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月二日 – 我不做犬懦!


    八月二日  攝氏三十四度?!

    今天一早去了將軍澳坑口叫咪和派單張,最近因為要奔走於不同的街站,多了機會在早上搭公共交通公具,然後我留意到原來在早上六、七時的地鐵上,出現的大多是四十歲以上、看起來是從事體力勞動的男性,想來他們這麼早出門應該是因為要去很遠的地方開工,或可能因為要節省交通費而採取了較迂迴的上班路線。其實香港的交通費真的貴得驚人,雖然我們的地方不大去那兒的途程都不算遠(相較外國而言),但我們要付出的交通費卻是不合理地高,基層市民若要省交通費便要計算各項優惠和路線組合後,用自己的睡眠時間來換取較低的車資支出。想來今天接下我的單張的大多是較早出門的一批朋友(單在七至八時已派了一千張),可能就是因為他們處身基層渴望有政治人物為他們的困境帶來改變。

    下午我跟幾位分別患自閉、聽障和學障的小朋友和他們的家長見面,討論現時融合教育的問題和需要改善的地方,我的得獎攝影師朋友就義務為我攝錄了會面的過程上載互聯網。傾談中那自閉症孩子的家長提到他兒子的學校本來很著重融合教育和多元智能發展,令一般和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都有所裨益,可惜今年換了一位一心要將學校帶上第一組別的校長(其實原本每年都有三成學生可以升上第一組別中學),在她的改革和「迫害」之下很多特殊學習需要孩子的家長被迫要為孩子轉校,而部份家長和老師向教局投訴也迅即被消音和滅聲。有時真不明白究竟什麼人可以做得出如此的壞事?難道我們的屁股真的可以決定我們的腦袋和人格?當大權在握有政治任務在身時,我們就可以為一已的私利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晚上回家,再為連日來準備的選舉報作定稿,其中我就寫了這麼兩句:「我不會因為金錢和地位而放棄發聲」和「莫以善小而不為」,過去我就曾挑戰和批評僱用我的理大管理層,到現在我仍然沒有被迫走仍在那兒任教,當然我要當個什麼教授恐怕是不可能的了,但我說真話做真事,正是「行無愧作心常坦」。我張超雄,絕不會當個犬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