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劫貧濟貧 打散綜援兼封頂


    《明報》21/12/2002

    據《明報》12月9日報道,政府消息人士稱,近年極力主張要把社會服務綜合化的社會福利署,竟然提出將綜援分拆打散,實在令人感到奇怪。綜援前稱公共援助,領取者絕大部分是老人和殘病人士。雖然他們可同時領取傷殘津貼和高齡津貼(即生果金),卻要向社署另外申請,費時失事。於是政府在93年改革公援,將有關津貼連同公援綜合起來,一次過發放予有需要人士,所以易名為綜援。

    一站式服務提高質素

    這種一站式、全面性之服務概念,不但可節省不必要的行政費,理論上更可提高服務質素,免除受助者四處奔波之苦。政府亦以這邏輯,要求各類社會服務走綜合化路線。例如在老人服務、青少年服務及家庭服務等,都進行了規模不小的合併重組,把服務綜合化,要求各受資助機構在地區上提供全面及包底式的服務。在資源上則以一筆過撥款形式,為政府資助金額設上限。表面上增加靈活性,實際上是控制和削減資源。

    想不到同樣是為了控制開支,政府卻可以把這個綜合的邏輯反轉過來,放風要把綜援打散。日前社署署長透露,預算明年綜援開支雖會達185億,但基於財赤,將會把綜援開支凍結在160億水平。署長一方面否認為綜援封頂,同時卻要凍結有關開支,實難自圓其說。

    至於凍結開支的方法,署長說會在社署「自己的管理系統中作理性安排」。除了提出要一刀切削減綜援金11.1%外,將綜援金包括的房屋、醫療及子女教育開支等分拆處理,是否「理性安排」之一呢?

    反對製造麻煩關卡

    首先要說明,我並不反對將綜援分拆,我反對的,是刻意把綜援及其他服務的申請程序,倒退十年,特意給受助人製造更多麻煩和關卡,以收阻嚇之用。事實上,我在97年中央政策組一個有關綜援的研討會上,曾提議應該把房屋開支分開處理,有關支出應交予房署及房委會承擔。當時樓價及租金昂貴,租金津貼佔綜援開支達20%。現在租金已下調,但相信仍佔綜援開支15%左右。若能將醫療及子女教育開支分拆給其他有關部門承擔,綜援的開支必可大減。

    但減低綜援開支並非分拆的主因。因為分拆後最終仍是由公帑去承擔,並沒有解決問題。分拆的原因,是要把房屋、教育及醫療的保障提供給領綜援以外的窮人,好讓他們在不領綜援下仍得到這些基本保障,避免他們跌進綜援網。對於領取綜援但有工作能力的人士來說,這個措施則可增加他們脫離綜援的機會。因為他們不會害怕,一旦脫離綜援便會喪失所有的保障。在這個極不穩定的勞動市場,綜援人士找到的工作,往往是短暫和低工資的,這措施有助增加他們的安全感,讓他們有一個過渡期,可以更放心地脫離綜援網。

    上述的福利措施,在外國實施已久,亦被認為是幫助窮人脫離公共援肋之有效方法。

    減綜援開支非分拆主因

    當然,我們假設分拆後的醫療、房屋及教育津貼,要比現時申領綜援的資格較寬鬆。例如醫療費用豁免的入息上限,可能要調高至綜援水平的1.5倍。這種分拆綜援的措施,短期內不會減少公共開支,反而會增加有關的支出。因為合乎申請此等津貼的個人及家庭數目必然增加,但長遠來說,這樣的安排卻可減少領綜援金的需要,亦讓不少有需要但沒有領取綜援的人士,得到一些基本援助。

    可是,在解決財赤的大前提下,恐怕政府沒有這種長遠眼光。分拆綜援和凍結綜援開支,相信只在於產生一些阻嚇作用,並將在生活邊沿掙扎的貧窮家庭,口袋裏的少許援助,再分薄一點,以應付更多人的需要。這種劫貧濟貧的政策,是董建華說一個關懷社會的反照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