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單親家長逼入牆角


    《星島日報》16/08/2007

    婚姻破裂的單親母親,帶着兩名剛進中學的子女,日做三小時清潔工,賺取每月千餘元收入,日間穿梭學校與工作地點之間,夜晚忙着打掃、洗熨、煮飯之餘,還得抽空與子女談談學校生活,關心他們的學習進度,生怕相處時間少了,他們會像前夫一樣離她而去。

    近年社會家庭結構日益脆弱,單親家庭不斷上升。由於單親家庭大多由婦女組成,除非婦女本身有獨立經濟能力,家庭支援足以讓她外出工作,否則婦女頓時失去經濟支柱,容易陷入貧窮,因而全港約六萬個的單親家庭,逾半需要申領綜援。

    政府眼看單親綜援個案增加,想出要強逼他們外出工作,否則扣減他們每月二百三十元的單親補助金,這就是欣曉計畫。從前政府只會在單親家長的子女踏入十五歲以後,才會要求他們參與自力更生計畫,外出工作。後來政府推出欣葵計畫,為十二歲以上子女的單親家長提供職業培訓,協助他們克服就業障礙,但計畫只屬自願參與。及後政府以計畫效果良好為由,不但強制單親家長尋找工作時數不少於每月三十二小時及月薪不少於一千四百三十元的工作,而且將子女年齡要求降至六歲。欣曉計畫推出前夕,反對聲音不斷,政府最後撤回計畫中最低月薪規定,以及將子女年齡要求回復至十二歲。

    適合單親家長工種不多

    直至最近,政府委託港大進行的檢討發表結果。在萬多名被納入計畫的單親綜援家長中,共七千八百八十六人參加了計畫,當中二千二百一十五人成功找到工作,一千七百五十八人由單親綜援轉為領取低收入綜援,一百五十八人完全脫離了綜援網。報告認為計畫成效顯著,建議將子女年齡要求再一次降至六歲,罰款則由二百三十元大幅增至八百元。至於工作時數的規定,六至十一歲子女的家長每月需工作不少於六十小時,而十二至十四歲子女的家長則需每月工作八十至一百小時。

    不過,檢討結果在肯定單親家長外出工作只對親子關係構成輕微影響的同時,我們難以理解報告這樣的結論,何以得出對單親家長增加罰則的建議。即使單從參與計畫者成功就業的人數來看,成功率只有二成八,效果其實並不十分理想。而且在這班少數的幸運兒中,從事兼職的人月薪平均只有一千六百元,全職的平均也不過四千四百元。可見市場能夠配合單親家長照顧子女的工種本來便不多,政府將大批缺乏競爭力的單親家長推向勞動市場,工資只會每下愈況,令他們生活於在職貧窮中。這便解釋了為何計畫只能協助區區一百五十八人脫離綜援網,而能夠脫離綜援網的又是否已經脫離貧窮,令人疑惑。

    報告雖然強調七千多人參加了計畫,但報告同時避而不談的,是為何即使面臨扣減綜援金,仍有五千多人不願參與。這是扣減金額不夠多?還是這些單親家長根本無法放下照顧子女的負擔?政府是否認為共一千二百五十個的全資託兒名額,足以應付全港超過六萬名單親家長的需要?在報告中沒有參加欣曉計畫的受訪單親家長中,高達百分之六十九點三表示需要照顧家人,另外百分之二十二點七則由於身體不佳。竟然就是由於這些原因,令他們面臨政府的懲罰。政府顯然是將倫理責任,錯誤地置於公民責任的對立面。

    不能假設統統大食懶

    縱然就業和培訓的確能夠發揮正面作用,但單親家庭問題複雜,可能涉及中港婚姻、家庭暴力和老夫少妻等,政府總不能假設單親家長統統大食懶,不用「大棒」不願工作。近年政府對單親家庭支援減少,五間單親中心全部關閉,同時對他們的要求卻不斷增加,強人所難。

    其實事情關鍵不在子女年齡限制是六歲還是十二歲,因為只要支援服務充足,即使子女年齡較小,單親家長也能外出工作,但政府必須放棄的是盲目將單親家長推向市場。在英國,單親家長甚至可接受正規教育,最終躋身大學,這是承認家長參與社會的積極態度。我們願意讓單親家長以更正面方法投入社會,選擇就業、就學或參與義務工作,還是讓他們繼續留在後巷洗碗洗碟,被逼在生活和孩子之間作出抉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