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尊重


    9月15日 翳熱

    幾天沒更新網誌,想不到大家將得變得那麼「熱鬧」,部份回應者更以近乎脅迫的字眼,要我表態給答案。想不到選舉過後我仍然如此受「歡迎」,真是始料未及不及。有關那些問題,我會盡可能於另一篇網誌回答,現在,先來讓我繼續寫BLOG。

    上星期六,我第三次跑到新西謝票,今次的目的地是元朗和天水圍。較特別的是我在途中遇到一位在天水圍慘劇後認識的先生,一家幾口只靠他做外賣工的微薄收入糊口。差不多每天總有一餐,他們一家是靠在麵包舖垃圾桶拾來的賣不去麵包充饑的。當年我曾苦勸他領綜援,但他因為不想孩子沒臉見人而始終沒去。幾年來他的生活依舊,他的貧窮也依舊,唯一較好的改變是他的其中一個孩子已經完成學業出來打工,可以幫補家中經濟。忽然想起星期日看到的一個港台電視節目(好像叫‘我們的暑假’),故事中的孩子在玩‘大風吹’遊戲,其中一個忽然說‘大風吹,吹走家中有綜援紙的人’。一瞬間,在場所有小朋友全被‘吹’走了(因為全部都有綜援紙)。情境說來好像有趣,實際卻煞是悲涼。

    同日晚上,應競選經理的邀請,到他的家與十多位在選戰中一直幫我的學生REUNION。其實在今次的選舉工程中,這批學生的支持實在很重要,而最令我開心的是,透過參與我的工程,他們中不少都培育了一個‘公民社會夢’,說要在將來也參與我的社會運動。說來諷刺,我已經很久沒有在社工界遇過有一樣夢想和委身的社工和社工學生了。想來這不免與政府近年在社工界實施整筆過撥款,令社工們在生活都未有保障的情況下,一個一個從夢想中驚醒。

    到星期日中秋節正日,我先往參與香港肌腱協會的十周年慶祝活動(一個由肌肉萎縮症人士(一種令肢體逐步喪失活動能力的病)組成的互助組織),跟著便與家人一起慶中秋。說來我已經有很多年未能早早地與家人一起過這中國人的大節日,今年我還有額外的收獲,就是學會了一種博彩耍樂的遊戲(我想這是一種已失傳得遊戲,香港應該不會多於1000人會玩,不如大家猜猜看)。中秋佳節,人月兩圓,開開心心的感覺真好。

    然後在追月日,下午先去探望老父(他多年定居澳門,最近才決定定居香港),然後就去參與深水埗重建戶第三個中秋聚會。對於我的落選,他們固然是不開心的,但他們也鼓勵我說,現在的市建和保育工作,已經發展成為一個跨區域、跨階層的縱向議題。連我之前曾跟進的灣仔舊區重建戶(喜帖街),現在與這些深水埗居民都已經搭上了。因此即使他們來年已經再沒有場地可以在中秋聚會(因為他們的樓可能已經被拆了),他們的友誼和運動還是會繼續下去的。有人問我究竟他們要的是甚麼?是單純的金錢麼?但我之前已經說過,其實即使經過我的跟進,他們所得的實際利益仍是不多。只是我給他們的,是一份官員沒有給他們的尊重。或者大家有興趣可以上網找一下蘋果和明報之前就這班朋友的報導,你便會明白當政府要奪去他們的茶莊、車胎舖和花牌店等等時,應該多給他們一點金錢以外的尊重與安慰。

    與街坊道別後,我就趕到大欖涌出席公民黨與選舉義工的聚會,剛從日本回來的余若薇亦有出現。逗留的個多小時裡面,我一直沒有停過與人握手交談,人人都來安慰我和支持我,似乎大家對於我的落選都很在意。但作為當事人的我,其實很快已經恢復過來,除了對選戰中不公義的一些事仍然恨得牙關癢癢外,我的心思已差不多全投入到即將開展的社會運動中。直至現在為止,報名參與24.9.08集思會的人數已經有幾十人,真巴不得盡快見到他們,為我們的公民社會夢努力。

    幾天後再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