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鵝?領袖?張超雄


    訪問當天,於醫院任職技術人員的曉雲剛下班便匆匆趕到拍攝場地,一來到便開始為訪問作準備。眼前的曉雲,親切開朗、言詞坦率,是一名積極面對人生的雙職媽媽。誰想到她是家庭暴力的過來人,更因家暴與張超雄(阿Fer)相遇。

    「我2004年因為家暴事件,帶著小朋友離家出走,到庇護中心暫住,身上什麼也沒有,連自己身為家暴受害人有什麼權利也不知道,只懂得哭」、「有很多姊妹,早上送子女返學,怕被丈夫跟蹤,洩露住址;而且全身只得$2.5,連返庇護中心的錢都無」,談及當年的徬徨無助,開朗的曉雲亦眼濕濕,語帶哽咽。

    2004年4月天水圍一宗四口滅門慘案轟動一時,終於令香港社會開始正視一班受配偶虐待的婦女,社會福利署就此成立三人小組,並於年底完成檢討天水圍家庭服務的報告,加上社會的重視,令政府不得不正視家暴問題。其實,以上種種都不是天趺下來的,而是阿Fer與一班受虐婦女努力爭取的成果。

    「幸好當時遇到了張博士,他帶同我們一班受虐婦女,開記招,讓事件曝光及令社會關注;後來我們更一同見署長,講出現行制度的問題,受虐婦女根本得不到幫助。最終令署方成立三人小組,落實了一些幫助受虐婦女的措施」。曉雲口中的「張超雄博士」除了是一位能帶給人陽光的領導者,亦兼備溫柔、平等這些陰性特質,側面說明了阿Fer男性的身份無阻他為婦女發聲。

    「當年我和一班婦女在庇護中心過年,沒想到再美國生活十幾年的張超雄博士竟然帶同自製的蘿蔔糕到庇護中心,和我們一起吃團年飯,很關心我們」、「他雖然是博士,但沒有架子,不會高高在上,我們平日溝通都是很平等的」。

    對於曾被傳媒形容為「社福界長毛」阿Fer,曉雲指他其實更像是一隻企鵝。「企鵝入水能游,在冰天雪地也可生存,而且企鵝媽媽生蛋後便出外覓食,由企鵝爸爸肩負照顧及哺育小企鵝」。曉雲指阿Fer和有嚴重智障的女兒非常親密及密契十足,由此可見阿Fer的母性。

    問及曉雲是否支持阿Fer出選立法會,她大力支持,因為「阿Fer令香港更精彩,可以為香港帶來改變」她決定了,你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