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訂“優化失業綜援”議案


    經張超雄議員修正的議案

    鑒於本港沒有立法禁止年齡歧視,學歷偏低的中、老年人尋找工作極之困難,當中部分需要申請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本會促請政府盡快採取有效措施,包括重振勞動密集的工業、人本服務、農業及其他行業,讓經濟有多元化發展;增加培訓機會,建立各行業的晉陞階梯,製造更多工作機會,推動家庭友善工作環境;以及優化失業綜援制度,放寬入息豁免機制,以鼓勵就業,推動有能力者自力更生,並採取措施杜絕濫用失業綜援,以便集中資源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士。

    註: 張超雄議員的修正案以粗斜字體標示

    發言內容:

    張超雄議員:對於自由黨提出“優化失業綜援”的議案,其實我的感覺是遺憾,感到不舒服。田北俊議員剛才說我沒有反對,甚至他說我贊成他的原議案,我想是因為他看到我的修正案,對他原議案一個字也沒有修改。沒錯,他原議案本身的內容,例如要“推動有能力者自力更生,杜絕濫用失業綜援”,其實是必然的道理,我沒有理由反對。

    但是,我們提出議案時,要明白對社會的影響。在立法會提出一項議案,我們相信是一個社會關注,影響重大的議題。而我們現時將失業綜援一事,將當中的一小部分人有可能濫用,或你認為他可以工作但他沒有,而將此事放大,這種做法我是絕不認同的。如果我們假設所有人都是懶惰,給他們福利,他們便寧願要福利而不工作,這種看法實在很負面,為甚麼我們要這樣假設呢?為甚麼我們要這樣標籤一些人,只要他正在申請福利,我們便說他有問題?

    試想一下,香港的貧窮問題是嚴重的。就多個民間團體,社聯是一個大家都覺得值得尊重的團體。社聯用國際貧窮線來量度,發現多年來我們的貧窮情況是嚴重的。我們有17%、18%的人口是屬於貧窮線以下,這是一個驚人的比例,任何一個先進的城市,沒有理由有接近兩成人口是屬於貧窮。對於貧窮問題,我們應否做些事?應否幫助貧窮的人呢?如何幫助呢?最直接的,我們一直以來,當然是提供服務,提供實物,例如房屋、醫療和教育,但他們要生活,所以最直接的便是給予現金,綜援正由此而來。

    為甚麼市民會窮呢?看看綜援中的分類便知道哪些人窮,為甚麼窮。老人家、傷殘人士、長期病患者、單親和失業,來來去去,主要是這幾類人。看看現時這安全網當中有甚麼人,究竟這5類人的比例如何,發現老人家佔現時的綜援個案57%,傷殘人士和長期病患者連同老弱共有73%,即是在安全網中,現時用公帑支付現金援助予香港窮人,其中有73%人是老弱傷殘。餘下還有11.5%的人是單親,即是他們最年輕的子女是15歲以下,我們普遍認為如果他們是單親,有照顧子女的責任,所以如果他們貧窮,我們要援助他們。再看看餘下的
    失業綜援是8.9%,不足一成。

    如果說這一成的綜援人士領取綜援很久,這是一個社會大問題,我覺得這說法有點誇張。如果你不相信我,說問題是嚴重的,可詢問公眾,進行調查很抱歉,公眾的印象未必是真確的。2007年和2009年,樂施會也曾委託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進行研究,2009年的研究我有份參與,我和鍾劍華訪問了過千位市民,隨機抽樣,我們發現五成多接近六成市民以為領取綜援的是甚麼人呢?他們以為大部分是失業人士,但我剛才說了,其實是不足一成。他們以為大部分是失業人士,接近六成市民認為領取綜援的大部分是新移民,但其實我們多年前已實施一項要求居住7年才可申請綜援的規定。所以,能夠領取綜援的新移民,其實都是酌情個案,據我理解,當中佔4%以下。所以,可見公眾的印象跟實情可以相距甚遠。

    可是,自由黨拿着公眾調查,又找出一些數字,說2004年和2005年以至今天的失業率,下降了百分之四十多。然而,失業綜援個案在整體綜援個案中的下降比例是沒有那麼快,所以,你便覺得會否是市民越來越依賴綜援,造成綜援養懶人等情況。請自由黨找一些較好的研究助理,你說的失業綜援佔整體綜援個案的比例,是會受其他個案的增減所影響,如果老人家多了,那麼失業綜援的比例便會下降,這未必直接與究竟有多少失業的人領取綜援有關。所以,國際研究也是說所謂take-uprate(領取率)。大家看到現時的新聞財經報告也報道,美國的失業救濟、失業援助有多少人領取,這並非指示究竟現時美國人變得有多懶惰,而是一個經濟指標,用作預測經濟上勞動市場的變化,更不是假設領取的人是懶惰。

    所以,你真的要好好地進行研究。即使回看2004年和2005年失業個案的數字,與現時的數字相比,下跌的比例正正是百分之四十多,與失業率的下降比例簡直是沒有分別,所以不要玩弄數字,造成好像有很多人正在領取的印象。其實,現時的失業率正一直下降,領取失業綜援的人數也不斷下降。

    所以,我希望你們能聚焦一些,因為你們隨街放滿橫額,說“照顧真正老弱殘、四肢健全不應貪”,大家想想路過看到這些橫額的窮家庭,如果他們真的正在領取綜援,他們的小孩子會怎樣想呢?小童群益會曾進行多項調查,發覺領取綜援的小孩子有負面情緒,他們的自尊低,經常會不開心,情緒孤獨。就這些動作和公眾宣傳,如落街呼籲市民簽名,叫人反對濫用綜援,當然人人都會反對濫用綜援,但如果翻看所謂詐騙濫用的個案,過去10年全也幾乎低於0.1%。大家要說說道理,不要做出一些令社會針對窮人的動作。

    如果說失業人口中有人長時間領取綜援,為何會有這樣的增長呢?我認為這是值得研究的課題。而且,我們確實要盡力幫助領取綜援的失業人士有機會就業,但請用一個正面的方法,請大家視工作本身為一項權利,而不是我們要逃避的事情,只要工作能給人尊嚴,有合理報酬,有健康的工作環境,誰會不想工作呢?

    大家想想現時的福利,所謂綜援金有多少錢?如果不計算租金津貼租金津貼是實報實銷的,如果是公屋住戶,根本公屋的租金是不會先發給申領人,而是直接交給房署。如果是私樓住戶,現時大部分綜援受助者的租金津貼是不足的,要自行從生活費中補貼出來。

    如果我們只看標準金額,現時每名單身人士每月的綜援金是1,990元,這是他們的生活費,包括所有飲食、交通、衣着、娛樂、成藥等,每月1,990元,即每天是66.3元。試想想誰會有工不做,寧願申領1,990
    元(計時器響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