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威脅綜援封頂建涼薄社會?


    《明報》16/11/2002

    社署署長林鄭月娥在立法會上,被眾多議員、團體、基層人士及學者批評及質疑其削減綜援之理據後,竟威嚇若不同意削綜援,便有可能要採取更激烈措施,包括將綜援開支封頂、設領取綜援最高期限為三年及收緊居港滿一年可領綜援之規定。

    署長採用如此強硬和威脅性態度,去處理一個如此敏感和影響眾多家庭生計的政策,實在令人遺憾。不知道署長是出於一時晦氣,還是對有關「更激烈的措施」已作詳細考慮。要知此等政策變動並非一些操作上的微調,而是對香港社會保障制度一個根本性的改革,亦會對綜援作為一個社會安全網的基本概念徹底打破。

    財源緊絀讓弱者墮深淵?

    董建華在其第一份施政報告說:「我們對弱者的態度,反映了我們這個社會的道德素養。特區政府會致力改善長者和殘疾人士的生活,協助新來港定居人士融入社會,以及改善醫療護理服務。」第二任的董建華特區政府,要怎樣反映他們的道德素養?

    綜援是社會為「弱者」而設的一張安全網,這些弱者並非他人,而是你和我。因為任何人都會有「軟弱」的時候,例如年老、患病、傷殘、失業、失去家庭經濟支柱等。在經濟落後的地區,遇上這些情况時,只能慨嘆自己不幸,但當經濟發展到一定富裕程度時,社會會達至一個共識,認為應該為所有市民提供一個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即使任何人由於不同原因會變成「軟弱」,但社會仍有能力及應該維持他的基本尊嚴和生存的權利。只要市民有需要,政府就會承擔。這亦是現代社會國家與公民之間的一種社會契約。

    可是,若為綜援設上限或限制領取年期,便會破壞了這個社會契約,亦將本來以市民需要作為優先考慮的社會安全網,變成一個以財政限制為基礎,穿了洞的生存網。當財源緊絀時,這張網的洞便會變大,使那些被市場淘汰出來的「弱者」墮入深淵。

    有人指出,署長所說的更激烈措施,在外國亦有實施,為什麼香港不能照樣推行?問題是,外國有很多張安全網,例如老人根本不用領取綜援,因為他們有全民退休保障;失業則有失業保險;傷殘人士亦有傷殘保險照顧。此外,還有各方面的勞工保障,例如最低工資、工時限制及集體談判權等。所以市民不會一下子跌進公共援助網。可是,綜援是香港唯一的安全網,若要在這網上開洞,市民便會失去最基本的保障。

    但有人仍會問,香港能否承擔得起繼續上升的綜援開支?政府放在綜援、高齡津貼及傷殘津貼等現金援助,是否太高?相對於其他與香港人均本地總產值相若的先進國家,我們在這方面的開支是否太闊綽?

    外國容許封頂因有多張安全網

    香港現時在有關社會援助的開支,其實非常低,只佔GDP的1.72%,相對一些福利較好的國家,如英國(佔GDP的15.66%)和紐西蘭(12.26%),香港的社援開支只及其十分一左右。本地生產總值是香港產生的財富,香港人均本地生產總值直迫世界最發達國家,證明香港整體仍非常富有,只是我們的財富分佈十分不均。而香港的社會援助開支,亦未能如其他國家,發揮較大的再分配作用。

    董建華政府號稱要把香港建立為一個亞洲國際大都會,又要建設一個關懷的社會。現在經濟不景,窮人數目增多,政府在財赤壓力下,竟然威脅要破壞市民唯一的安全網,究竟政府是要推動一個互助共融的現代社會,還是一個涼薄無情的原始森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