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促請落實雙普選事宜


    湯家驊議員動議的議案如下:
    “本會促請特區政府盡快就落實雙普選展開廣泛諮詢,以及在行政長官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提交政改報告前,讓廣大市民有足夠時間討論報告的內容。”

    張超雄議員:當一個普世價值經歷3年又3年,3年又3年,最終只是被人欺騙、兜圈、遊花園;當我們看到社會的貧富懸殊越來越嚴重,民生越來越困苦,社會越來越不公義時;當我們看到整個管治階層與民間完全脫節,而民間要求在二十一世紀基本符合先進、開放、文明社會的必要條件── 民主,都不能達成時;當道理說盡,但管治階層的精英、掌權者毫無誠意時,大家該怎麼辦?

    民間已遠遠超越這羣所謂的管治階層。我們的見識、提議和經驗,較現時的管治階層的見識……他們所掌握的權力和財富蒙蔽了他們的雙眼,該怎麼辦呢?如果和平、理性的社會運動也被視為激進,我想問──今天我們站在這個議會,也是建基於過去多年來很多先烈和前輩的犧牲 ──我們今天很尊重的國父激進嗎?毛澤東激進嗎?鄧小平激進嗎?當我們看到社會不公義,情況達致不能容忍的時候,我們可以怎樣做?是否要繼續啞忍?是否維持社會秩序,一切均不變,既得利益者繼續掠奪,這樣才是適當?這落差已不能接受。

    看看過去我們爭取了多久,這麼簡單的普選,簡單民主的其中一種工具,也爭取了那麼久。遠的不談,2002年董建華自動當選。2003年他要硬推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而7月1日50萬人上街,眾所周知。2004年4月6日,全國人大解釋《基本法》有關立法會和特區行政長官的選舉修改辦法,將三部曲變為五部曲;4月9日,民建聯便將其政綱,由爭取2007年及2008年雙普選改為爭取2012雙普選;4月26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人大常委會”)決定2007年的行政長官不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以及2008年的香港特區第四屆立法會選舉不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這全部都有所鋪排。

    2005年3月,董建華下台;12月,泛民發動25萬人大遊行;12月21日,政改方案提交立法會,我有份投反對票,否決方案。到2007年,梁家傑議員當時首次以泛民成員參選特首,以2012年雙普選為他的參選政綱;2月1日,民建聯便將其政綱上“爭取2012年雙普選”的字眼刪除;3月22日,曾蔭權與傳媒茶敍時,表示在任內會徹底解決普選問題,“香港一起玩鋪勁”;同年12月29日,人大常委會認為,2017年香港特區第五屆行政長官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而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會選舉可以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並否決了2012年雙普選。之後,我們看到曾蔭權再提出另一個政改方案前的“五區公投”等,我無須再強調。

    我們經歷如此多起伏,來來回回只是討論最簡單的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到今天仍爭取不到。沒有普選,有甚麼惡果呢?看一看,董建華在任內搞出居屋短樁、人大常委會就居港權釋法3次、港大的民調風波──大家記得嗎?路祥安 、數碼港、強制性公積金制度、高官問責制、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維港巨星匯、否決2007年及2008年雙普選。而曾蔭權做了甚麼呢?他搞出地產霸權,貧富懸殊越來越惡化,人口政策胡亂來,歧視新移民,“雙非”失控。他任內派了一千八百多億元,可能有二千多億元,全都亂來。主席,我們還待何時?我發言支持所有盡快落實雙普選的議案和修正案。

    會議過程正式紀錄(中 文 版)

    http://www.legco.gov.hk/yr12-13/chinese/counmtg/hansard/cm0220-translate-c.pdf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