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審批傷津機制落後僵化  「看不見的殘障」屢遭忽視


    【本報訊】傷殘津貼是為嚴重殘疾人士而設,旨在減輕生活及醫療費的負擔。不過,受惠的主要是肢體殘障人士,多發性硬化症、腎病、柏金遜症等「看不見的殘障」屢被忽視。有腎病病人每天須洗肚四次,無法正常工作,醫生卻拒發殘疾證明書,「洗得肚嘅腎功能已經少過一成,無理由咁都唔算器官傷殘」。記者:袁樂婷

    戴泳廷2003年感染沙士,併發腎病,現時病情惡化至須每天用洗腎水自行洗肚四次,清理體內毒素。他指,每次洗肚最快也要半小時,且必須於清潔環境進行,否則隨時因腹腔感染喪命。如長期不能定時洗肚,則可能因毒素積聚而患尿毒症。他因此無法繼續經營書店,「試過死頂4個月,但腹腔經常發炎,得不償失,被迫放棄」。

    他指需要洗肚的腎病病人,腎功能一般已跌至10%以下。洗肚會令病人精神狀態差,體力及記憶力也會下降,很難繼續工作。不過,普遍醫生認為病人洗肚後可正常活動約六至七小時,並非完全失去工作能力,拒簽發殘疾證明書,現時並無病人純粹因患腎病而獲發傷津,「多數要有埋其他殘疾,例如肢體傷殘、精神病先肯批」。他批評社署和醫生均忽略腎病病人需要,促當局檢討及制定客觀標準,令腎病病人可申領傷殘津貼。

    建議設立三級制津貼

    患多發性硬化症的許金榜,2010年確診後曾住院三年,其間有領取傷殘津貼。去年出院後情況逐漸惡化,現時手腳麻痺、視力模糊和手震,傷津反而中斷,生活費和醫藥費全靠數萬元積蓄支撐。他曾試過到麥當勞做兼職,四天後便辭職,「企10分鐘都唔得,點做?」隨後試過做清潔工及文職也做不長。他無奈稱,「或者要等再嚴重啲,要坐輪椅先有機會(領傷津)」。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批評社署審批傷殘津貼的機制落後,且定義不清晰,只依賴醫生的主觀意見,「肢體傷殘比較易跟標準做事,但睇唔見嘅,好似腎病、柏金遜症,因為無客觀標準,判得好參差」。他指,即使傷殘人士仍能工作,也會因殘疾而需要額外開支,「要有制度提供保障,如果太嚴苛,佢哋好慘」。他建議社署設普通、嚴重及高度護理三級津貼,協助不同需要病人。

    資料來源:勞工及福利局

    撮要來源:
    Apple Daily A22 | 港聞 | 2013-01-24 審批傷津機制落後僵化  「看不見的殘障」屢遭忽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