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為社會基建的全民退休保障


    星島日報 2016-01-08 A18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高鐵超支200億,造價853億;港珠澳大橋超支54億,造價達359億;第三條跑道,造價1415億。當勞工及褔利局局長張建宗被問及政府為何寧願興建以上「大白象」工程,而不制定全民退休保障時,張建宗直指兩者完全不同,認為基建工程是一次性開支,而退休保障則是持續性的政策。

    可是,張建宗卻忘記了,全民退休保障其實亦是社會投資、社會基建,讓香港長者可以有基本的退休保障。全民退休保障令到香港人有安全感、團結感,有公民的身份,任何一個香港人到年老的時候,就會有社會的支持,無需擔憂自己老年無依。

    事實上,面對退休生活,市民均面對不少風險,包括:1. 長壽風險:長者害怕過於長壽,又擔心會在有生之年耗盡積蓄,因此會盡量節衣縮食,以致晚年生活貧困;2. 市場風險:強積金的投資回報沒有保證,到65歲退休時市況難以預料;3. 經濟風險:面對經濟轉型或衰退,打工仔女會導至失業、收入下降,從而影響儲蓄,這些都超乎個人能力的控制範圍。

    最近,180名學者(包括我),聯署提出全民退休保障的學者方案,建議政府在已預留的500億基金之上,增加500億,作為全民退休障的啟動基金。這對政府而言,與一般基建一樣,同樣是一次性開支。根據推算,學者的方案將能夠持續至2064年,渡過人口老的高峰期。

    林鄭月娥及張建宗罔顧學者的建議,聲稱推行全民退保將導致大幅加稅來恫嚇市民,例如增加利得稅平均4.2個百分點,或增加薪俸稅標準稅8.3個百分點,甚至乎開徵銷售稅的話,便要增加4.5%等等。可是,香港人過往民意的取態卻十分清楚,便是支持全民退休保障。

    根據周基利教授在2014年7月至8月中期間進行了一項有關的民意調查,發現有八成二的受訪者贊成「政府應該實施全民退休保障,並由僱員、僱主及政府共同支付」,而只有一成三的受訪者反對。此外,假如全民退保由一般稅收支付而非勞資官三方供款的話,支持率降至六成三,而反對比率卻大增至超過兩成。

    對退休保障討論有所認識的朋友都會知道,周基利教授向來對全民退保有所保留。故此,由他策劃及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進行的民意調查,我們不用懷疑調查的中立性。這可能解釋了政府為何要無所不用其極地貶稱「全民」為「不論貧富」,以及大幅降低勞動力增長預測,當中更假設到 2064 年,每3名女性有1名維持未婚,比率遠較2014年的約每 7 名女性有 1 名未婚為高!

    從政府處理全民退休保障的議題上,我們可以看到,政府無論是在拋棄周永新研究成果、退休保障當作扶貧、提出八萬元資產審查方案,抑或恫嚇大幅加稅,都展現出政府極不理性,只會不斷重覆「低稅制」、「資源有限」、「破壞競爭力」等空洞修辭,而拒絕認真進入政策的討論,令到三分一的香港長者仍活於貧窮之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