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富裕中貧窮 實源自不公


    香港經濟日報 2013-10-02
    A34 | 國是港事 | 貧窮綫爭議 | By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工黨副主席(外務) 富裕中貧窮 實源自不公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官方貧窮綫,梁振英終於「劃時代」地制定下來。林鄭月娥說在貧窮綫下,貧窮情況「無所遁形」。

    對了,用國際經濟合作組織的貧窮定義,即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香港的貧窮住戶數目達54萬,即人口131萬,竟然佔了香港整體住戶近五分一(19.6%)!也就是說,每五個家庭便有一個貧窮家庭。經福利轉移後,即把綜援、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以及傷殘津貼等現金援助計算在內,貧窮住戶仍達40萬,佔整體住戶一成半(15.2%)。

    「滅貧非目標」 如未戰先降

    五分之一住戶貧窮是正常?20個世界最先進國家(OECD-20)的平均貧窮率是11%(註),其中丹麥及捷克只有6%,與香港接近的是經濟較落後的墨西哥和土耳其,連智利都比香港好一點(18%)。作為世界級的大都會,香港的經濟表現卓越,可說是全球最富裕的城市之一,怎可能有如此嚴重的貧窮問題?

    定出貧窮綫,知道問題嚴重,政治領袖最順理成章的做法,當然是制定滅貧目標,並訂立時間表,在任內減少相當比例的貧窮人口。像愛爾蘭,在2000年定下10年內將貧窮人口減半,結果3年便達標,現在的目標是在2020年內將貧窮率減至2%。
    可是,梁振英在他主持的扶貧高峰會上竟然宣布:「滅貧並不可能,也不應成為政策目標。」這不正是未戰先降的做法嗎?究竟特首要向香港人展現他扶貧的決心,還是要安慰商界,讓財團知道政府的扶貧不會太認真,更不會導致加稅。

    在貧窮綫下的人口面貌為何?原來超過一半的貧窮住戶,家中至少有一人工作,而且八成多是做全職工作的。證明這些家庭不是不願意工作,而是工資太低,全職工作的入息也不足以養家。

    領導人說,就業是解決貧窮之道。這樣,是否應該檢討最低工資,而且要每年一檢,讓基層打工仔女可以通過努力工作養家。
    此外,數字還顯示,在福利轉移後的40萬貧窮家庭中,竟然有四分之一(即10萬)是綜援戶,對於二人至五人的綜援家庭,貧窮綫比他們得到的援助金水平還要高。綜援本來就是要幫助貧窮人士的,何以10萬戶綜援人士(即近4成的整體綜援戶)仍然生活在貧窮之中?我們是否要檢討綜援的援助水平?

    出現貧窮綫高於綜援金的現象,究竟是綜援金太低,還是貧窮綫太高?要解答則必須釐定基本生活需要,亦即民間一直倡議的基本生活保障綫。
    是綜援金太低 抑貧窮綫太高?

    有人認為,定了貧窮綫,就必然引致社會福利氾濫,福利愈好,人就愈懶,最後會令香港沉淪。事實上,自當年林鄭做社會福利署署長至今,經濟改善了、失業率下降了,因失業而領取綜援的數目和比例不斷下降,現在佔整體綜援個案不足一成。今次貧窮綫的分析顯示,不到四成(38.2%)的失業貧窮戶有申領綜援。至於在職的貧窮戶,有申領綜援的更少至不足一成(8.4%)。這些事實都在在顯示香港人的自力更生精神,我們要防範的,不是市民對福利的依賴。剛好相反,我們要改善的是工作的環境和待遇,我們要對付的是失衡的地產和樓價,以及大財團的壟斷和巧取豪奪,使絕大部分的經濟發展成果被財團獨享。

    最後,我們無論怎樣努力、經濟如何發展,到頭來仍有這樣多人要生活在貧窮中。富裕中的貧窮,是源於不公平和不公義。

    註:OECD(2013),Crisis squeezes income and puts pressure on inequality and povert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