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
二零一六至一八年工作報告


序言

與弱勢同行, 是我的道路

這一屆的立法 會,只過了一半,卻見證了當權者史無前例地對異見者的埋身打 壓。DQ候選人、人大事後釋法、DQ當選了的議員、追討他們頭一年在任時的辦公室及薪酬開 支、建制派議員趁民主派人少修改《議事規則》,削減立法會監察政府的權 力、鋪天蓋地的宣傳誤導公 眾, 以人大常委會決定蓋 過《基本法》,硬過了一條明顯違反《基本法》的一地兩檢法例、覆核學生領袖衝入公民廣場的刑期,非要他們坐牢不可、控告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的參與者、以暴動罪控告旺角騷亂事件的人 士、令不少參與者被判數以年計的牢 獄、用打擊黑社會的《社團條例》去取締民族 黨,打開以言入罪的缺 口、還有更多的異見者因參與雨傘運動而被控…… 當權者不斷劃紅 線,不斷收緊言論及政治空 間,對有理想又願意身體力行的年輕人施以無情的打壓。

另一方 面,經過了梁振英五年以鬥爭為 綱、不斷挑動社會矛盾的管 治,市民對任何的爭抝已經很厭惡,對於以行動帶來改變感到徹底失望, 寧願休養生息。民主改革之路已經不通。在缺乏群眾運動支持下,少數的民主派議員更顯乏力。

但這是否我們可以放棄議會的陣地?絕對不能!就算是勢孤力弱,只要奮力和聚焦,立法會仍是制定社會議程、把社會問題通過當事人直接向官員表達、並具體呈現出來的重要平台。當權者打壓異見者時孔武有力,但對解決房屋問題、醫療系統爆煲、院舍短缺及質素惡劣、長期護理在人口老化下的急切需要、托兒及課托嚴重不足、先破壞後發展的棕土、極度剝削的外判制度、貧富懸殊等問題卻顯得軟弱無力,這些與民生悠關的問題有很大的空間讓我們介入。

與弱勢同行,是我的道路。


院舍修例

院舍街站

□30場集會及行動

就私營院舍「劍橋之家」、「康橋之家」相繼發生虐老及性侵事件,本辦事處與民間團體成立「永別劍橋康橋工作小組」,舉辦逾30場集會及行動,並約見政府相關部門表達訴求。

□巡察逾50間院舍

與專業人士組成巡查隊伍, 制訂巡查院舍清單,巡察逾50間院舍後舉行發布會,促請當局正視劣質院舍問題。

□檢討「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或「易受傷害證人」的法律權益

於立法會5個事務委員會召開會議,多方面討論院舍問題及提出法例修訂,並與公民黨郭榮鏗議員及楊岳橋議員去信刑事檢控專員,要求檢討「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或「易受傷害證人」的法律權益。

○政府承諾修改安老及殘疾院舍相關條例

逼使政府承諾修改安老及殘疾院舍相關條例,並與社福界議員邵家臻參與社署「檢視院舍實務守則及法例工作小組」,檢討院舍人均面積、人手比例、罰則等,以提升院舍質素及防止虐待院友事件發生。

△徹底修例 切合長者及殘疾人士需要

《安老院條例》已訂立22年,至今才首次進行修改,必須徹底修例, 切合長者需要,並符合自立支援的方向;全港310間殘疾院舍,近8 成半未取得正式牌照,僅以「豁免證明書」方式經營,政府應檢討豁免期限。

△制定院舍人均面積「8+8」民間方案

與民間團體及專業團體制定院舍人均面積「8+8」民間方案,即寢室及共用空間各有8平方米。


兒童權利

兒童權利集會

□主持立法會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

我於2016年至2018年主持立法會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討論貧窮兒童、聾童、少年犯、罕見病兒童、難民兒童,及受家暴影響的兒童等弱勢兒童的權利,並邀請他們親自到立法會公聽會講述他們的經歷。

○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

先後發生多宗虐兒及兒童死亡悲劇,我在立法會召開會議關注。政府終在家長、教育界人士及議員壓力下,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

△兒童事務委員會須獨立及擁有法定權力

爭取新增的兒童事務委員會必須為法定獨立架構,聆聽兒童的心聲,聚焦處理兒童權利問題。

△制訂全面的兒童政策

成立中央兒童數據庫,制訂全面的兒童政策, 保障兒童可以在關愛的環境下成長的權利。

△修改兒童法例

計劃向立法會提交私人草案,就保護兒童法例進行修例,包括把「兒童的最佳利益」列明在條例中, 期望改善現行機制,在處理虐兒個案時應時刻以兒童利益為首要考量。


罕見疾病

肌肉萎縮症病人集會

□聯同病人團體向醫管局持續跟進

去年四月,曾出席立法會公聽會的結節性硬化症患者池燕蘭,在立法會表達未獲藥物資助後未久病逝,引起社會極大關注。我聯同不同病人團體與醫管局開會跟進罕有病患者需要。

□特首罕有接收請願信

去年10月8日,我與脊髓肌肉萎縮症病人到特首辦外請願,要求引入及資助新藥物,獲林鄭月娥罕有地親自接信。

特首接收SMA病人請願信

○為四種罕見疾病爭取到藥物治療

去年底爭取到

  • 放寬結節性硬化症藥物的資助
  • 資助非典型性尿毒溶血症候群病人藥物
  • 黏多醣症7歲病童可獲終身資助用藥
  • 脊髓肌肉萎縮症藥物獲批引入,病人開始接受治療。

○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推動罕見疾病教育

與罕見病人出席金像獎頒獎禮

△降低病人安全網藥物分擔比例

醫管局應在關愛基金與撒瑪利亞基金檢討中放鬆財務審查條件。

△設立200億元的「蒲公英藥物基金」

我倡議設立200億元的「蒲公英藥物基金」資助罕見病及癌症病人,解決「有藥無錢醫」悲歌。

△訂立罕見病條例

罕見病未有定義及政策。我將會提交

《罕見疾病條例》,保障患者的權利, 確保得到診斷、治療及照顧。


特殊學習需要

特殊學習需要學童調查

□提交《特殊教育需要條例草案》

與郭榮鏗議員上屆提交《草案》,但被指涉及增加政府開支而不獲批准。我們將爭取於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討論立法。

□特殊學習需要學童調查

與民間團體及專業人士進行調查,發現校本支援模式並未能全面支援SEN 學童和其家庭的需要。

○中小學增加一名「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

○「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常規化

計劃名額由3,000個增加至7,000個, 提供過渡性支援予輪候資助康復訓練服務中的特殊需要幼童。

○中小學學習支援津貼由上個學年擴展到患有精神障礙的學生。

○新增臨時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

衞生署於2018年1月在牛頭角新增一間臨時的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並正籌備興建另外一間永久中心。

○小學「加強言語治療津貼」常規化

△重新提交《特殊教育需要條例草案》

△須統一「特殊教育需要」的定義,並在支援政策上全面涵蓋精神障礙學生。

△應將「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由普通學位教師提升到主任級,以提高校內資源協調的權力。

△增加政策支援及津貼

  • 應擴大「個別學習計劃」的覆蓋範圍到至少第二層的SEN學生,並提高「學習支援津貼」金額及取消每校津貼上限。
  • 於主流學校為SEN學生須增設康復為本支援,及提供康復訓練津貼, 解決現時學前康復訓練未能銜接到主流學校的問題。
  • 社署須大幅增加資助學前康復服務名額,縮短輪候時間。
  • 應增設統一的SEN學生中央檔案系統逐步於公營主流學校為深度聽障學生提供手語傳譯服務,保障聽障學生以手語學習的權利。
  • 教育局須按2018年4月審計署報告對融合教育政策的建議作出改善。

特殊教育分享會 特殊教座講座


殘疾權利

張超雄與輪椅人士

□成「殘疾平權智庫」跟進《香港康復計劃方案》檢討

  • 我與熟悉殘疾人士事務及政策的服務使用者、學者及社工組成「殘疾平權智庫」,共同關注及參與《方案》檢討工作、制訂報告建議予負責檢討的顧問團隊參考,並倡議殘疾人權利。
  • 我與「殘疾平權智庫」成員約見《方案》的理大顧問團隊成員,表達對計劃方案本身的定位及不同殘疾人士對政策的意見,並提交智庫的建議書予團隊。

○無障礙小巴

我們倡議多年的無障礙小巴終於踏出第一步。

測試無障礙小巴

△《方案》內容需要符合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的精神、原則和條文

  • 拒絕單以「康復」的角度檢討殘疾人士事務,要求將方案正名為《殘疾人士事務計劃方案》。
  • 檢討中須加入康復服務以外的重要範疇,包括法律保障、融合教育等。
  • 我將組織不同殘疾人士及組織參與今年下半年《方案》第二及第三階段諮詢工作,並透過殘疾人權利的角度,要求政府須盡快跟進急切的政策,例如殘疾人士服務設施規劃。

流產胎兒

也是爸媽

□與民間攜手跟進流產胎安葬問題

24周以下的胎兒遺骸不符法例的「人體遺骸」定義,導致失去至親骨肉的父母難以領回自己孩子的遺體,即使領回後亦不能火化或在政府墳場安息。

我與公民黨譚文豪議員聯同「小BB安息關注組」代表及個別家長, 與醫管局及食衞局會面,表達現況,跟進政策及法例如何改善。此外,我亦協助流產胎的父母聯絡殮葬商。

□拍攝影片「也是爸媽」

與公民黨譚文豪議員邀請21位父母表達對逝世的小生命的愛與思念,讓外界了解及關心這些不幸的父母,關注現時落後的條例。

我完成有關修例草擬,政府承諾循我建議的修例考慮立法。

拍攝也是爸媽

○天主教墳場得到政府同意下將墳場的部份區域劃出,讓24周以下流產嬰兒可以安葬。

△修例允許食環署火葬場允許火化24周以下難產嬰兒

△建議統一法例及醫學界就「人體遺骸」的定義

△爭取在港九新界三個政府墳場之內設立「天使花園」,令小生命有安息之所。

△加強前線醫護人員哀傷輔導訓練, 同時要求社署成立專隊支援,跟進流產父母在社區的需要。


勞工

支持海麗清潔工人罷工

□關注政府外判工待遇

過去兩年分別與庫務局局長與勞福局局長會面,商討改革政府外判制度,並聲援海麗邨罷工外判清潔工友,協助爭取應有勞工權益。

□關注打工仔女職業安全健康

與勞工處代表會面,商討改善職安健環境,例如跟進超市及便利店有否向收銀員提供休息座椅。

□爭取打工仔女真正復職權利

政府提出修訂有有關復職權條例,我在立法會提出修正案,保障選擇復職的僱員、僱主必須遵從法庭復職令及提高僱員不獲復職的賠償額, 惟遭建制派否決,結果只通過了小修小補的法例。

○政府外判擬設約滿酬金

勞工及福利局成立的跨部門小組檢討外判服務制度,即將完成檢討工作。

為了減少外判商在合約期滿前,為逃避支付遣散費而與員工重新簽約或着員工自願離職,政府正構思在外判合約中,列明外判商須增設不少於遣散費的約滿酬金。

○勞工處將訂定有關「長期站立」的工作指引

△應為政府外判工人訂立生活工資

  • 外判工人工資水平須足以應付工人及其家庭的基本生活需要,而接手的承辦商須繼承外判工人的年資,確保在同一崗位工作多年的外判工人可享有應得的法定權益和福利。
  • 政府應將「價格」比重改變至30%,包括工資項目的「技術」則應提升至70%,改變現行價低者得情況。
  • 應加強監察服務承辦商,防止承辦商逃避支付「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等法定權益。

△須改善目前職安健條例

  • 強制僱主提供合適工作環境及設備,加重對僱主的罰則。
  • 要求政府改革職業病制度,將各種工作勞損加入職業病類別中。

△爭取七天侍產

  • 政府2017-2018年立法年度即將完結時, 才提交侍產假增至5日的法例,企圖讓立法會不能詳細審議。
  • 我提出成立法案委員會審議,並將提出修訂,把侍產假進一步增加至7天。

囚犯權利

囚犯權利記者招待會

□邀請政治犯及受虐少年犯出席公聽會

電影《同囚》上映,少年犯人權與待遇問題令人關注。我與社福界邵家臻議員合作,透過傳媒訪問50名少年犯及已退休或離職的懲教人員,親身道出獄中的虐待事件。

邀請少年犯「過來人」出席立法會的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公聽會,及邀請政治犯出席政制及內地事務局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公聽會,現身說法。

□改善囚犯權利

  • 協助少年及成人「過來人」向懲教署或其他申訴途徑作出投訴或遞交意見。
  • 公務探訪在囚人士,收集囚友對監獄設施及更生事宜的意見,並撰寫「改善香港在囚人士權利及監獄環境建議書」,要求懲教署回應。

□統籌民主派議員公務探訪政治犯,支援他們及其家人。

○透過傳媒訪問及立法會公聽會,讓公眾更了解囚友在囚期間的權利。

△應設立懲教署與議員恆常溝通及交流機制,讓囚友意見得到充份反映,並定期跟進懲教署改善情況。

△應檢討監獄制度及修訂過時的條例,重新檢視懲教署管理是否符合《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標準規則》,保障囚友在囚期間的人權及尊嚴。

△應成立獨立監懲會,就投訴個案撰寫公開的詳細報告。

△邀約到懲教署署長會面,討論囚犯權利及如何改革監獄環境及人權狀況。