備’。”子貢再問道:“如果在餘下兩項中只能留下一項,可以放棄哪一項? ”孔子回答說:“可以放棄“糧食”,因為人人皆會死去,但如果老百姓連統治者也不信任,則國家便永遠不能再存在。”。

    雖然人人皆會死去, 但我們的一生是否只為了追求“食”和“衣”呢? 我們是否一如豬這種動物般,只為了生存呢? 香港社會是否淪落至此呢? 我們可以放棄基本的信任和誠信嗎? 失去誠信這項核心價值的香港還剩下甚麼呢?

    我謹此陳辭。

    會議過程正式紀錄(中 文 版)
    http://www.legco.gov.hk/yr12-13/chinese/counmtg/hansard/cm0109-translate-c.pdf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