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暴罪成照做社工 受虐妻:註冊局冷待我指控


    現年25歲的陳小姐,前年11月下嫁一資深社工,但蜜月期只有不足兩個月,便深陷家暴的死亡陰影下。陳小姐憶述,去年1月初與丈夫因家務問題起爭執,數日後一個清早,丈夫發難緊握其手臂「狂搖」,再拉她入廚房拿起菜刀喊:「大家攬住一齊死」,然後將她拖入房瘋狂掌摑逾30巴掌,又用膝壓其背,手緊箍其頸至幾乎窒息才罷手。

    以社工身份誣蔑妻精神有問題兩日後,陳小姐提及手臂瘀傷,丈夫隨即再發難,她躲進房間,尾隨的丈夫將整度門推倒,並將櫃上所有東西掃跌,然後離開報警,並向到場警員聲稱自己是專業社工,已評估妻子有精神問題但拒就醫,令其生命受威脅,最後陳小姐要靠身上纍纍傷痕證清白,這名家暴社工亦刑事恐嚇罪成,兩人現正分居。

    經歷家暴的死亡恐懼,陳小姐患創傷後壓力症,暴瘦30磅,精神科醫生處方13粒安眠藥,亦不入眠。身為幼稚園教師,每日照顧弱小的幼童,陳小姐驚覺使用暴力對待自己的丈夫,每日照顧的弱能學童更弱小,更不懂保護和表達自己,亦猛然想起丈夫曾談及工作期間弱能學童受虐事件,憂慮丈夫成為弱能學童身邊的計時炸彈,故先後知會丈夫工作的機構及學校,但不獲理會,才向社工註冊局舉報。

    向註冊局舉報是陳小姐另一噩夢開始。

    她指,註冊局要求她在聆訊中接受丈夫盤問,否則或不受理案件。她質疑為何已有法庭及警方文件作證明,仍要她面對施虐丈夫盤問,而非接受註冊局聆訊小組的提問,令她再次面對恐懼。她又認為,註冊局只給予一個聆訊日期,她不能出席便作罷,是對投訴人不友善及冷漠。

    暴力社工或危害受助人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認為,若社工有暴力傾向,對保護不到自己的受助者很危險。

    他批評,社工註冊局對投訴人並不友善,程序令申訴人困難重重,效果是令投訴人放棄,削弱註冊局的把關功能。他亦批評,註冊局要投訴人接受施虐者盤問,再次經歷創傷,又未有為投訴人安排保護措施,例如容許親友陪同、與施虐者前後卻離開及安排視像盤問等。

    浸大社工系講師邵家臻不評論註冊局投訴程序是否留難投訴人,但指社工註冊局與其他行業的註冊局一樣,「好保衛專業,好多宗投訴,告得入往往只得幾宗」。社工註冊局在截稿前未有回覆。

    撮要來源:
    am730 2013-07-25 家暴罪成照做社工 受虐妻:註冊局冷待我指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